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短期获利的艺人们又何尝不是受害人,所谓饱暖思淫欲,信手拈来的成功让他们失去危机感,混圈子不需要演技和能力只需要炒作和手段的思想在他们脑子里根深蒂固,财富的迅速膨胀,让他们找不着方向,经常出入的又是毒品泛滥的娱乐场所,尝试过许多种刺激之后,尝试吸毒的快感在所难免。(柯震东就是真实的写照,突然爆红,进而吸毒)

前面已经说过了,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吸毒艺人不可以参加演出,我们尊重规则,不评判房祖名为什么能拿到拍摄电影的资质、也不评判那些支持房祖名复出的人。

“国外同类影片一般的投资规模都是上亿美金的,我们要学第一课就是你要有能力把钱花出去。”事实上《机器之血》前期的制片工作也是由张立嘉参与完成的,因为要在台湾、澳洲、北京三地同时筹备顺序开机,而国内并没有找到有能力操盘如此投资规模的制片人,因此他鼓励投资方派来的年轻制片人张博一起扛,于是两个初生牛犊就这么开始了。

在偶像的呼吁之下,魏巡的粉丝们也纷纷站出来支持魏巡、支持《北京.朝九晚五》、支持房祖名。

主演: 本·卫肖 / 休·格兰特 / 休·博内威利 / 莎莉·霍金斯 / 萨缪尔·乔斯林

2009年张立嘉筹拍第一部国产3D电影《惊魂平安夜》,任编剧、导演、总制片人。2010年筹备处女电影《押运人》并得到尔冬升的赏识,后因特殊原因搁浅。2011年拍摄电影《给野兽献花》,任导演、编剧、制片人,获得观众好评和成龙的认可。后来才有机会与成龙接连合作《阿笈摩》和《机器之血》。

孙雅(1988年—)女,出生于甘肃平凉灵台县,成长于平凉华亭县,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现为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演员委员会会员。孙雅的姥姥是电影放映员,在上初二时,孙雅心底就萌生了当模特的念头。初三时,孙雅不打算考高中,直接去北京,考上群星表演艺术学院,之后孙雅以优异的成绩从中央戏剧学院科班毕业,从此踏上了表演之路。上到二年级,就在老师的引荐下接拍自己第一部戏。那是由导演王烈执导的电视剧《走进高一》,该片荣获百花奖。孙雅电视作品:《世界上的另一个我》《爱情悠悠药草香》《下班抓紧谈恋爱》《皇粮胡同十九号》《温柔的谎言》《新四大名捕》《铁腕行动》《战神韩信》《叶落长安》;电影作品:《传世宝藏》《孔雀眼》。

虽然这个博弈不可能停止,但是如果我们站在抵制毒品的阵营,至少可以在整个“吸毒人”与“缉毒警察之死”的蝴蝶效应中发挥一点点积极的力量。

现在张立嘉正筹备一部胆子更大,比《机器之血》更硬的科幻动作惊悚电影《隔离区》,另外一个消息是,他还会继续与詹姆斯卡梅隆导演合作之前约定的另一部魔幻题材电影。

类型: 剧情 / 悬疑 / 奇幻 / 古装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 日本 语言: 汉语普通话

除了张立嘉和魏巡,成龙吧官微也站出来为儿子打call:欢迎房子回归微博,期待你导演的第一部作品。

电影也是如此,只有跟更强的东西碰撞,才会明白哪里是自己的弱势,从而一步步变得更强大。

近日,女星夏台凤和邹森的独子、艺人邹少官因咽喉癌在台北病逝,终年40岁。如今,重疾年轻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正当壮年因病去世,拿什么来守护家人呢?一份保险就是对家人爱的表现。

