受到这一波红色恐怖迫害的有很多是中国人熟悉的各届知名人士,包括喜剧演员卓别林、黑人歌唱家保罗·罗伯逊、剧作家亚瑟·米勒、美国民歌之父皮特·西格和原子弹之父罗伯特·奥本海默等等,甚至钱学森也受到了影响,差点没能活着回来。

正义不应该迎合社会的恐惧心理,正义不应该在一个人没有开口前就送他上电椅,正义不应该因为辩方是间谍而剥夺他的权利。

生命面前人人平等,谁比谁的命更值钱?如果张华合计合计计算计算,这一跳会不会定格回去?久病床前的孝子,长年累月把一件人人都能做但是并非人人愿意做的事,做到善始善终,这是不是平凡中的不平凡?一个公交车司机,一名环卫工人,一个母亲,他们尽职尽守善始善终,这是不是平凡中的不平凡?那些教育工作者们,比如儿童性教育工作者们,在中国性教育这块盐碱地上开疆辟土,他们坚持善始善终,有的人甚至一生都投身在这条路上,这是不是平凡中的不平凡?这里还不会有鲜花和掌声。平凡中的伟大不取决于能力也不取决于机遇,取决于愿不愿。伟大是在平凡中孕育的,不是作为目标来达成的。成为一名儿童性健康教育工作者,我有一种自豪感。

这部电影冷峻的背景也不适合火热的节奏,影片所呈现出那种由外而内的冷冰冰的感觉倒是很符合冷战时期的气氛,这个故事其实并不复杂而且相比战争题材来说也不怎么惊心动魄,就说不如《拯救大兵瑞恩》那样令人血脉喷张,相比一般的间谍对峙的影片来说本片也少了点儿紧张刺激,说本片是冷战时期的谍战其实并不准确,情节中其实几乎没有两国谍战的较量,反而是将视角放在了善后那些被俘虏的情报人员,从这个视角便可看出导演的创意所在,而且饱含了人道主义的情怀,将国与国的意识形态的对立放到一边,归根结底还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美国人是以救世主的身份参与二战的,美国人民只有骄傲,没有反思,所以美国人拍的关于二战的电影大都可以被归为主旋律大片,比如斯老师拍的《拯救大兵瑞恩》就被认为是为“美国精神”做的广告,这一点让一部分有欧洲背景的评委很不爽,最终没有拿到奥斯卡最佳影片大奖。与此同时他还拍了《辛德勒名单》,这部电影的主角是个德国人,这个设定让影片的主题一下子升华了,摆脱了民族感情的桎梏,最终拿到了奥斯卡小金人。

别看我夸了半天《间谍之桥》,但看完电影之后我认为斯老师还是没能彻底说服我。先不说别的,电影后半段讲述的交换战俘的故事,能在ISIS身上复制吗?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如果有国家这么做,势必让ISIS主动去抓西方人用于换赎金,其结果一定是灾难性的。

别小看这个差别,它反映的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红色苏联最大的不同。我认为,美苏当年的冷战只是意识形态之争,双方在一些更加基本的理念上还是相似的。但这次西方社会和伊斯兰极端势力之间的战争则完全不同,双方在很多基本理念上毫无共同之处,完全没有对话的余地。这种情况下如果这位律师还像当初那样为恐怖分子辩护,其结果恐怕就不会好了。

《间谍之桥》保持了斯皮尔伯格一贯的政治正确,在评奖季冲着奥斯卡发起冲击本也无可厚非,而且老练的斯普尔伯格已经不仅在处理历史上能做到厚重沉稳,另外在不动声色至于将这个近两个半小时的电影变得意犹未尽,没有大场面大动作的本片几乎就是靠着斯皮尔伯格老练的手法和汤姆•汉克斯的表演撑起了影片最精彩的部分,同时也使得电影的节奏很适当,不再一味的追求那种令人无力喘息的快动作,毕竟无论是导演还是演员都已经是一把年纪了,不如小伙子那么年轻气盛追求刺激,很显然这种潜移默化的改变与导演的年龄有很大的关系,在处理和把握上更加的老成稳重是这部电影给观众一目了然的印象。

如果为了一时的安稳随波逐流,也许他可以获得生活的安定,甚至成为一个忍辱负重的“英雄”。但是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以4000万美元制作费看来,电影应该很容易达标或超额完成。预首演的反应是非常积极的。汤姆·汉克斯在过去各大电影扮演过一些不同重要角色,但今次的詹姆斯·多诺万应该可以为他再闯高峰,极有可能再度问鼎奥斯卡(Oscar)。

西方社会发生的第二次危机就是冷战,同样差点把西方社会,甚至整个地球毁掉。这一次美国不但参与其中,而且扮演了主要角色,于是不少美国人很早就开始了反思。要知道,在冷战初期美国人做的很多事情和苏联几乎没有差别,只要换个国籍就完全可以被认为是发生在苏联的事情,所以不少历史学家将那段时期的美国称为“红色恐怖”,和苏联的“白色恐怖”相对应。

唐纳文获得了实至名归的荣誉,但是又有多少人在平凡中闪烁着不平凡的光辉,没有鲜花和掌声也不为喝彩活着。时势造就了唐纳文,唐纳文事件不是人人有能力做到,也不是生活中经常发生的,这是小概率事件。毕竟生活还是由平凡的事组成的。1982年中国引发了一场热议事件,大学生张华跳进粪坑救掏粪工牺牲了,很多人认为张华不值,他的命比老农民的命更能创造价值。也许还会有人认为唐纳文比张华做的事更有价值,唐纳文救了三条人命,还为国家赢得了荣誉,大学生只救了一条命还是个老年掏粪工又把自己的性命搭上了,这是不是傻?张华做了一件人人都能做但是并非人人愿意做的事。

关于这个红色恐怖的详细历史,大家可以去搜一下共和党参议员乔·麦卡锡(Joe McCarthy),或者“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House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简称HUAC),我就不多说了。

看到一些影评人诟病这部电影是弘扬美国主旋律的宣传片,我觉得他们只说对了一半。这部电影确实在宣扬一种所谓的“美国精神”,但绝对不是美国形象的宣传片,反而是像一根鞭子一样狠狠地抽在了美国人民的脸上。要想理解这件事,就必须从西方社会的3次危机说起。

真正的正义不应该止步于对于罪恶的审判,还要赋予每个人倾听和辩护的权利。正如康德关于社会正义最低要求的阐述:

一个窃取核心机密的高级间谍,一个把全美国人置于核威慑风险之下的间谍,还要保障他的所谓权利?还要想尽办法用证据瑕疵帮他脱罪?对警察这么严格的要求,是不是要捆住警察的手脚让他们无法抓住间谍?这么做的律师应该算是间谍的帮凶了吧?

《间谍之桥》讲的就是红色恐怖高峰期发生的一个真实故事,汤姆·汉克斯扮演的纽约保险律师詹姆斯·多诺万被要求为一个苏联间谍鲁道夫·阿贝尔辩护,很多普通美国人对这件事很不理解,认为苏联间谍不需要辩护,为他辩护这件事本身就是叛国行为,于是多诺万遭到了纽约人的白眼,甚至还有人拿枪打他家玻璃,就连负责判案的大法官也不理解他,主张从重从快处理此案,把那个苏联间谍枪毙了就完了。最后还是多诺万力排众议,绞尽脑汁才把阿贝尔的命保了下来。后来美国人用他作为筹码,和苏联交换了被俘的美国U2侦察机飞行员,以及一名被故意误抓的美国大学生,多诺万此举相当于保住了3条人名,虽然总数比辛德勒少,但其意义一点也不比辛德勒差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