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认了西门庆无救,这个书中纵横了七十九回的人物,也终于迎来了自己最后的时光。西门庆临死一段,是本书写得最好的几段死亡之一。

如果世界过于喧嚣,让人静下来的方法也有许多种。有人觉得走进山林听山间风过就能安静下来,有人觉得独饮一壶茶也能让人身心安静。而有人则喜欢焚一缕馨香,在呼吸间抚平心中的烦乱,当下便拥有内心的宁静。

一天,小和尚给兰花浇过水后放在窗台上,就出门办事了。不想天降暴雨,狂风把兰花打翻砸坏了,只留一地的残枝败叶,十分痛心。

古人有“十雅”,不管你过得好不好,十件小事总会被他们拿出来消遣一二。也正是如此,人们有了浮生偷闲的时刻,有自己不为外人道的小乐趣。

他们体内放肆和杂揉着人的动物性、孩童的纯净感、价值观的复杂状态,好像全世界人类的原始生命影像全息于这样的人物身体内。如此活泼,这样闪烁,无所谓时间和空间,不在乎姓字名谁。

我们看到,在去王六儿家之前,笑笑生叙了这么多,却无一句废话。他不光令我们相信身体不适的西门庆必有这一趟,还看到他是如此的色心如燃。这绝不是晚明一般色情小说直白浅陋、索然无味的写法。

这正是西门庆比吴月娘高明处。吴月娘只看到别人靠着西门庆,却看不到西门庆也需要人靠着。这批帮闲前呼后拥,对西门庆的每一天都有非常正面的价值。有人靠着他,也正说明他的成功,衬托他的威仪——也没有一个暴发户的身边不是热热闹闹的。

陶渊明不会弹琴,也要长年在家中放一把无弦琴,每逢酒酣意适,轻轻抚摸,无声胜有声,也不失为一种寄托。

正如克尔凯郭尔语:“大多数人在追求休闲时急得上气不接下气,以至于和快乐擦肩而过。”

第一回,西门庆在家中与吴月娘闲聊,提议结拜十兄弟,他的理由是“明日也有个靠傍些”。吴月娘说:“只怕后日还是别个靠的你多喱!若要你去靠人,提傀儡儿上戏场,还少一口气儿哩!”西门庆笑道:“咱恁长把人靠得着,却不更好了。”

故金圣叹有言:“红袖添香读闲书,乃人生一大乐事也”。古人早已看透人生之大道,将清心涵养视作对自己生命最大的成全。

经历过春天的萌发,夏日的狂热,秋季的沉淀,荷花走过了繁盛、坚守、寂寞和挣扎,残荷的意象,凝练成一个个凄美的句子,盈盈立于水中央。那些带刺的梗茎,还昭示着生命的坚韧和意志的顽强。在深秋的苍茫中,荷花具有了含蓄而内敛的风骨和气象。

第七十九回的回目——“西门庆贪欲丧命,吴月娘丧偶生儿”——凡十四字,也如上下联,前面是死,后面是生。但前面是真死,后面却未必是真生。

闲下来,思考人生的意义何在,总胜过终日忙碌,不知所为,正如沈复在《浮生六记》所描述那样:

王六儿属蛇,潘金莲属龙,西门庆属虎。蛇与龙在古时都属于至淫之物,病缠死孽,西门庆被牢牢缠定。《金瓶梅》第一回又说潘金莲是“虎中美女”,与西门庆两虎相斗,自然也必有一伤。

《水浒传》诲盗,《金瓶梅》诲淫,《红楼梦》诲不肖。三部书的主角均是溢出于主流价值观以外的“负面人物”,且作者都仿佛是那么一路欣赏地写来,似乎颇为流连。按道学家的理论,其他两本似乎也应该像《金瓶梅》一样被禁——还好他们只看到了“淫”。

试着想象一个清晨,漫步到古老的寺院外,初升的太阳照耀着丛林。曲曲折折的小路,通向幽静的地方,僧侣们唱经礼佛的地方掩映在花草树林中。明净的山光,深潭的倒影使人心中的俗念消除净尽。

盛夏已经隆重登场,清风拂过幽静的荷塘,朵朵荷花凌波微步,宛如江南小城袅袅而来的姑娘。

西门庆进门后,书中这样写潘金莲的反应:“原来金莲从后边来,还没睡,浑衣倒在炕上,等待西门庆。听见来了,连忙一骨碌扒起来……”。此处张竹坡批到:“所为钟馗翻身也。”

从他临终的这段话也看得出来,在一个没读过什么书的人这里,他简直堪称经营的天才。每一笔账都在他脑子里,清清楚楚,一丝不漏。对于之后该怎么办,他也做好了打算。

明清长篇小说的艺术顶峰,现在公认的不过是三部书:金圣叹腰斩的、施耐庵七十一回本的《水浒传》、笑笑生一百回本的《金瓶梅》、曹雪芹八十回本的《红楼梦》。

此回在西门庆和王六儿初见面时,还有一段写王六儿抱怨春梅骂了申二姐。这一大段,是为后二十一回春梅的得势预做铺垫。而此时的西门庆一身寒冬气象,也是靠他再次递出春梅,方便“冬去春来”。

