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霾带来的寒冷。不过夜巫从不畏惧霾寒,他们习惯了与黑夜的阴冷为伍。蜀离夜巫边走边凝望黑暗的深处,从宽大的巫袍下伸出手掌,轻声念起一道咒语,无数道微光霎时穿过山林,从枝叶、泥土和溪流中飞入他的掌心,在那里汇聚成一团萤火般的光芒。

生命很短暂。在游戏,幻梦,谎言,戏剧,妄想之中,活在当下,这是唯一的意义。然后应该忘记,继续往前走。

本关的地形比较独特,是上下几乎独立的两条路,中间只有一条小道相连(英雄可以上下跑,这条小道没有敌人经过,因此可以看成是独立的两条线),下路有矮人军队帮助防守,其中矮人狙击手升级技能后将有飞跃式的提升,尽量早升。

——2010年8月,智利圣何塞铜金矿的三十三名矿工被困七百米井下,震惊了全世界。在经历了六十九天的煎熬与折磨后,这三十三名矿工最终奇迹般生还。一时间,全世界的媒体蜂拥而至,竞相报道,但那惊心动魄的六十九天中发生在井下的故事却并不为人所知晓。普利策奖得主、著名记者赫克托·托巴尔独家探访了获救矿工,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材料,最终完成了纪实力作《深暗》。该书解读了三十三名矿工及其家庭的故事,还原了矿难史上这一奇迹背后的人性丑陋与光芒,书写了一个关于勇气、耐力与救赎的传奇。

蜀离夜巫意识到遥远森林里的树歌正在催眠他,连忙哼唱起一支隐含着巫法的高亢曲调,声音在黑暗的山林里一响起来,呢喃般的树歌立刻变得低迷下去,几乎一点也听不到了。

不久后,他就像其他困在沼泽下的人影一样,只能勉强露出手臂。“夜巫之光”逐渐暗淡下去,仿佛一只夜蝶落在他的手心。当最后一点微光熄灭,蜀离夜巫如同被困的野兽般呼号起来。但就在他闭上眼睛,即将彻底被沼泽吞没时,黑暗中忽然走出了一头古怪的猛兽,瞪着流淌着熔岩的眼睛,低头注视着他。

但是如果你是一个喜欢思考的读者,那么这本书也一定能给你带来前所未有的惊喜。作者作为一个抑郁症患者,擅长的是惊人的观察力和内省思考力。书中处处是幽默,然而几乎每一个幽默都是对真实思绪进行细节解剖的自然结果,而绝非一般的插科打诨抖包袱。

It would be like having a bunch of dead fish, but no one around you will acknowledge that the fish are dead. Instead, they offer to help you look for the fish or try to help you figure out why they disappeared.

他兴奋起来,恨不得立刻给送恰南夜巫送一只蜂鸟,告诉他自己的发现。但就在他向山林母亲祈祷,让他找到一只蜂鸟时,好几只爬满苔蝗和甲虫的手臂,悄无声息地从背后伸过来,用长出蜷曲藤蔓的手指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整个拽向了泥泞里。

1 抑郁症进行到严重程度时,不是伤心和灰心,而是彻底失去了活力,失去了所有情绪的感知和表达能力。这种失去,会让人惊觉,原来我们人类所具备的情绪情感能力,是一个惊人的技能!

蜀离夜巫盯着沼泽里的人影,想起了夜妖的传说。在有些关于夜妖的传说中提到了浓雾,还有一些把夜妖描述成具有人形的怪物。

蜀离夜巫跌倒之前,晃动手里的“夜巫之光”照向那些想抓住他的人影。沼泽里的人影大概困在黑暗中太久,变得十分惧怕光亮,他们慌忙从蜀离夜巫身旁退开,埋头沉入了沼泽。然而泥泞下仿佛有股巨大的吸力,把蜀离夜巫使劲往下拖拽。他挣扎着站起来,想抓住从树枝上垂下的藤蔓。但他的每一次努力,都只会让他陷得更深,腐臭的泥泞一点点吞没他的身体,渐渐盖住了他的脸。

别嫉妒成功,别怜悯失败,因为你不知道在灵魂的权衡中,什么算成功,什么算失败——《与神对话》

惜乎这种一遍又一遍地撞箱子的自残行为,最终并未赢得早已麻木的妈妈的同情!那么这个执着的小人儿会就此善罢甘休吗?诸位读者,如果感兴趣,可以自己去书中寻找答案

“我可以替你去黑夜岛,你该留下来等龙坎,也许用不了多久,他和半月部落的预言者就会带回来好消息!”恰南夜巫仍没有放弃说服他的希望。

这个不知羞耻的全裸小怪物,是不是一下子就把你给镇住啦?让你和作者一样,对这个七岁了都不知道要在公众面前穿衣服保持体面的小女孩进行狠狠的痛批!

“好了,恰南夜巫,你很清楚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蜀离夜巫打断他说,“过去的几个月你一直在想方设法地阻止我,所以我们等过了一场又一场风雪,但是最近情况越来越糟,连年轻的夜巫们也开始陷入沉睡,先是阿哑,接着是狡日,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哈哈哈,至此为止,你是不是以为这是一本沉重、高深、晦涩的学术书?但其实,它是作者 Allie Brosh 从2009年开始写的一个自传体冷漫画博客的文章集结。

富二代吴子唅为平息绯闻照片风波,向危机公关专家乔申求助,吴子唅在乔申的引导和逼问之下,心理防线逐渐崩溃,最终坦白了为自身利益杀害女友和无辜女孩儿的犯罪事实,多年来一直跟进此案、逼近嫌疑人的警察在获得确凿证据之后,将吴子唅绳之于法。[1]

第九波,下路建图腾塔升技能,上路开地造箭塔,建机器人升导弹,此时防御压力逐步减小。

2 由于傻狗对作者生活的挑战性还不够大,她又去专门收养了一只疯狗。疯狗的心中充满了对其他所有狗的仇恨,只要目力所及范围内有任何其他狗的存在,他就会疯了一样抓狂!

——升井脱险后的矿工们普遍遭遇了心理危机。有人半夜惊叫着醒来;有人整夜睡不着觉,戴着安全帽呆坐在黑漆漆的客厅里;有人脑海中整天回荡着巨大的嘈杂声;有人被汽车引擎点火的声音吓得瘫坐在地;有人变得冷漠呆板……那位在矿井里用跑步来鼓舞自己和工友的埃迪森在纽约的一个电视秀节目像明星一样亮相,参加了马拉松比赛,然后却失魂落魄,开始酗酒;“超级马里奥”由于向媒体吹嘘自己是矿工们的领袖而遭到了大伙的谴责,但他依然我行我素,频频接受媒体采访,上电视、发表演说,风头十足。假如说艰难绝境能激发出众志成城的善的力量,那么长久地处于黑暗压抑中也会释放出人性中的丑陋,陷入精神上的危机。这正是《深暗》呈现的人性的真实、复杂与深刻之处。

1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作者收养了一只傻狗。当然,作者不会这么没有爱心地称呼他,而是给他起了一个代号:the simple dog。

We  Have the Divine Scholarly Zest Bl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