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手卷上所钤“项元汴”鉴藏章多数为水印,此与明代普遍使用油印的情况不符,更与项元汴在其它书画藏品中一概使用油印的情况严重不符。水印、蜜印用于宋代,南宋末已出现油印,元代以后普遍使用油印,水印则在明代已基本绝迹。此手卷“项元汴”鉴藏章使用水印,看似古老,实则弄巧成拙。  三是卷首“项元汴”鉴藏章“天籁阁”、“宫保世家”、“项子京秘笈之印”皆有明显挖补痕迹,显见从别处移植于此,非原卷所有。

章丘的大事小事|好事新事|新闻旧故|求职招聘|户外公益|生活助手|航拍宣传片摄制与制作|行业720全景应用制作展示|微信公众号开发推广|网站建设维护|微信视频直播服务等

有实力、想投资收藏的朋友可扫文章后“传家宝”二维码加微信咨询,所有推荐宝贝平台不用拍卖哄抬价格,皆以行内协商价转让!!

手卷“禮”、“祝”二字之“示”部写成“衣”部(多了一点)。裴光辉遍查黄庭坚传世书迹,没有一例是这样写法。由于重复出现两次这样的“笔误”,此可视为作伪者将自己这个顽固的错写习惯,在不经意中带到伪品中而“泄露天机”。  傅申在《从存疑到肯定——黄庭坚书<砥柱铭卷>研究》一文中也提到:“极力搜索,至今还未发现相同的例子”。以黄庭坚的学问,似不应出此错误。

而傅先生对此的解答是,在唐代释大雅所集王羲之书《兴福寺半截碑》中的“祉”字,是从“衣”部,有两点;又在元代书家杨维桢所写的“祝”字也有两点。杨维桢的“铁崖体”,吾人尚可置啄,但“王羲之既有此例,则山谷偶有此写法,即使是真的写错了,我们就不能允许他偶然失神写错了吗?”(如图2所示)  问题是,即便证明了王羲之、杨维桢有此先例,就能证明黄庭坚也有此种写法吗?

二是文献佐证。文献佐证的关键词是“流传”和“故事”,在专家及拍卖公司的灌输下,现代人买东西已经进入了“买的是来源,而非本质”,即“买一个流传,买一个故事”的时代。在对卷末的题跋、印章没有完全认定真伪的情况下,就大肆宣传《砥柱铭》的流传经过,无疑是在用“故事”代替专业的文献佐证。  三是仪器辨伪。《砥柱铭》以8000万起拍,作为理智的竞拍者或拍卖公司,首先应对《砥柱铭》的画心进行“碳-14”年代测定,为了保证结论的可靠及一致性,应同时在2-3个同型仪器上进行,加速器质谱仪对碳纤维年代的测定可精确到2-5‰,对于只有千年不到的《砥柱铭》,不仅可检测出创作年代,甚至还可以确定书写时是在什么地方。  仪器检测部份至少还应做两件事:一是画心纸墨的年代检测;二是黄庭坚书法的司法鉴定(有专用仪器)。  在傅申的文章中,并没有对画心用纸进行说明与考证,而宋代官员使用的纸张是有严格规定的,更何况是《砥柱铭》这样大的篇幅?  记者就仪器辨伪一事咨询黄君时,他很轻松地回答说:“中国的书法艺术千变万化,风格多样,用仪器怎么能检测出是否为黄庭坚真迹?仪器鉴定的年代误差在10年左右,而我的考证已将作品的创作年代锁定在6年之内,哪一个更可靠呢? ”  然而,在潘彦伯的眼中,在没有任何科学检测的前提下,就敢痛下“杀手”,将有争议之物收入囊中,真是“疯子”。

看完这些盱眙出土的古董,虽然好鸡冻,但想来想去,这些宝贝居然都被南博“据为己有”,小编心里愤愤不平嗄,,,想当初,盱眙出土的啥彗星云图啊陈璋圆壶啊,等等拿去就算了,这哈子,怎么着也该留几件给盱眙做“镇市之宝”啊!因为:大盱眙马上都要“上市”啦!南博怎敢好意思丢。大家伙不管同不同意我的看法的,都请下面投票哈!

小编说的碗底哈,表当真喽,地下出土文物都是国家滴,南博也只是替国家保管替全国人民保管哈。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