一个人骨子里浪不浪漫,要看他怎么看待下雨天。清代生活家张潮就说,春雨宜读书,夏雨宜弈棋,秋雨宜检藏,冬雨宜饮酒。常人眼中恼人的雨天,被他说得像一幅画。

西门庆是一个“敲敲头,脚底板会响”的人,他不是一个简单平庸的暴发户,“人情练达,世事洞明”——贾宝玉最瞧不起的八个字——放在他身上最合适。以钱邀买人心,令其为他办事,他身上更有着《水浒传》里宋江的影子。

在养病闲下来这段时间,李开复才明白,疾病面前,人人平等,什么事业,什么改变世界,都不如自己好好地活着最重要。

西门庆进了房,潘金莲见他瞬间睡倒,酣声如雷,却不禁性瘾症发作。也顾不得他疲劳,就一味摸弄西门庆,又问他药在哪里。她从“金穿心盒”里,取出最后四丸,不管不顾,把三丸全部用烧酒喂给西门庆,另一丸自己吃了。

此处也使人联想到后文,郑爱月来看病重的西门庆,竟给他带来了兴阳的“鸽子雏儿”。她的动作也很吓人。“郑爱月跳上炕去,用盏儿托着,跪在西门庆身边,一口口喂他。爱月儿道:‘一来也是药,二来还亏我劝爹,却怎的也进了些饮馔儿!’”前者若是“钟馗翻身”,此处也算得“判官跳炕”了。

作者一丝不乱,布局经营皆有哲学味。西门庆才一逃出来,就已经注定了他终究会死在自己的欲望之上,这比他死在武松之手更好。

他还曾对吴月娘说:“自我应二哥这一个人本心又好,又知趣,着人使着他,没有一个不依顺的,做事又十分停当。就是那谢子纯这个人,也不失为个伶俐能事的好人”。若说他是为兄弟情,就错了。这里句句都落脚在实用主义。对比可看的是第三十五回他对白赉光(词话本叫“白来抢”)冷淡的态度,以及第七十六回、七十八回,他如何接待新袭了职的云理守,又如何与之结了亲,那种完全由他营造的尴尬和热烈,较全面的体现了他的真实。

第一种是羁绊奖励,8个NPC,每个NPC各4重羁绊奖励,其中包括新坐骑“有兔爱爱”(限时7天)、言灵大人阵灵碎片、牙阵灵碎片、鸣阵灵碎片、单人动作·挑衅、单人动作·耍帅等。

清代的点评者文龙曾说:“看至此回,忽忽不乐。或问曰:岂以西门庆死已晚乎?曰:非也。西门庆早死,安得有许多书看。曰:然则以西门庆死得太早乎?曰:非也。西门庆不死,天地尚有日月乎?曰:然而奚为不乐也?予乃叹曰:世上何曾有西门庆哉!《水浒传》出,西门庆始在人口中,《金瓶梅》作,西门庆乃在人心中。”

引用第一回中的话“生我之门死我户”,这也像一次西门庆新的、奇怪的降生,不妨理解是行医胡老人家的那个胖丫头的私处生下了他,最后再由潘金莲的私处为他收场。西门庆逃进的是医家的院子,大概因为医者亦通着生死,西门庆生命的最后,何尝不是因为胡僧药和庸医的帮忙,才导致了终于的死去?

《汉书》云:“势交者近,势竭而亡。财交者密,财尽而疏。色交者亲,色衰义绝。”这类慌不择路、薄情寡义的事情在后面的二十一回还多得是,此处便不多讲。

西门庆死的这一回,接着上一回写起,时间是重和元年正月十二日夜里,此时离西门庆之死还有九天。我们看到他奸耍了下人来爵的老婆惠元后,又回到卷棚里和应伯爵一众人饮酒。这段文字我数了一下,约五百字左右。这五百字除了一般的迎来送往必须交代的话,主要写了三件事。

苏东坡曾赋诗一首“道人晓出南屏山,来试点茶三昧手。忽惊午盏兔毫斑,打作春瓮鹅儿酒”。“三昧”,来自梵语samadhi,意思是止息杂念,心神平静。这种静水流深式的参悟,是禅,也是人生况味。

足迹是以仙野源地图的各个地标为线索,获取足迹残卷点亮仙野源地图,足迹残卷的获取方式需要各位仙友自行探索。

昨日他才推了花大舅生日,也许已经打算今日不出门,可他见了这些,却陷入了“凝思”。这二字很妙,几乎可以看到西门庆恹恹思索的样子。他后来的所有安排,也都在这二字中。

有诗人说:观月须临水,须独往,须空旷幽绝之地,如此方能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张若虚正是在这样的情境下,写下《春江花月夜》的千古名篇。

浮生绘卷”玩法在玩家达到45级时与新地图“仙野源”一同开启。可通过点击人物头像,右上方“绘卷”按钮进入。

顽童李白,传说干过醉酒江中捞月的傻事,但面对月亮这位知己,更多也展示了自己深沉善感的一面:花间一人独酌,便把酒邀月,“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