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爱宠物的人最近都在跟堂哥说,近些年虐待动物的事越来越多见了。可堂哥知道,并不是这些事变多了,而是虐待动物的事本就很多,只是近年来更发达的媒体曝光出了这些。也正是因为这些勇敢曝光出虐待动物的人,那些虐待动物的人才稍微有了些收敛。

2017年5月,某直播一女主播声称躲过安保,夜宿故宫,“直播慈禧的床榻”。事件引发热议后,该女子又直播道歉,称其实是在一影视基地内直播。经北京警方调查,此事系网络女主播等三名违法人员精心策划并传播的虚假事实,其编造“夜宿故宫”和之后的“道歉”均为事先策划好的。公安机关接到故宫博物院工作人员报案后将三人抓获,并对其作出行政拘留处罚。

虚拟礼物是网络主播重要的收入来源。观众送出的每份虚拟礼物都有明码标价,从价值一毛钱的“棒棒糖”到数百上千元的“跑车”、“游艇”和“火箭”,观众必须充值才能打赏。

为了取悦主播,一些人越陷越深,误入歧途。2017年3月,江苏淮安清江浦区法院审理了一起贪污案,被告人常某是该区交通局现金会计,每月工资约2000元,然而她在不到一年时间里贪污公款280.7万元,将其中200多万元用于在某直播平台购买虚拟礼物打赏男主播;同年5月,江苏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通报,该市某房地产公司会计王某挪用公款逾890万元,在多个网络直播平台充值打赏主播金额共计674余万,其中打赏给主播冯某的金额就高达160万。

2017年,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公安局打掉了三个青少年帮会犯罪团伙,三主谋皆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刑。据其中一位“老大”交代,2016年,他和几个朋友下载了某直播APP,为了涨粉,他们会在直播中刻意“演戏”,“叫一帮小弟去打架”,风风火火的,场面越大越好,两帮人马火拼,不过都是事先商量好的,不会真打起来,喜欢看的人特别多”。之后为了扩大声势,他们不满足于演戏,成立了“帮会”,并在直播时招呼粉丝加入。

2017年7月2日晚,西安一男子利用无人机直播时,拍到一女子在家裸居的画面,当时观看直播的观众有100多人,不少网友还对主播进行了点赞与互动。事后,该男子将直播截图发在了自己的直播群,并将无人机形容为“偷窥神器”。7月5日,当地警方对直播男子金某作出了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

2017年11月,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吴咏宁在极限运动过程中失手坠亡,引发对“带血直播”的关注与谴责。生前,吴咏宁在无任何保护的情况下,频繁爬上各大地标性高楼,并通过手机直播,接受粉丝打赏。在最后一次直播前,他在多个平台上的粉丝超过百万。其好友直言:“我觉得网络视频害了他。”

在不少直播平台,有不少衣着性感的女主播在夜晚直播“ASMR按摩”。ASMR发源于国外,意为“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俗称“颅内高潮”,兴起初衷本是为了通过各类模拟音效缓解人的精神压力。

南都记者向警方举报后,多地积极展开行动,关闭了一批涉黄直播,多名主播和平台运营人被抓。据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透露,2017年1至6月,各部门已查处关闭违法违规直播平台73家,累计关闭91443个直播间、清理120221个用户账号,封禁38179个违规主播账号,并将1879名严重违规主播纳入永久封禁黑名单。

她们是人类的朋友,狐多数是过去世的修行者,其聪明智慧灵性有目共睹,狐狐的善良报恩心故事中多有渲染,冬季来临,狐狸大屠杀即将开始,她们将被活活扒皮,惨不忍睹的被杀害。

二狗恼羞成怒地留下一句:“今天不算什么,好戏还在后头。”这时天空被一片乌云安全笼罩着,使得整个不大的山村变得死气沉沉。

这样的“打野直播”并不少见。2017年,名叫“翠花酒菜”的虎牙主播在平台直播捕猎野生动物,他们白天带上铁锹等工具上山捕捉竹鼠,在捕获两只小鼠后,他们在地上挖出土坑,将小鼠扔进坑中直播“斗鼠”,直播画面中,小鼠哀叫连连,场面血迹斑斑,令人咋舌。

