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香港地区工作期间,董慧工作的道亨银行,成为地下党的联络点。党组织的重要情报,经董慧上情下达、下情上报;潘汉年与其他党内同志、社会各界人士的交往,大都由董慧周全安排;党组织所需要的经费,由董慧经办处理,连董慧的家,也成为潘汉年开展工作的重要场所。

1929年6月,党的六届三中全会决定成立中央文化工作委员会,年仅23岁的潘汉年被任命为第一任书记,在周恩来、李立三和李富春等领导下,直接参与上海各进步文化团体的组建工作。

时间最多情,用每一秒无声抚慰人的生老病死;时间最无情,永远令人忘记了他所身处的位置,距离忆昔当年已经山海之隔。正如在3月底重映的《红色恋人》,若不是在张国荣去世15周年的标的出现,几乎是被今日的主流观众遗忘的作品。

1933年5月,潘汉年在极其恶劣艰难的政治环境下,以惊人的毅力和胆魄,细致周全地安排护送许多党中央领导同志,从上海转移到江西中央苏区。

学生时代的潘汉年,深受五四进步思潮影响,17岁便离开家乡,到上海投身进步文化运动。

张国荣注满深情的歌声在大厅内回荡着,吸引着每个听众。人们屏住呼吸,尽情地享受着这珍贵的几分钟。“说再见,再见不会太遥远……”张国荣的歌声已停,但人们似乎还沉浸在歌词的氛围中没缓过来。

没关注我们,赶快点击上面“无障碍科技”进入后再点击关注,每天都可以享受全方位无障碍服务。

5月12日0:44分/18:56分,5月13日1:47分/18:56分央视音乐频道《中国音乐电视》携手央视俄语频道,带你见证那残酷年代里诞生的含蓄而悲壮的红色火花!

回到《红色恋人》本身,拍摄过程涉及内地、香港、美国等地演员的档期调配,因此并非所有对手戏都按照时间顺序拍摄。张国荣晚于饰演医生佩恩的托德两个月来到上海,但并不影响其拍摄的顺利进行。在揣摩气质相对“软化”与“西化”的共产党员靳的过程中,导演与张国荣共同参考了包括《烈火中永生》中的赵丹、《风暴》里的金山以及老一辈领导人早年形象资料,以一种低调内敛的姿态形塑英雄人物,其实也是对张国荣自身表演中的低调姿态的一种适配,客观上又形成了令人耳目一新的主旋律观赏体验。某种程度上,这与其在片场每一个环节的认真态度也是互为映射的,生于1950年代的香港艺人中,张的国语与英语水平同样到位,算得上是代表人物。在后世关于他的种种崇拜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其敬业姿态,尽管这无需赘述,但仍构成观察当今代际人群回望过去的娱乐图景的一个有趣角度。

秋秋年幼时,曾亲眼目睹生父在刑场上枪杀自己的同志,此景象亦对她造成心里上 极大的摧残。为了让秋秋能正常生活,母亲偷偷将她寄宿在教会学校,然后自杀。这一切也开始了秋秋的悲惨命运。

1938年10月,潘汉年应邀到延安干部训练班作报告,讲授党的隐蔽战线斗争历史。在黄土高坡上简陋的教室里,董慧第一次见到了潘汉年。

从宝山路上的“创造社”出版部,到窦乐安路(今多伦路)上的中华艺术大学;从鲁迅先生寓所,到武定路修德坊的中央特科所在地......上海的许多大街小巷,都出现过潘汉年——这位长期战斗在党的隐蔽战线最前线的传奇英雄身影。

故事影片《红色恋人》是紫禁城影业公司于1998年精心制作的一部思想艺术精湛、主创阵容强大的影片。张国荣在影片中诠释了一个具有浓重浪漫主义色彩的优秀共产党人形象,使这部主旋律电影呈现出一幅幅唯美的画面。

佩恩领养了他们的女儿明珠。1949年,人民解放军解放了上海,佩恩看著小明珠欢乐地在人群中飞舞,他似乎感慨地看到靳与秋秋追求的理想实现了。这天,他带著明珠去瞻仰她的生父母遗骨,此时,明珠从生父的骨灰中摸到了靳脑内的内块弹片。1950年,佩恩返回美国,明珠在中国长大。1990年,明珠赴美国帮助养父佩恩撰写回忆录,书名为《红色恋人》。

短短几天讲课,董慧了解了党的隐蔽战线斗争历史,那么曲折艰难、惊心动魄,对潘汉年的敬慕崇拜之情油然而生。

影片讲述了三十年代的上海,美国医生佩恩(Todd Babcock饰)因偶然的机会结识了秋秋(梅婷饰)和靳(张国荣饰),并在第一次遇到秋秋时便一见钟情的对她产生了爱慕之情,他对秋秋的爱,也使他不由自主地逐渐陷入了危险的情境。

佩恩(泰德·巴勃考克 Todd Babcock 饰)是生活在上海租界里的一名美国医生,一次偶尔的机会,他认识了国民党特务皓明(陶泽如 饰)。皓明年轻时受十月革命的感召也曾有过伟大的红色理想,但白色恐怖的残酷却让他改变初衷,拿起了屠杀共产党的屠刀。皓明的妻子自杀前把女儿秋秋送进了教会学校,秋秋(梅婷 饰)长大后在共产党人靳(张国荣 饰)的影响下加入共产党并且与靳假扮夫妻隐匿在上海为身患重病的靳治病。秋秋出现在佩恩面前时,佩恩对这个美丽的中国女人一见钟情。然而当他得知秋秋和靳的故事之后,在决定不顾一切的帮助他们的同时,还见证了那段浪漫又凄美的红色之恋。

患难见真情。在漫长的困境中,董慧无怨无悔,跟随潘汉年辗转北京秦城监狱,团河劳改农场,直至湖南洣江茶场。潘汉年病故后,董慧谢绝亲友们让她回港生活的邀请,坚持留在大陆,直到去世。炽情挚爱,感人至深。

1938年10月,潘汉年奔赴延安,参加党的六届六中全会,并在会后被任命为新成立的中央社会部副部长。

张国荣可以说是这里的“先锋”又是“常客”,他的三部电影《风月》《新上海滩》和《红色恋人》均在此取景。

此后的几年时间里,潘汉年在党的隐蔽战线上南北转战,特别是在上海、香港等地,与国民党反动政权、汪伪集团,乃至日本在华特务机构机智勇敢斗争,屡建奇功。

董仲维认为,香港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下,教育制度有明显的殖民教育痕迹,不利于子女学习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于是,董慧从小就被送去广州求学,中学阶段进入了受中共地下党组织影响的广州培道中学。求学期间,董慧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开始追求进步,向往革命。

“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勋永世长存”那一页历史不容忘却,那一页历史必须被铭记,纪念,不仅仅是为了慎终追远,更是为了让和平常驻、正义长存。音乐是历史的桥梁,音乐是生命的再现。它的缠绵委婉、它的千转百回、它的低沉哀婉、它的激昂高亢,也许正是人生的体现。

1931年夏天,因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党中央和许多党组织遭受严重破坏,党危在旦夕。这时,潘汉年临危受命,被周恩来召唤到党的隐蔽战线,参与中央特科组织的恢复重建工作。此后,他在党中央的领导下,以大无畏的精神,与国民党特务机构斗智斗勇,为保卫党中央的安全,出生入死,屡建功勋。陈云曾高度评价说,当时,潘汉年在中央特科不是一般的干部,是实际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