主演: 丹尼拉·科兹洛夫斯基 / 斯维特拉纳·库德钦科娃 / 马克西姆·苏卡诺夫 / 伊戈尔·别特连科 / 亚历山德拉·伯蒂奇

说起来业内认识张立嘉的人屈指可数,此次能和成龙合作《机器之血》,不了解的人认为他站上了巨人的肩膀上,但张立嘉知道这其实是他与成龙互相成就的机会。

张立嘉:演员找了一年多,成龙大哥在2012年做电影《给野兽献花》后就认识了,几年的相处互相非常了解,这部片子他也是监制,自然很默契。找演员方面,大哥也不会干涉,全由我自己来定。小猪很有喜剧天赋,影片里他也负责搞笑部分,但角色又不想过于单薄,又设置了一个反派的身份,人物是双面性的。

张立嘉在五年前就想做一部国际范的大魔幻题材,不过筹备期间遭遇投资方高层意外事件导致项目被搁置的窘况。《机器之血》是张立嘉筹备过程中写的第三个剧本,筹备长达三年,至于为何把题材聚焦在科幻题材上,张立嘉表示,“大陆现在的古装片,所谓的魔幻大多全是《西游记》题材改编,唐僧取不完的经,孙悟空打不完的妖,要么就是杜撰历史的大古装,剩下就是一些小投资体量的剧情片、喜剧片,好的喜剧其实最难拍,剩下的很多喜剧都只是来自网络段子消遣的恶搞。”

欧阳娜娜找她当时是想找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角色是一个在国外长大的孩子,英语要比较流利,娜娜比较符合这个气质。

罗志祥承包密集笑点,再加上成龙站在悉尼歌剧院最高处那场打斗戏,哇塞,影迷们表示简直惊心动魄,燃爆了。

郑萍,女,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人,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第六届电视电影“百合奖”最佳女演员。代表影视作品:《幸福里九号》《秋海棠》《荀慧生》《国母宋庆龄》《亲情树》《红十字方队》《苍天》《大宅门1912》《寻路》等。在电影《我爱杰西卡》中饰杰西卡,该片获第六届电视电影百合奖最佳女演员奖。在《寻路》中饰宋美龄,在《国母宋庆龄》饰宋庆龄。是平凉籍演艺明星中出演作品最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几十年来,观众对成龙的角色设定早已根深蒂固的停留在「动作喜剧」,而事实上,成龙一直在积极寻找自我突破,为了帮助成龙实现转型的愿景,张立嘉的使命感油然而生。

有记者在《机器之血》发布会上问成龙:“您为什么会和张立嘉合作?”成龙的回答是:“因为我看到了他的坚持,从写剧本到拍摄再到后期都是他自己在弄,我很受感动。”

在好莱坞科幻电影的压迫下,科幻题材成为国内从业者避免碰触的雷区,对张立嘉而言,他喜欢科幻,却也怵于那些胎死腹中的科幻电影的前车之鉴,同时,他也看到了国内类型片缺失的广阔市场空间,所以风险跟亮点各占50%之下张立嘉决定赌一赌。

之前《妖猫传》票房出来以后他发微博讽刺陈凯歌为拍《妖猫传》表面上保住了面子,实际赔了1.6亿。

最近的娱乐圈出轨、性侵队可谓出尽了风头,持续几个月来连续不断的爆出来的除了性侵几乎都是出轨。

完成《隔离区》后,张立嘉表示希望有机会能够去卡梅隆导演的公司学习一下,事实上,他也一直在向好莱坞的制作工艺靠拢,此次《机器之血》的海外工作人员占到了三分之二,都是《普罗米修斯》《环太平洋》《金刚狼》的制作团队,张立嘉从中汲取到了很多的经验。

“听起来还是有些不可思议,但实际上关于再生技术,科学家研究已久,甚至已经破译了壁虎的基因组,还有此前沸沸扬扬的换头手术,未来再生甚至永生未尝不可实现。”张立嘉表示。

据悉,邹少官是演员夏台凤之子,个人作品有《给野兽献花》、《女人的陷阱》、《真心话大冒险》、《我的排队情人》、《就想赖着你》、《古惑仔6》、《追风少年》、《长大》等。邹少官母亲夏台凤出演了《真爱之百万新娘》《情锁》《真爱诺言》《回家的诱惑》《百万新娘之爱无悔》《爱情悠悠药草香》等电视剧,被内地观众熟知。

