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七结束回到湖南后,虽然还是看到鬼,但比以前好多了,他们不敢轻易上我的身体。之后我去医院复查,医生认为我不是精神分裂症,以前是误诊。我说不可能的,因为我在医院检查了三次,并且是在湘雅医院做的检查,不可能是误诊。

这个时候的身体处于麻痹状态,可以保证我们的身体不会在梦境的支配下,做出大幅度的动作和行为,伤害到自己或是枕边的人。

这样大概过了几年,听说广州的一个善导念佛堂打一百天的佛七,在我小姑的要求下,我奶奶从湖南带我去广州参加了。去广州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许多和尚为我治病,其中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和尚,帮我把“他”从我身体里赶了出来,但是没有抓到“他”。到了广州后,因为佛七开始了很久,一百天的佛七只剩下十几天。在这十几天的佛七里,我没有看到以往经常看到的鬼,中间也只发过一次病,不过我在佛七期间很是偷懒,十几天中我加起来只念佛五六个小时。

俩人都有点心惊,只能用一点一点摸索着往山下走,王爷爷模糊中看见林子里有小孩的哭声,还有点蓝色的火光一闪一闪的,他和朋友商量着去看下。那时候穷,每家孩子多,有的孩子生下来病秧殃的大人看着活不了就扔了。

当睡眠瘫痪发生时,尽量保持放松,暗示自己不要紧张,告诉自己并没有处于真正的危险之中;

观香的念叨完了,说:没啥大事,身子弱不小心冲撞上了野鬼,这野鬼是你家附近的,是个男的,出车祸死压断双腿流血过多死去的,不知道是谁带你家去了,我这边给你撵撵,一会就走了,你回到家打开大门去,走吧!吓得我不知道是扔下20块钱还是10块钱就回家了,感觉那地方阴森森好恐怖呀!

睡瘫症发作时,病人对周围的环境是有意识的,但会出现幻觉、幻触、幻听等特殊的恐怖体验。

当然,最后交警还是依法暂扣了陈某的车辆,罚款一千元,可并处15日以下拘留的处罚。目前,此案正在依法处理过程中。

吓得我屁颠屁颠的跑到我姑姑家,把我奶奶喊了来。我奶奶来了,看到我妈这情况,就使劲往我老妈眉头上拍了3下。这时我老妈开口了:你是谁呀?打我干啥?然后就大哭起来,只嚷嚷:我的腿疼。我奶奶大声问她:你是谁呀?哪里来的滚哪里去?哪里来的野东西...

时间过得很快,我们看房半个月就看上了一套95年的房子,总价低于市场价三分之一,就是楼层不扎好,在18楼,我不喜欢这个数字,我有些迷信,总感觉回想起18层地狱,但是价钱便宜,我又缺钱,所以就买下来了。

由于病人身体不能移动,像有东西压住胸口,通俗地说就是脑醒身未醒,民间形象地将其称之为“鬼压床”。

吓得我语无伦次的喊:他还没有走,没有走……气的我老爹吸烟熏他,问他咋还不走?老妈回答:嘿嘿,俺也会吸烟,俺吸了很多年了。俺才不害怕呢!真让观香的老太太说对了,他妈的,还真是个男的。这个回答能气死人了,这一折腾,大家都不害怕了,继续问他不走是吧?还让老中医用针扎,用的还是老办法,这次全身都针灸上,疼的老妈哇哇大哭大喊……

这位老爷爷姓王,我们都喊他王爷爷,王爷爷年轻的时候再安徽一个地方给人做工,一般下班后就是和朋友喝点小酒,要么就出去跑步。

现在再细细的回想第二次小孩子最后问老妈的话,这明显不是一个四五岁想的出来呀?当时就应该出问题了,是小男孩把他舅舅带我们家去了……

客厅漆黑一片,哪有人啊?脚步声是哪里传来的呢?我关上门,就在关上门的那一瞬间,脚步声又开始想起,我拉开门还是没人,这回声音又在另一间卧室响起,我紧张的手都出汗了,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把另一间卧室门也打开了,开门的一瞬间一阵风吹过来,吹的我打个嘚瑟,抬头看窗户也是关着的,风哪里来的那,我莫名的在心里告诉自己不会的,一定是我紧张的幻听了。

第二天天一亮这家人就去看事先生家了,到了那里说是先对着一些神佛画像磕头,然后点几根香,结果香刚点上还没一分钟,香断了,那先生脸色有点变了,说是他本事不行,看不了,让这家人找个有本事的人看吧,直接让走人。

等两个人准备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快十一点了,夏天深夜的山上很凉快,周围很静只听到周围昆虫的叫声,就在两人走了十分钟后周围开始起雾了,就是那种很浓的雾才一小会功夫就看不见周围的景物了。

是指在睡眠期间发生了短暂的不能自主运动(就像突然间瘫痪了)的恐怖体验,医学完整称呼是睡眠瘫痪症。

当时我们村里有个老太太,也不算老,得病去世了。去世后他们家人头一年还给她烧纸,第二年和第三年就没再去过。

其实睡眠瘫痪症并不少见,它通常在作息时间不规律如倒班、压力较大、过度劳累、短时间内跨越不同时区等情形下发生,尤其多发于年轻人。

这一觉醒来都上午10点多了,因为是夏天,放暑假了,也没个时间观念。忽然又想起老妈了,趿拉着鞋走去另一个屋,看着我妈还在床上躺着,皱着眉。俺再次询问:老妈,你好点了吗?老妈不吱声,用眼睛斜斜的看了我一眼,顿时心里发毛,以为自己看错了,又揉了揉了眼,又问了一句。老妈还是不吱声,这回我看清了,真的是斜斜的,直勾勾的瞪着我。吓得我腿都快软了,我抓紧跑外屋里给我老爹说了,俺妈不会是中邪了吧,撞见什么东西了吧?咋用那眼神看我?俺老爹说:我觉得也是,早晨问你妈吃饭不?也这样看我,你去喊你奶奶去。

慢慢的天亮了,爷爷终于在一棵大树边发现了朋友,朋友狼狈不堪,满脸的泥土,头发乱蓬蓬的。爷爷着急的问他去哪了,朋友支支吾吾的放声哭了起来,说他半年前扔了个出生不久的孩子,当时孩子还有一点气,怕养不活,就丢进山了,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

这时我终于知道,我妈现在不是我妈了,中邪了。我抓紧给我老弟打电话,让我老弟赶紧回家,不一会老弟就回家了,他指着我妈,却又不是我妈的那个人说:你他妈的是谁呀?信不信我弄死你,赶紧滚犊子。我妈冷笑着说,我就不走,怎么着?然后又开始大哭:我的腿疼死了...

有一天,我在学校睡午觉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我到了一个很大的寺院里,里面青烟缭绕,周边佛号声声,我也跟着念佛。然后我到了一列火车上,在湛蓝色的天空中,观世音菩萨现琉璃身,摸了一下我的头顶,我就醒了。醒来后出了一身的汗,顿时感到全身轻松无比。

在这件吓人的事没发生之前,我对鬼神之说,一直都是半信半疑,因为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件鬼上身事情发生后,我就深信不疑了,下面听俺给大家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