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中,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发出轻轻叹息:“教师原来可以这样来当,原来可以做得这样好!”雷夫老师在洛杉矶市中心,一间会漏水的小教室里,年复一年地教同一个年龄段的学生,长达20多年,这间教室被称之为56号教室。他创新的教育方式,把孩子变成热爱学习的天使;他热情的教育态度,把教室变成温暖的家。第56号教室的孩子大多贫困,来自移民家庭,英语也不是他们的母语,这些似乎注定平凡的学生,却在一个充满爱心与智慧的老师的培养下,成绩优异,长大后纷纷就读于哈佛、斯坦福等顶尖大学,并取得不凡成就。正因为一些孩子,他们有幸从这间教室走过,他们的人生,因此改变了走向,改变了高度……   从雷夫老师的身上我学到了很多,读《第56号教室的奇迹》,使我精神上受到了洗礼。

文中有这样一个故事:当时正在上化学课,同学们兴奋地用酒精灯做实验,而有位小女孩的灯芯,不知怎么了,就是点不着。全班同学都希望赶快开始做实验,因此小女孩害羞的请求大家不要管她。一般情况下,在课堂上雷夫老师通常不干预,因为失败也是学习过程的一部分,但她只是设备出问题跟这节要探讨的化学原理,完全没关系,所以雷夫老师坚持要所有人一起等他,雷夫老师不想把它孤零零地抛在后头,当时那女孩儿噙着眼泪感到十分窘迫。雷夫老师决定让那名女生走出悲伤,顺利完成实验,让他回家时脸上可以挂着微笑。雷夫老师当时坚决专注的程度,就像运动员们常说他们“进入忘我境界时,群众和压力都化成一片空白,眼中只看见球”。雷夫老师弯下腰,近距离地检查她的酒精灯灯芯,发现灯芯的长度不够---短到几乎看不见。雷老师身体向前倾,尽量试着用火柴点燃灯芯。灯芯点着了!雷夫老师得意地抬起头,心想这下你可以破涕为笑了吧!没想到那名女同学只看了她一眼就害怕的尖叫起来,其他孩子也开始大叫。雷老师不明白大家为什么都指着他,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头发正在燃烧!那是在点酒精灯时不小心烧到的,这下可好,孩子们都吓坏了!

在有小孩以前,我想象中作为妈妈角色的自己,是类似于人格化的阿姆斯特丹的存在——时髦,潇洒,随性,也许还赤着脚。嘿,孩子们,叫我Jenny好了!想象中的自我对毛衣的小伙伴们说,然后给每个人斟满一杯啤酒。

有些咖啡党人进入媒体、有些依附药学、有些致力于新品种理论的交配,但他们对于进入体内的东西或释放出体外的东西都绝对的在意。

尤其是自恋。完全无法控制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台北街景。唯一的出路是从街道被驱逐至室内,但室内也有极端恐怖的精致生活文化与穿丝袜的男人。

最最夸张的是,有的时候,我的英语人格(顺便说一句,她的名字叫Jenny Fu)甚至压抑了“宿主”的某些天性——比如说,她残忍地剥夺了我吃鸡爪的乐趣。因为Jenny Fu忽然像她的英国同事们那样,对鸡爪的形态产生了恐惧的心理。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时,我觉得我一定是疯了,要么就是被魔鬼附了体。后来我和一个意大利朋友讨论过这个问题,他告诉我他也曾被“魔鬼”附体——有一天,坐在餐厅里,他的英语人格忽然点了一个加了菠萝的披萨,差点把他吓得精神崩溃。

转眼间《哈利·波特》系列出版已经20周年了,当年的小小读者现在已经长成了大人,而我们的魔法世界却依然像当初那么单纯。

小编这次为大家带来了2017年上海书展最强攻略,无论你是文学交流活动爱好者, 还是奔着见大咖来的狂热粉,或是只想安安静静看看新书的旁友。你!都值得收藏!

2017年上海书展即将开启,从8月16日持续至22日,全国500多家出版社将携15万余种精品图书齐聚上海,还有满目琳琅和书有关的一切活动,大咖签售、文学交流、亲子互动……就问你约不约!

首先是以何种交通工具来移动的问题。决不能骑机车。骑着机车行使在世界末日般的华中桥或任何其他桥上,你只能准确地体会什么叫做“卑贱”,百分之九十的街道都只能快速通过,不对外面的风景保持高度关心,有一点视觉规划能力的人应是驾着欧洲车在行经滨江街时脸上有一种嫌恶的表情。(滨江街实在太丑了!)

