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回顾护士长时,他站在她面前,直面着她,极为流畅而勇敢地说道:“我可以解释一切。”对她狂怒的问话:“那么你解释吧!”他以男人的调侃回答:“一切吗?”他的语言能力恢复了,他不再口吃,他已被治愈,他已长大成人。

于是,在护士长的正面大特写镜头中,她胸有成竹地环视了一下哄笑着的病人,而后充满威慑地对比利说道:“我担心的是你妈妈会怎么想。”

那个年轻男医生挂彩了。后来我问他,你害怕不?他说干这行不像普通的医生没什么风险(那时还没有医闹),这行不但需要书本知识,还需要勇气,因为躁狂发作和歇斯底里的病人挺常见的,我也想让我儿子知道,他爸爸是勇敢的人!

那么,考察一下影片《飞越疯人院》叙境中的黑人形象,似乎更有益于揭示影片的意义结构与修辞策略。事实上,在影片中,护士长的三个助手——护理员都是黑人。如果说,“罪犯”麦克·墨菲像是一个大顽童,那么,这三名黑人护理员则更像是好莱坞电影中典型的恶棍。他们麻木、邪恶,面无表情,目光空洞,如同身着白色制服的机器人,只有使用暴力时,才可以从他们脸上看到一线施虐狂的得意而歹毒的笑容。

今天,有网友向本微信公众号反映:一头麋鹿今天上午在崇明堡镇街头肆意奔逃,迈开四腿,身姿矫健。

有个躁狂抑郁双向情感障碍的男病人,长的膀大腰圆,得病以前是卖猪肉的,发病那阵差点把媳妇当猪肉给剁了,家属费尽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他弄来。来了以后照例「保护在床」,其实就是绑在床上。

网友说:这头麋鹿疑似是从附近的公园里跑出来的,算算距离也要20多公里了,简直可以跑一次半程马拉松了。

2018年5月30日-6月10日,《飞越疯人院》大幕将启,你心里的麦克或许也同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只不过这次,要一起和舞台上的麦克见个面吗?

影片的尾声之前的大组合段,无疑是好莱坞经典电影不可或缺的“情节团块”、一个戏剧高潮。

管理着、维系着疯人院中的秩序的,已“不再是强制,而是权威”,作为这一权威体现者的拉奇德护士长,并不狰狞可怖,她永远端庄、优雅,白制服与黑便装永远平展挺直、纤尘不染。

麦克这才反应过来,他不像比利一样,他认为做人就是要及时行乐,别等以后了,他决定现在就安排比利和那女人“约会”。

于我辈而言,这是一条贯穿捷克南北的经典线路,不到两百公里的行程,拥有多个世界文化遗产和童话般的大小城市。但若以恰斯拉夫为起点的东西向行程呢?那是米洛斯·福尔曼的一生沉痛——

可她想错了。麦克根本就不属于这里,也不是那种任由别人摆布的人。没过几天,麦克等瑞秋下班离开办公室后,躲过其他工作人员,偷偷到护士办公室里打电话给朋友。他筹谋着今晚逃离精神病院,永远都别再回来这个鬼地方。

但我要说的这个老头是个特例,似乎没看到哪个护工喊他洗澡,走到他的房间门口就闻到一股恶臭,而且他脾气不好,看到任何人都会开骂,全是脏话,用当地土话说出来,我虽然听不懂但也害臊地根本不敢听,各种原因,恶心也罢,害怕也罢,我从他门前走从来都是绕道。

福柯曾经写道:“现代精神病院是文明社会的重要权力机构”,电影恰恰以此为意象,呈现现代社会的种种秩序冲突和体制冲突。许多人将《飞越疯人院》与六十年代的美国联系在一起,也有人对此嗤之以鼻,认为不可忽视福尔曼的背景,比如父母死于纳粹集中营的事实。但如果将维度置于近百年的世界,就会发现,《飞越疯人院》讲述的是现代文明社会的桎梏,无国别之分,无时代之分,每个人都只是体制下的一分子。即使是四十多年前的电影,也因这种跨越时空的维度而显得从不过时。

而拉奇德之所以成为众多的恶魔母亲中别有意味的一位,正在于她的工作,是她运用僭越的权力,将那些已然长大成人但遭到心理挫伤的男人重新变为遭到阉割的、驯顺的孩子,让他们经历一个不可逆转的胎化过程。

第一天,活动室来了一百多号病人。面对油画、水彩、彩色铅笔、油画棒、陶土等艺术工具,有的病人转身就走,有的则拿拿捏捏,大感兴趣。

麦克用钱和几瓶酒收买了精神病院的值班人员特寇,打开窗户的锁,把他叫来的两个女人放进来。

因为这里几乎所有的病人都是自愿住进来的,只要他们愿意,他们随时可以离开,只有他是被强迫留下来的。看着麦克如此气恼,瑞秋反而有点高兴。

原著:Ken Kesey改编:Dale Wasserman剧本翻译/导演:佟欣雨出品人:李春峰监制:夏语瞳制作人:洛奇豆子执行制作:张楚卿、武栋舞美设计:任思远灯光设计:何沂林造型设计:李宛鸿服装设计:李飘宜音响设计:谢又耘音乐总监:彭龙舞台监督:金圣泰

但事实很残酷,精神病院里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他,只有得到瑞秋和医生的准许,他才能离开这里,否则,他会一直待下去,直到老死。第二天,他在开会的时候质问瑞秋和其他人,为何不告诉他这个规定,让他之前还一直和瑞秋作对,但是大家都不清楚有这规定,除了瑞秋。

