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霰彈槍(基礎#29):觸發能力部分:……攻擊失敗時使用下列方式代替普通傷害結算,你每低於難度1點,對另一位調查員造成1點傷害……

也许真如小善所说,逃避不是办法。这两年多,她日日夜夜心心念念,总觉得阿泽还在身边,有空了就会想起他。

“这就是阿泽的故乡啊,从表面看来,很宁静很惆怅,也很美丽,真的想不到还有这么安静的地方。”小善张望过后转头对苏小夏说道。

苏小夏悠悠地看了眼走廊,将门紧紧关住,说:“可能是吧,毕竟这里不是旅游景点,没什么游客,好像没优惠的必要。”

一直跑出镇长家所在那条街,那人才停下来,放开她的手,说:“到这里应该差不多了。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阿泽的表哥,林昕。”

苏小夏装了一肚子疑问,她又望了眼不远处的火光,看到林昕走远,也只能跺跺脚,跟了上去。

随着故事的推进,调查员也会逐渐成长并获得经验,使得角色可以自我强化,并在牌组中加入更为高级的卡牌。但是请注意:随着对克苏鲁神话的了解,你也可能逐渐丧失理。调查员必须在生存和解密的同时,控制自己的精神,以免陷入疯狂之中。

那脚步声就好像有很多人在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还伴随着一些尖锐物品划过地板的凄厉声音。

苏小夏是不信的,她哭肿了眼睛,死活不愿意离开警局,央求警察重新调查,这样的意外叫她如何接受?

小善突然颤巍巍的语调让苏小夏心里也开始有点忐忑起来,苏小夏抬头望天,安慰说:“可能是快下雨了吧。”

她打开行李箱,边拿出洗漱用品跟睡衣边说:“今天早点洗澡休息吧,明天我想去阿泽家那里看看。”

万圣节,10月31日-11月2日||呼和浩特【苏荷酒吧】化身极致恐怖,颤动你的灵魂......

2)到底發生了什麼(基礎#105):a面:故事文字改為:……你聽到走廊那端傳來什麼人說話的聲音……

这篇文章算是旧文改编,根据我在读点的责编给的建议加了一些内容,文章比   以前要丰满不少。

如果说我还清醒和理智的话,那一夜我所经历的一切应该是前无古人了。我所面对的现实,是如此地令人恐惧,以至于我不断祈求这只是一个噩梦。

况且,若是小善因此死去,阿泽手上就沾了人命。纵使她对神鬼完全不懂,也知道鬼魂沾人命跟不沾人命是有本质区别的,她要去阻止阿泽。

苏小夏擦干脸上的眼泪,站起身,对着阿泽消失的方向喊道:“我答应你,会好好的,好好地寿终正寝,然后去找你!”

明明从下车地点走到这里才需要十分钟,可是原本还算不错的天气此刻莫名变得阴森起来,天仿佛在一瞬间就黑了下来。

9)千鈞一發(基礎#83):卡牌名稱改為“千鈞一髪”第一段落改為:快速。在一名與你同一地點的非弱點、非精英敵人被躲避後打出。

《诡镇奇谈 第三版》将于今年第四季度正式上市,调查员们,准备好再再再再再再再次面临这未知的恐惧了嘛!

她跟着阿泽回来他的老家,也就是这个小镇,见他的父母。那时候的他们本是对未来充满憧憬的一对爱侣,可是一切幸福欢乐,都在那个夜晚戛然而止。

林昕轻笑,“别这样啊,当年可是我救的你。可惜回去已经来不及救他,镇长那老匹夫,竟然用不知哪弄来的术法封闭了那栋房子,我费了很大的劲才破开,进去已经晚了,只抢回了他的魂魄……”

苏小夏在后视镜里看着小镇渐渐越来越远,后面火光依然势头汹汹,她的手掌垂在腿边,紧紧地握成拳头。

林昕将她送回家后,又送枚护身玉给她。走前,他突然回头冲她笑得暧昧,“这个玉,今晚可别戴。”

1月23日(周二),我们将整理出对游戏规则及体验影响较为严重的卡牌,在各平台发出勘误说明。

因为诡镇奇谈:卡牌版第一循环的翻译文本是于2017年年初统一递交的,所以在发售扩展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定程度的翻译失误,我们已经在第一时间让新的翻译组重新校对,虽然导致游戏体验问题的实体勘误卡牌已附于盒上,但是仍然十分遗憾地又出现了其他的翻译错误,AsmodeeChina对此表示深深的歉意,AsmodeeChina的工作人员会秉着对玩家负责的玩家,竭力挽救,最大限度的降低玩家的损失。感谢各位玩家的建议和反馈。

她突然想到,这里是镇长家,这个房间……镇长肯定有钥匙,想到这里她不禁额头冒出冷汗。

并且,苏小夏也感觉气氛有点沉闷,怕继续坐下去很尴尬,便略微带歉意地说想早点休息,跟小善进了镇长夫人为她们收拾的房间。

今日她们已经走到这里,自然是不会马上回去的了。而且小镇通向外面一天只有一班车,就算感觉气氛有些怪,她们今天还是得留宿这里。

此时此刻,夜风吹得她几乎瑟瑟发抖,头发也一撩一撩地被风带起来,却不是阿泽的手,也没有他给自己的外套……

我们也衷心希望能有更多对桌面游戏有爱的玩家加入Asmodee China,一起让未来变得更好。

3. 根据目前的解决方案,《诡镇奇谈:卡牌版》的实体勘误卡牌将交由海外原厂重新印制,在最大程度上保证卡牌在呈现及触感的一致性。而因卡牌数量较多,又恰逢春节,印刷工艺校对、排期及运输都需要较长的时间, Asmodee China将尽最大努力沟通各方面缩短流程,保证玩家尽早拿到勘误卡牌,请大家耐心等待。

至于为什么这个Lurker指的是索托斯,请玩家参见1扩剧情,相关设定还可以参阅小说The Dunwich Horror(敦威治恐怖事件),具体就不在这里剧透了。

苏小夏几乎要跳起来,这声音她太熟悉了,就是这两个夜里在她睡着时,耳边不停在喊她的那个声音。

苏小夏转头看向后座昏迷中的小善。难怪她一定要住镇长家,而进了镇长家后就不怎么说话,是怕露陷吧?

苏小夏哭着拼命摇头,“但是你已经死了,我不要你成为怨灵,放下仇恨吧,我会去寻找证据,将镇长和他儿子绳之于法的!”

#104卡牌英文标题”Servant of the Lurker”中的the Lurker指的是”Yog-Sothoth: The Lurker Beyond(at) the Threshold”(猶格·索托斯:居於戶口之物),threshold指的是现世界和异世界之间的门径,所谓的“门户”,索托斯本身就是一道门,它的这个外号展开解释就是蛰伏在通往现世界和异世界门户之中的生物。原翻译的目的是尽量还原COC背景, 如果换一种翻译,可能导致COC玩家无法与索托斯联系起来,这有违游戏本意。然而原标题仍然不够准确,可能导致歧义,因此我们对此进行了更正。

苏小夏微微笑了笑,自从昨天来到这个镇上,她的心情都是紧绷着的,这会见到一个熟人,倍感亲切。

警察来得很快,听了苏小夏的陈述后,苏小夏从一个年轻的小警察眼中,看到了明显的不信任。

“请人来看过几次了,都没发现有死老鼠,我就没当一回事了。可能是错觉吧,毕竟我年纪也大了。”张婆婆无所谓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