2016年5月,三名男子在广州地铁车厢里摆起小桌板,席地吃喝,其间更在车厢内晾晒衣服,并拍摄视频,现场照片在网上引发热议。随后有网友扒出其中一名男子系快手主播,此前曾直播过偷吻女性、偷拍女性等不文明行为。

不过,这一纪录很快就被打破。同年10月,某直播的女主播关妙甜在直播劲歌热舞时,被一名观众突然示爱。对此,该主播呛声:“10个蓝色妖姬就跟你走。”没想到这个名叫“阿斯顿马丁”的观众在随后不到1分钟时间里,连续送出500个蓝色妖姬——在该直播平台,每个“蓝色妖姬”售价约2000元,据此估算,该主播在1分钟内获得了约100万元打赏。女主播当场落泪,事后接受采访时回应:“这笔钱我打算给父母买房。剩下的钱我想用来做音乐。”

地球就是个大家庭,大多数的生物、动物与人类息息相关,动物们尽管不会言语,却也有着同样的思维、灵性和良心……

为吸引粉丝推高流量,从而变现获利,网络主播花样百出,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有的衣着暴露、用行为言语挑逗,有的靠低俗猎奇暴力内容吸引眼球,更有甚者为了炒作不惜突破道德底线,踏入法律禁区。其背后,很多时候亦有直播平台的放任。

网络直播平台的兴起也将“土味”文化推至前台。2017年,某直播平台上一则《小宝,你不要哭了,这是七形的爱》的视频在全网刷屏。视频中,主播“英皇美味人生”和一位男子连麦表演,该主播称,男子名叫小宝,是小她18岁的弟弟。“小宝,我比你大整整18sei,这是七形的爱”,简陋的制作,直白的歌词,充满乡土风情的“小宝系列”却迅速受到了大批网友的喜爱。

2017年6月,二驴被某平台以违约为由索赔714万元,他随后在直播中对观众说,“给你们看看700多万的现金”,并提出两蛇皮袋、两行李箱,打开展示其中成捆的现金,随后放进冰箱码整齐。该直播吸引了30万人观看。

“龙大爷,我想去方便一下!”龙卷忙从画面中回来,掩饰不住心中的狂喜,忙说:“你去,你去!”小明放下手中的提箩转身向下面的山沟走去,龙卷再也顾不了这么多,从提箩里抓起几个洋芋连皮带泥就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他一口气吃了十来个,吃得胃里胀痛,双手又在地里刨了一个土坑,再把小明捡到口袋里的洋芋倒了半提箩在里面,再盖上泥土,打算晚上才一个人来悄悄拿回家去给老母亲和儿子吃。

不过,南都记者在上述平台看到,一些女主播名为做ASMR,实则衣着暴露,姿态撩人,不断发出娇喘的声音,不少观众表示难以自持。

在心理学中,根据DSM-5定义了反社会人格障碍,反社会人格障碍的大原则是18岁成年以后才可以诊断,诊断的前提条件之一是青少年时期有品行障碍(Conduct Disorder)。品行障碍的症状之一就是虐待动物或者他人。两者满足一个就可以算作一个症状。所以假如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有虐待动物、反复说谎、偷窃、极端攻击性等症状持续六个月以上,就可以诊断为品行障碍。

不一会儿豆大的汗珠从小明脸上滚落下来,但他就是不说。龙卷见到这种阵仗,心都凉了,要想主动交代又不敢。小明父母只有一会儿到二狗面前苦苦哀求,不成又跑到大树下劝说小明但一切都是徒劳。就这样小明那瘦弱无比的身子一直在那棵高大的树上吊着,直到昏死过去。二狗也怕弄出人命,叫人把小明放了。小明算是捡回一条命。

借着公益的名义,涉事主播们收获颇丰。黑叔称做慈善就是为了赚钱,他曾透露,在大凉山“做公益”,两个月能赚60万元。杰哥则更为直白,“只要你会表演,一个月最少赚10万”。

