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上,告密如幽灵一般,时刻萦绕在人类的社会生活中。考察历史,我们就会发现,无论是时间维度的古今还是空间维度的中西,到处都有告密者的身影和告密故事的传闻。而在帝制中国时期权力运作过程中,告密政治与帝国文化传统之间有着不容忽视的关联性。

主动久了会很累在乎久了会崩溃。所以啊,要学会忽略某些人某些事。一个人的心可以反复的包容可以反复的承受累累伤痕。但是,我忘记了人是会累的。就算再累再困,也会因你的一句话而忘掉苦闷,这就是你在我心里的位置。可惜,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只有镜子目睹了我的眼泪还有我藏在心里的深深深的忧伤。

古希腊是现代西方文明的发源地。王权依靠书吏来实现对全部社会生活的监控。而当时的书吏作为惟一掌握着文字的阶层,他们身兼二任,既在宫里从事建立档案的秘密工作,同时又充当神王的耳目,专门去发现和向神王密报人民中的“异象”

我以为你的眼泪会让我会瞬间崩溃,我以为我的颓废能让你无路可退,我以为转身以后就可以不再流泪。。。

告密者,一种历史上曾经声名狼藉的幽灵,突然浮出水面,成了当下的新闻热点。在中世纪的教会独裁时代,告密者曾经把大批无辜者送进异端裁判所,令她们以女巫的名义被活活烧死。这种告密传统此后在东德达到辉煌的高度。乔治奥威尔的反面乌托邦小说《1984》,就是这种现实的寓言体镜像。但所有那些西方史迹,跟本土厂卫制度相比,却只能黯然失色。

回头看看,真有行年五十,方知四十九年之非的感觉。今天已过了七十岁了,再回头总结一下,这对自己也是一种鼓励和鞭策,它能使自己更加珍惜过去走完这段路付出的艰辛代价和洒下的大量汗水、热泪,而更能珍惜自己的晚年,善保自己的晚节。一个人在政治上的失足会被人打垮,而生活上的不检点,则更会被人搞臭。怎样好好度过自己的晚年,在有限的时间里,多做一点对祖国和人民有益的工作,这是每一个老年人的头等重要的大事。今天再来写这些回忆,既可提醒自己,时时事事注意,光明得来不容易,也可启发别人如何互相勉励、互相督促,很好地走完这最后一段人生的旅程。有经验的旅行家都知道,平坦的路上往往比险峻的山路翻车的时候要多得多。

从黑暗的深渊走向光明的坦途,既坎坷崎岖,更迂回曲折,陡坡处处。有时甚至是走一步退两步,还有更多次是停步不前,徘徊观望。我整整摸索着走了十一年,才算走完了这一段艰难曲折的道路,看到了光明。

我经受了十来年的改造教育,思想上走过不少弯路,在这条道路上,我流过不少的汗水、泪水,终于在1960年11月28日才顺利走过来了。在光明的大路上,我还只是刚刚踏上来,这是一条十亿人正在走着的路,我还得用我有生之年的一切力量跟着大家一同前进,决不掉队或停顿,我决心一直走到我呼吸停止的时候,到那时,我才会含着幸福的热泪而离去。

“告密”,又可称为“告发”、“告讦”、“告奸”等,指向上司或有关部门揭露、揭发别人的隐私或短处。“告密”是为社会上的多数人所不齿的行为,但在几千年里却如长了翅膀的瘟疫虐行于大地,催残和折磨着无数人的肉体和心灵。中国成了“告密者”的天堂和乐土,“告密”成为缠绕中华文化挥斥不去的梦魇。

此时此刻的我,内心是崩溃的。留在原地如此的不被待见,想换个新环境,也没有我的份。。。。。。不知道自己到最后底是哪里做得不好,让她这样对待我

在英语中,告密者常被称之为“RAT”,含有“讨厌鬼”、“可耻的人”和“下流女人”(美俚)的语义。告密文化赖以生长的土壤,是我们要加以严重警惕的事物。历史最容易重演的,正是它最丑恶的部分……

如果情况不好,就别掩饰;偶尔的崩溃也无碍。没必要总是假装坚强,没必要证明一切安好。也不要去在乎别人想些什么的。该哭就哭,流流眼泪有益健康。越早卸下伪装,就越早面带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