而结局则是一个更为成功、残忍,甚至无血的虐杀。脑白质切除术将麦克·墨菲,叙境中唯一个健全的男子汉、一个阳刚的(多少有点过分阳刚)、难于驯服的男人,变成了一个准植物人——一个绝对呆痴、驯顺、无知无觉的“婴孩”。

不是父权结构成功地镇压了子一代的反抗,而是邪恶的母权再一次扼杀了儿子健康、正常的成长——终于,比利在恐惧与绝望的重压下死在一片血泊之中,他半裸的身体蜷缩成一个胎儿的形状。恶魔母亲实现了她们阴险的、将儿子“胎化”的目的。而这残忍、血腥的虐杀,最终激怒了麦克·墨菲。

有个女病人二十多岁,长的甜甜的,笑起来很好看,她一犯病就买火车票到处跑,家里人满世界找她,这次好不容易找到了就绑到医院来了。

在影片的最后一个组合段中,仰拍镜头中,三个黑人护理员一字排开,跟在护士长身后,以一种纳粹式的步伐向前走来,接着是暴力与悲剧的一幕。而另外两个黑人形象同样是护士长的帮凶:一个是黑人小护士,一个是最后一幕中的夜班值班员。前者幼稚、怯懦而驯顺,如同护士身旁的一个陪衬人或牵线木偶;后者则无疑是种族歧视话语中典型的美国黑人:懒惰愚蠢、贪婪好色、嗜酒如命。

带着画笔画架,背着被褥行李,郭海平来到了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却被拒之门外。哪有正常人要住精神病院的?

我们不支持私下转票的行为,如果有小伙伴在获得福利后临时不能观剧,请第一时间和我们联系。

至此,似乎影片《飞越疯人院》确乎成了福柯批判、揭露性寓言的电影版——一部反体制影片。其旨在揭去民主社会的伪装,暴露其压抑、迫害、监禁他人、放逐异端的真相。

接下来的,不是所谓的暴力场景,而是一个经典的美国英雄诞生的时刻;始终缺乏社会常识与责任感的麦克·墨菲,此时成了一只爱与正义的复仇之狮。

但在影片《飞越疯人院》中,占据了这个“父亲、法官、家庭和法律”的象征位置的,却不是一位医生,而是一个护士;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女人——拉奇德。

兜兜转转间,这部在百老汇和奥斯卡都可以称之为经典中的经典的《飞越疯人院》,首次正式授权中文版,将于2018年5月30日于北京海淀剧院拉开大幕。

相反,在影片的三分之二处,他开口说话了。一经开口,他所使用的无疑是十分标准而正确的英语。他的语言、语言能力证明了他作为美国社会的“合格”、“合法”成员的真实身份。

在原作中,酋长作为叙事人,是一个典型的现代社会中的精神病患者——机械恐惧、迫害妄想狂。正是麦克·墨菲用一份宽厚的爱、一份无所惧怕的豪爽治愈了他。但在影片中,酋长则是一个睿智者,一个比麦克·墨菲更为健全而有力、更有洞察力的现代隐士。他置身于疯人院,因为他深谙“大隐隐于市”的道理:在不可逃离的中心监视塔内部是最为安全的,那是现代社会的风暴眼。

故事来源于作者于1959年在斯坦福大学攻读写作学位期间自愿参加了政府在一所医院进行的药品实验项目,在这个项目结束之后,Kesey在其中感触良多,便以自身的经历为蓝本,完成了这部作品。

麦克沉默了一下,然后无辜地说:“我不知道。”还掏出烟来抽着。医生查看了一下麦克的档案,上面说麦克喜欢打架斗殴,经常胡言乱语,工作很懒散,而把他送到这里的真正原因是,是想要确定麦克到底有没有精神病。医生又问麦克:“你觉得他们为什么有这种想法呢?”麦克无所谓地回答:“我猜可能就是因为我经常跟别人打架,还有乱搞男女关系吧。”

每个人所要飞越的,或许就是自己为自己设置的无形的牢笼,可能是恐惧、责任、期待,甚至是希望。而往往人只有在最不得意时才有机会看到笼子的栏杆,剩下的就是死而后生,去飞越的勇气。

一个叫张玉宝,32岁,之前在街边摆个馄饨摊为生,因长期遭受地霸的威胁恐吓,导致精神崩溃。他给自己的每幅画都取了名字:《怒吼》《挣扎》《分裂》……《挣扎》的底色是耀眼的橘红色,无数粗大的黑点环绕着中间表情呆滞的人头,让人印象深刻。他画得随心所欲,却能轻易传达出情绪。

最后,麦克还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印有色情图片的纸牌问医生:“你猜她住在哪里?“这样看来,他似乎又有点不正常。

后来我们院长发现放风的时候这俩人爱往一起凑……就告诉护士护工把他们放风的时间错开,唉,真是造孽啊!棒打鸳鸯……

当时的捷克(应该说是捷克斯洛伐克),空气相对宽松,文艺界更是活跃。在那些年的国际影展上,必有捷克电影捧走大奖,其中就包括先后夺走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大街上的商店》和《严密监视的列车》。新浪潮在布拉格之春达到高潮,却随即因布拉格之春的被扼杀而遭遇重创。但导演们不顾阻挠,继续拍摄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直至1969年,新浪潮才在极力打压下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