《东京一年》讲述了一个不再年轻的少女天才和没有作品的青年作家如何面对、打磨平生第一个也是最出名的作品:她自己。《东京一年》中出场的蒋方舟,和作为叙事者的蒋方舟分属两者。她既是看东京、看在东京的自己,更是在东京看中国的人和事。回到北京的,是刚开始真正人生的青年作家蒋方舟——“我是即将到来的日子”。

美国华纳兄弟电影公司把这7集小说改拍成8部电影,前6集各一部,而第七集分成上下两部。哈利·波特电影系列是全球史上最卖座的电影系列,总票房收入达78亿美元。

在座的80、90后同志们,我们都是被应试教育残害的一代。我想也有很多人同我一样,在学生时代应该都属于休眠型读者。这类读者阅读就是为了通过科目考试,大都处于既无阅读兴趣也无阅读动力的状态,他们只读规定的书,完成规定的作业。比如,我清晰地记得,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周都会在班主任的带领下,站排来到图书室,45分钟的阅读时间,还要完成特定的任务——摘抄好词好句,然而那时的我们为了完成任务,并不会花费脑细胞去体味哪句话是好句,哪个词用得美妙绝伦,随便翻开一页,随便找几句话就抄在摘抄本上,就算完成了阅读课的任务。一旦到了周末或假期就不会翻开书,对于他们而言,阅读是件苦差事,没有快乐可言。但其实,在每个休眠型读者心里的某个地方,都藏着一个爱阅读的读者,需要某个合适的条件把那个读者激发出来。他们需要的,正是大量用于阅读的时间,自主选择读什么的自由,和重视自主阅读的课堂环境。

身教重于言传,教师要先阅读,阅读有用的书,阅读童书……言传自然也很重要,教师要引领、引导孩子阅读正确的书、正确地读书……

我从未和种族歧视者吵架,抽大麻,参加慈善义跑,看温布尔顿网球赛,在马路上摆摊儿,看没有字幕的电影;

没有一把神奇的钥匙,能像一册书籍,打开我们封闭已久的心灵,也没有一间教室能像56 号教室那样,为孩子打造一座躲避暴风雨的天堂。翻开书本,用心品读,我的心不时被感动充斥着。雷夫身上熟悉而新颖的教育历程,独特而执着的教育理念,以及他激励人心的目标都值得我们每位教师深思和学习,56号教室仿佛一面镜子,让我们在教育实践中不断对照自己,发现不足,改正错误。

阅读不能改变人生的长度,但可以改变人生的宽度;阅读不能改变人生的起点,但可以改变人生的终点。“总有一个时间,总有一个地点”告诉我们,无论你认为自己有多忙,都必须找时间读书,不然就选择做一个无知的人。作为教师,要想给学生一杯水,我们就要有一桶水,那么就需要我们平时多读书,向书本学习,从书中尽情“偷”走你觉得有用的好点子,来提升自己。同时通过自己对阅读的喜好来感染身边的学生,让更多的学生喜欢上阅读,从阅读中找到快乐,实现快乐阅读。

《饥饿》试图发现:为什么在当今世界,依然有9亿人每天都在忍饥挨饿?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在56号教室里没有恐惧,有的只是信任,他给孩子们可以依靠的肩膀,成为孩子们可以学习的榜样。身教大于言传,希望学生做到的事情,老师自己首先要先做到。所以雷夫老师不断努力,为孩子们创造了一个极佳的学习环境,甚至于许多学生毕业后仍愿意在周六回到56号教室学习。就是这样,一间有无限容量的教室,让教育有无限可能。

作为教师,想要学生实现快乐阅读,还需要知道学生们喜欢读什么样的书。米勒老师说要尊重孩子的独特阅读兴趣,不建议班级共读一本书。因为她发现每个孩子的读书兴奋点不同,若强制孩子共读一本书,则会削弱孩子的阅读兴趣,所以老师要善于挖掘他们的读书喜好,让学生阅读“快乐”。

当然,我们不要忘记了教育中最根本的前提:爱!雷夫对学生的爱不是溺爱、不是纵容,更不是冷漠和误导。首先,他回到了教育的起点,真正走进孩子心灵,走进孩子的世界;第二,他注重对学生进行品格教育,基于信任,激发孩子对自身的高要求;第三,他是一位“疯狂”的老师,他和他的孩子们在一种种、一次次的“疯狂行动”中开发了教育中的无限可能,创造了一个个教育奇迹。

“当我的学生想起我时,我希望他们脑中浮现的是一个读者的形象,手里拿着书,嘴里还推荐着书……”这是米勒希望自己留给学生的印象,也应该成为我们留给学生的印象。

这是钱梦龙老先生一生的追求,是他对教育、对人生、对教师的理解和感悟,也是一部对修身、教学、治学的评论集,更是一部讲述人生经历的“传奇录”,一位八十老翁的述怀之作。