龙卷回到家里,坐立不安,从屋里走出门口,又坐门口走进屋里。七十来岁的老母亲刚才也看见了场坝上的一些事情,她耳朵不行了,没有听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从儿子的一举一动好像明白了什么。她也开始不安起来,拄着拐杖来到儿子的身边说:“儿呀,发生了什么事?你可是个厚道人呀,从小到大,你可是从来没有和人顶过一句嘴呀!”龙卷说:“没有,没有,我只是肚皮有点不好过,所以走走看给要好点。”老母亲说:“哦,哦,怕是刚才吃的不消化吧!”龙卷说:“肯定是了,我出去走走,你老人家先睡吧!折腾了一大晚上,也该早点休息了,我就在外边的随便走走,马上就回来了。”老人说:“早点回来睡觉。”龙卷说:“好好好!”

2016年被称为“移动直播元年”,只要一部智能手机和一个注册账号,人人都能对着镜头当“主播”。

在另一直播平台上,女主播的衣着更加暴露,言语行为也更为露骨。1月18日下午,南都记者在该平台进入一个4090人正在观看的直播间,一位女主播衣着暴露,不停用手揉胸,伸舌头,发出呻吟,并一直要求观众刷520钻(52元)加主播微信。而在该平台,类似的主播还有很多,有的要价更高。

当财富如潮水般涌入直播间,不少网红主播日进斗金,一夜暴富。虚拟的网络空间带来安全感,他们中的许多人因此并不掩饰对金钱的崇拜与追求,还会在直播中炫耀攀比财富,既满足虚荣心又增加点击量。

此类怪现状频频发生在网络直播中,已经严重破坏了网络文化生态结构。更有甚者,为了追求流量,不惜散布谣言制造恐慌。

2016年3月,韩国女主播Yanghanna在某平台表演跳舞时,有人打赏数千元的“佛跳墙”。随后,王思聪也进房间打赏,被对方挑衅,双方开始互刷礼物。最后,那位土豪观众一口气刷了约14万元的礼物,王思聪则怒刷23万多元。于是,Yanghanna一夜之间被打赏了40多万元。

在某平台的一间ASMR直播间,送火箭(约500元)可加主播微信,送两个还能得到“独家私人定制”。女主播用诱人的声音说道:“加我微信可以深入了解我哦⋯⋯”

所以,堂哥也恳请大家,如果在生活中遇到了虐待动物的情况,就算不出手制止,也要将这些事告知更多的人,只有这样,才能些微的挽回我们身为一个文明社会的稀薄尊严。

龙卷虽然肚子叫个不停,毕竟年青力壮,还算扛得住,但是年老的母亲和年幼的儿子饿得黄皮寡瘦,看着就让人心疼。龙卷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念头把他吓了一跳,老实巴交的人怎么会有这样大胆的想法,这不是找死吗?一个活生生的画面呈现在龙卷的眼前:一个老人被绑成蚂蚱,又被村里的王二狗提起来跪在台子上,然后说,你们看他嘴里吃的什么东西,不正是洋芋吗?老人有气无力地说:“没……我没……什么……都没吃!”王二狗一脚把老人踹了趴在地上,嘴磕在地上,鲜血把花白的胡须弄成红色。王二狗说:“对,你吃的不是洋芋,是包谷,大家看,包谷的须子都还在他嘴上。”说着,他从老人嘴上扯了一根下来说:“这是铁证。”老人痛得叫不出声。有人说:“那是胡须,不是包谷须子。”二狗把那人叫上台子,叫他看清楚是胡子还是须子。那人开始还说是胡子,二狗眼一瞪,那人忙改口说是须子。二狗命令那人把须子拔下来,那人不敢不从,但拔了两根后,手抖得像是筛糠,使不出力气,二狗又命令其他人,一个接一个地到台上,一人一根地拔。开始有人不忍心,后来,在他严厉监督下,胡子还是须子被人们像是拔大蒜一样扯得精光。老人瘦弱的身子和整个脸胖得极不相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