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的娘家在邻县,比较远。他们是在一家酒店里打工认识的。没事就给姑娘献殷勤,成功了。小满也在那里干过,这两人都认识。小满记得那姑娘特别爱笑,尤其是和大力呆在一起。但是小满见着她,连话都不会说了。

二人一组,1题1分,得分最多的队伍,将获得海云星提供的最有默契奖。(参赛者亦有奖品赠送,欢迎大家前来参与)

人常说家里老人倒下了,就算是天塌了。这可忙坏了小满爹弟兄几个,当初老人卧病时为着怎么治争执了很久,这回几个人为着怎么葬又争执了很久。理由都很足,大家都有困难,你儿子还没成家,我孩子念书还要供给,总而言之,最后所有问题都归结为钱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没钱。最后小满爹是长子,承了大头。

二黑家里还好,没人唠唠叨叨了,他爹娘去世好多年了,也就没什么期待的眼神了。他爹死得很早,他娘死的晚但也没等到抱孙子的那天,老人含着眼泪恨恨的想说句啥可没来的及就咽气了。现下他也四十多了,有些事他只是想想,有些事他已经不想了。在家里开了个小卖部,摆着两瓶酒,三包烟,主要出租黄色碟片,也没几个人买,也没几个人看。这生意一般般的,只是不太愿意下地干活而已,靠着低保过日子。时时常常疯疯癫癫的,倒是把自己打扮的干干散散的。

小满没去。因为不久七娃回来了。那年七娃一分钱也没带回家,这倒是很正常,七娃爹早看出来了这年轻人没点儿担当,没靠他。但这年反而让家里给他寄了不少,他还借了小满不少。除了七娃爹在夜里长长的叹气,这事也没人去问,不过大家纷纷猜测是遇到了骗子。肯定是那来的女的哄着七娃花他的钱把他榨干了就甩了。回来的七娃看着还和从前一样,但是大家眼里,仿佛七娃刚从传销组织逃出来。七娃或多或少的感觉自己抬不起头,大家瞧他的眼神,那种感觉是衣裳被扒光了走在路上。

七娃和小满几个找地方打牌去了,打场上的人还在晒着太阳,老张在家愁的饭量也轻了,大黑赶着羊在半山俯瞰这一切,转眼就过年了。

女友几时有,把酒问群聊,不知群里姑娘,可有男朋友,我欲离群而去,又恐进群不易,夜难眠不应有醉,何时才能把梦圆,女有黑白美丑,男有高矮肥瘦,此事古难全,但愿群长久,光棍不再有!

老超蹴在暖烘烘的墙角,满了一锅子旱烟。招呼了旁边一同晒太阳磨牙的男人妇人们,坐在当中学述着村里的张老汉说话。

后来有聪明的村人闲谈时讲到此事,说早就看来那是伙骗子了。当时问那个扩子(婊子)要跟大黑还是二黑,她明明是二黑带来的却不回答。不过那个女人比徽县的扩子可要勤快不少。

从前街路过,小满摸遍周身,没烟了,进了二黑家,一院破败,叫声二叔买烟。买了烟出门遇到七娃几个,就约着去斗地主挖坑赌钱了。他们手插在裤兜,大摇大摆经过打麦场,一群人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围着老超哈哈哈的笑。

影片以独特的视角讲述了一个患有爱情恐惧症的资深光棍与8个各具风情的女人之间的情感纠葛,一次次的相亲逐步克服少年时的阴影最终找寻到真爱的故事,展现了男主人公作为资深老光棍的情感心路历程。该片将于11.11日上映。

在打场的墙角坐在干草上绱鞋的女人嘴可刁毒,听着不过瘾,还要张口问。老超说你别插嘴,我当时就是这么问的。估计当时老汉想了一下,对我说其实没有啥,真要结婚钱是大问题。全靠娃要有本事呢。我当时就应承了一下,也说了,庄稼薄了薄一茬,后人薄了薄一世。

现下他弟兄俩相依为命,彼此却不是很握也。十几年前二黑出门引来了一个四川的媳妇,瘦小精干,手脚麻利,对二黑很好,对他们家人都好,洗衣做饭的,很讨人喜欢。其时他妈病重,他也三十岁上了,村人都说是好事,齐齐的带着鸡蛋方便面来看了,出门纷纷说啥都好就长得有点老。不只是弟弟心喜,他哥哥心里也很高兴,走路的样子都不一样。

好日子没几天,忽然天上掉下个大舅子,说是看望他妹妹和妹夫,顺便把这事儿给谈妥,也该是商量礼钱的事了,摆明了要八千,这人就嫁给他们老王家。弟兄俩粜了些粮食,借了些钱凑了三千。急得团团转,这时村里的长辈也出面了,大家把价钱商量到了三千六,说是图个吉利。大舅子计议了半天说那也使得,一桩好事么。好吃好喝的呆过了两天,说是家里的老人病危,按照他们的习俗得回去见最后一面。二黑说我妈也病重啊,大舅子也不理会只说明天就要带着他妹走。夜里女人对二黑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第二天天麻麻亮他们就走了。

前几天他还听说了,有庆家那口子说鼻涕脱拢的大力都能结婚,老张家那大学生,和不念书的小满也差不多。

相比于其他人,小满还年轻,过完年还可以和别人说自己只有二十五岁。看看其他人,他爹也从来不说自己家孩子年龄也大了,这村里毕竟还有那么多和自己同龄的人尚未讨到媳妇。

寻不到的寻不到,看不上的看不上,有什么办法没有?他想起大力结婚那天,谁说的那句还是人早早占个媳妇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