我的第三人格无法接受这种“侮辱”,但第一人格最近开始说服她:有的时候,就像你在印度旅行的经验一样——得先认输才能赢。

那么,第56号教室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奇迹呢?细细品读后,我找到了问题的答案。那就是爱,因此我要说:爱是教育的“母语”。

《第56号教室的奇迹》这本书究竟带给了我们什么?我想是对教师这个职业的重新理解。“如果我这么在乎教学,在乎到连自己的头发着火都没发现的话,那么我的方向就走对了。”看了雷夫老师的第56号教室后,我想我们或许也应该尝试一下,将难题看作挑战、看作机遇,用改变代替抱怨、代替无奈,期待我们自己教室里的奇迹发生!

叹逝川,如追似逐。 数沉恨新悲,昔事犹续。千载匆匆,说遍一时荣辱。 十朝俱往风尘定,但秦淮、秋水犹绿。 纸间兴替,牢骚又是,一篇新曲。

爱因斯坦1931年在纽约州立大学的讲演《论教育》中引用了一位智者的观点:“教育就是忘记了在学校所学的一切之后剩下的东西。”教师的作用不仅在于教书更在于育人。而雷夫的“六阶段”正与此不谋而合,它是指引学生学业和人格成长的基础建材。

A.谨慎避开“总体化论述”之暴虐,用修辞践踏意义,其追求专业的态度一如坚持以备二分之一吉力马扎罗豆加二分之一衣索匹亚都加肉桂粉少许泡沫不加糖的咖啡,而其琐碎不深刻程度亦如一杯快速咖啡。

我喜欢读书,但读的书不是很多,读过的书记住的却很少,而且喜欢的书的种类也有限,我喜欢哲学类、散文类的书籍,还有就是小说。但现在读小说的时间太少,所以,看得更多的是散文类书籍,例如作家周国平、梁实秋、梁衡、川端康成等的作品,都是我非常喜欢的。

董卿的《朗读者》得到各种不同年龄层次的观众的喜爱。“一个人,一段文”通过“朗读”的媒介嵌入每个人的心。朗读者就是朗读的人,朗读是传播文字,而人则是展现生命,将值得尊重的生命和值得关注的文字完美结合就是朗读者。

星期一是受到诅咒的布娃娃,插满了大头针,一种原罪,总像是还有十一篇周记还没交、旷课超过一百天、而且教官突然宣布要检查服装仪容------,星期一的充实感只是一种暂时受到控制的被迫害妄想症。

诺米姐姐,新生代儿童文学作家。毕业于吉林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和理学双学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MPA研究生。1999年起在多家少儿刊物上发表童话、故事、美文数百篇。

接下来要为大家呈现的就是钱老在“三主”思想指导下衍生的语文教学法,即“语文导读法”。其实就是教师指导下的学生自主阅读。

关于穿着,Duras 说过一段很可爱的话。她说:“我无需精心穿着打扮,因为我是一个作家。”她还说:男人喜欢写作的女人,虽然他们并不如此宣称,作家就是一异国。Duras要告诉我们什么呢?一个不懂得穿衣服的人该何去何从呢?努力拯救一首烂诗吗?

为进一步推动全民阅读活动的开展,在全社会形成“多读书、读好书”的文明风尚,电视上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关于阅读的广告,可以看出国家也在重视阅读,例如:改变从阅读开始;可见阅读的在书中,不仅有眼前,更有诗和远方等。

我们从未参与任何具支配性的论述,因而看“赤川次郎剧场”便成了一种产生替代性审判权利的回馈手段。

专注于某类肤浅杂碎的资讯是极具魅力的。在明天会快速提早占领今天的时代,在知性成为尖端时尚的时代,资讯相对于精英论述是较不具敌意的。在某些次文化圈里,资讯是一种社交礼仪,它甚至于是一种身份认同的暗码。如果总统就职宣言不具时尚感,他们就不谈,而宁可谈训练猫咪上厕所的教学录影带。

2014年,携妹妹沛沛参与录制深圳卫视综艺节目《年代秀》。2015年9月,出版首部文学作品《这世界,缺你不可》受到广泛关注。2016年,吴大伟首次登上电视银幕,并主演励志偶像剧《毕业季》

各位领导、同事们,大家上午好。今天我与大家分享的,是来自于美国米勒老师的关于如何激发孩子阅读兴趣的一本书,名为《书语者》。我的分享内容可以分为以下三个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