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警官冷笑一声道:“坦波先生,我倒是想问问你,昨天亲口答应我不会将尼坤大法师的情况对外界公布,怎么现在才过去一天,就闹得满城皆知?”

这些鹰派法师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神佛宫”教主玩的什么鬼花样,不久之后发生的一件事就给了他们答案。

坦波抹了把汗,感叹道:“还是肯警官您通情达理,我只是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也欠缺,这些警员想听我的就听两句,不想听我的全当耳边风我也没办法。”

主演: Violkys Bustamante / Alison Fernandez / 马科斯·A.费拉斯

肯警官微微一笑,此次暴乱最大的纰漏出在坦波没有保守好秘密一事上,但他却不问青红皂白朝自己吆喝,而且还趁人不注意使眼色,立时就明白坦波是借题发挥,实际上是想让自己在领导面前说几句解围的话。

这些液体沾染到僧衣上特别显眼,就着四周火把散发出来的若隐若现的光线看去,居然是鲜艳的红色!

素贴山是泰国北部著名的佛教圣地,“素贴”在泰语中是“仙友”之意,当地的华人习惯称之为“遇仙山”或“会仙山”。

坦波这才明白肯警官提出这个建议是认真的,他讶异万分道:“寺庙里还有那么多法师啊,这些暴民手里都有凶器,万一他们拆东西不过瘾,转过头去“拆人”,造成的严重后果谁来承担?”

坦波将现场的事情安排妥当,和肯警官一同来到城西警局,小卫将法师们转移出来之后全部安置到了这里。

“肯警官,您这……”年轻警员原本想说不对,想着以肯警官的为人,如果没有原因的话绝对不会置身事外,于是斟酌了下用词道:“咱们站得老远是不是有点不妥?”

以上三个政策虽然简单,却极其有效,经过十几年时间的努力,“神佛宫”这个假佛教逐步取代了真佛教在当地的影响,成为了当地的第一大教。

不过眼前的局势已是骑虎难下、容不得他多想,就在他准备下令冲入禅房占领新寺庙的那一刻,异像出现了!

坦波挣扎着爬起来,看着肯警官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艰难地挤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道:“肯警官,您是大城市来的,见多识广,拜托想想办法吧!本来领导因为怪病处理不力对我有意见,这次再出什么纰漏,说不定下半辈子就要到牢房里混饭吃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民众们发泄完毕时间也临近了傍晚,在一个当地有名望的老者出面说合下,这些民众终于消停了下来,各自回家休息了。

湄林小城所有警局的警员全体出动,赶到现场维持秩序,几名政府官员也心急如焚地隔着老远跳着脚。

平日里见危险就上的肯警官这次却站了老远,背着双手发表感叹,在他眼里不但没有担忧,甚至有点——

关注公众号可在线观看《恶魔的耳语 》,回复  “恶魔的耳语 ”  即可获得在线观看地址连接噢!

(这里做个解释,我们一般习惯将和尚称为高僧,而泰国一般习惯称之为法师,得道高僧称之为大法师,这里是写泰国的故事,所以称谓自然按照泰国的习惯来。)

“有什么不妥?妥得很呐!”肯警官笑道:“你过去给副队长说一声,要咱们的人都隔远点,吆喝两句意思意思就行了。”

“万一这些法师中间还有拒不离开寺庙,和洪一样要与寺庙共存亡的呢?”肯警官故意考效道。

片刻之后,一名“神佛宫”教众从禅房里面走出来,将一些液体洒在几个鹰派法师的衣服上。

他们暗地游走串联,最终决定联合起来找“神佛宫”的教主谈判,让他下令停治止这种肆无忌惮抢夺信徒的“无耻行为”。

但可惜的是,无论长者如何劝说,始终无法平息暴民们的怒火,长者也避祸而去,将处置大权交给了坦波。

如果一定要靠出卖灵魂和不断的背叛来获得成功和优越的生活,那么我宁愿选择平凡和贫穷。若是以前,我一定会这么说。可是现在,现实教育了我,恶魔不是谁都能做的来的,哭着喊着追着撒旦将灵魂双手奉上的,撒旦不一定看得上。

“不错不错,这次脑子转得倒挺快!”肯警官促狭地笑道:“连以退为进都知道用上了,就算我想批评你也显得我这个做领导的小气不是?”

鹰派法师们正惊异间,寺庙之外居然冲进来数百名“神佛宫”的核心教众,当头的正是那第二任教主!

他来不及细想,一旁的肯警官见四周无人,压低了声音道:“暴民十一点开始围困寺庙,你十二点半才给我发信息说安全转移,组织这四十余人从地道撤退最多一个小时,而你这次却用了一个半小时,是不是那件事情发生了?”

“放心,还没有到那种地步,只是有警员朝天开枪劝退而已。”肯警官眯着眼睛端详了片刻,道:“不过看这情况也坚持不了多久,如果有心人在其中煽动的话,最多半个小时,就会有大批人一拥而上,这区区几十名警员怕是阻止不了他们冲击寺庙。”

泰国是一个君主立宪制的国家,讲究教派言论自由,“神佛宫”如此改革,实际上是对自己进行包装(伪装),让当地政府看不到他的危险性,能有一个宽松的成长环境。

John Santerineross(约翰·圣特里勒罗斯)美国艺术家,主要从事摄影和短片制作。他的黑暗作品充满了天主教以及西方古希腊神话、中国与日本的图像元素与警世预言。他被预为当今黑暗艺术摄影的领导者。他的作品相当接近地狱图像,以及晦暗的元素:锁链、枷锁、刑具不过是基本开胃菜,性凌虐,归训与惩罚更让画面充满死亡与地狱的诅咒。

肯警官闻言连连点头,坦波所说没错,小卫正是带着法师们从那个佛像的头顶进入,通过佛肚和地道,最终安全转移出来。

米兰达是魔鬼么?也许,可是她的美丽、她的优雅、她的顽强,她的智慧,她始终如一、波澜不惊的语气,和她对事业的热爱与执着,还有片尾她对着安迪的背影释然赞许的一笑所展现的胸襟,都让我的天平不由自主的向她倾斜。这样的女人就算恶,也恶的直接,恶的坦荡,恶的光明磊落、理直气壮。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虽然泰国受到战争的荼毒较少,但民众的生活依旧比较困苦,“神佛宫”的核心教众们在教主的领导下,利用种种手段,比如救治病人、照顾孤寡、散发粮食等逐步收拢了民心。

那个被众星捧月的长者终于开口了:“肯警官,久仰大名,这次你亲自带队来到我们湄林小城,本应亲自接待的,只是因为身体有恙,所以只能委派坦波代替我接待诸位,实在抱歉。”

待得这群人走远,坦波擦了把冷汗道:“肯警官,多谢你帮我圆场,不然这次泄露机密的黑锅就会背在我身上了!”

http://www.pixiv.net/ranking.php?mode=weekly&content=illust

这两百余名鹰派法师暗中串联,约定好了时间,决定对新寺庙中的“神佛宫”法师来一个突然袭击,只要在两个小时之内解决战斗,那么即使“神佛宫”本部那数百名核心教众闻讯赶来,新寺庙也早已经被占领,只要依托寺庙坚守,其余佛寺的法师也必然不会见死不救,上千名法师同心协力,大局就可以抵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