张立嘉:剧本和后期剪辑上都是一个难点吧,观众的口味众口难调。国外影评很少用极端的语言去骂电影,他们大多都有跟着剧组拍戏的经历,知道拍戏有多不容易。对于好莱坞影片,国内观众打分也没有打太低的,你说蝙蝠侠、钢铁侠讲述男女主爱情都是很简单,但是中国观众不会找BUG,到了国产电影里,观众就不会那么宽容了。

“做了15年音乐,最后两张唱片签在华纳,那会整个音乐市场不太景气,2005年就彻底转行了。”1998年开始,张立嘉就开始音乐、影视两手抓,那年他与导演宁浩相识,经常一起拍摄MV和广告,还组建过工作室。后来宁浩去拍《疯狂的石头》,张立嘉也在2007年正式涉足电影。2008年成立龙腾艺都(北京)影业投资有限公司,担任执行董事、总经理职务。

这完全就是改头换面的《白蛇传》呗,不过与刘亦菲以往的悲情角色不同,这次是她难得挑战喜剧。

成龙担心大Boss回来寻仇,于是将女儿送到孤儿院。十三年来,他一直潜伏在女儿(欧阳娜娜 饰)周围默默守护,做“隐形爸比”。

吴志雄,1953年12月25日出生于香港,香港男演员。外号“B哥”。银幕上的吴志雄是活于刀光剑影之中的江湖人,无恶不作。但现实中的吴志雄却是一个柔情铁汉。

完成剧本后,张立嘉拿给成龙看,除了科幻题材足够吸引成龙,人物设定也是吸引成龙的原因。

提起张立嘉,在导演行列里还比较陌生,其实在拍摄《机器之血》之前,他还是个音乐人,1995年创作、制作、演唱单曲《玫瑰情话》、《花飞花梦》,1998年签约星艺宝唱片,独立担纲制作人,出版首张个人创作专辑《爱倾斜》,唱片销售量达二十二万张。

这是张立嘉从影10多年来,第一次拍摄科幻题材,“一开始剧本还是硬科幻,当然会担心中国观众能否接受,这类题材拍摄出来被拍在沙滩上的机率有50%,后来改成软科幻方向。”

由此张立嘉联想到了汽车与油不匹配也无法跑出速度的现实场景,因此在《机器之血》中,张立嘉为机器心脏搭配了“机器之血”,而且“机器之血”不仅能够保证心脏的正常运作,还能够修复再生,当然,那个时候使用它们的就不再是单纯的人类而是生化人。

剩下的几乎都是在“理智”的抵制“键盘侠”:“吸毒花你家钱了还是睡你媳妇了?”、“不想看别看。”“我不是房祖名的粉丝,人都会犯错,没必要揪着别人的痛处”

成龙使用真枪实弹还是20多年前在东南亚国家拍摄时,自从《警察故事》后他的电影风格发生了很大变化,主要走功夫喜剧合家欢路线。“大哥跟我说,拍了两百多部电影了,这次要拍一部非成龙式电影。”《机器之血》不同于成龙过去的动作戏,与《英伦对决》情感吃重的剧情片也不一样,这是一个兼动作、情感的科幻题材。大概每几分钟就有一段打戏,全片下来100多分钟打戏追车占了近一个小时,有两三场动作戏都超过了十几分钟。为了让剧情更生动更有代入感,拍摄过程中全是用真车,追车戏撞报废了四五辆奥迪Q7。

张立嘉:她跟大哥演父女,其实这次娜娜表现真的不错。她自己也跟我讲自己经验不够,之前很少有导演给她调戏,每天赶进度,入行的时候还不到15岁。不过她也蛮努力的。后来拍每场戏,我都帮她把控,甚至每个小的动作、眼神各种设计我都跟她交流,有场哭戏足足拍了一个下午,她是真的嚎啕大哭,最后哭到收工还在哭。我告诉她,演员不怕丑,再丑对角色都是美的,因为你是在演绎这个人物,你在里面不叫欧阳娜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