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一个不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一个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

每到麦子成熟时节,回到故乡或放眼他乡的麦田,凝视那些丰收在望、随风摇曳的麦穗,我依旧会蠢蠢欲动,口齿生香,按耐不住去田野烧烤麦穗的意念。

作家张洁说:“假如你没在那种日子生活过,你永远不能想象,从一粒粒丢在地里的麦穗上,会生出什么样的幻想”。可能这一生,我都无法忘怀麦芒扎在皮肤上的灼热、奇痒和刺痛;无法忘怀炎炎烈日下令人绝望的炙烤;无法忘怀长时间割麦掌心打满了水泡、指头长满肉刺的经历;无法忘怀淋漓的汗水把眼睛蛰得生疼……那些疼痛和煎熬,像极了成长过程中心灵的阵痛。

布谷鸟的鸣叫,是浓郁醇厚的乡音,它语调急切、充满善意,催促着庄稼人龙口夺食。因为收麦时节必须争分夺秒,必须拿捏好火候。不是收获满满,就是损失惨重。时机往往稍纵即逝,成功与失败,只在一念之间。

4、你不管做什么事,如果做得太好了,一不警惕,就会在无意中卖弄起来。那样的话,你就不再那么好了。

夏风轻轻掠过,田野如海浪般此起彼伏,那饱满的麦穗,是沉甸甸的收获,是真诚而沉默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