霎时间,风起云涌,天昏地暗。妖蟒哪里是二郎神的对手,抵地不住,便用避实就虚的诡计,慌忙逃之塔子山洞尾躲避。杨二郎赶到洞尾,妖蟒有逃至洞口,这样来回折腾,使二郎人困马乏,他坐在洞口旁一块巨石上休息,以想擒蟒之法。这时,风摇马铃“叮叮当当”响个不住,二郎闻声,猛然心生一计,将马悄悄拴在洞尾,马儿走动,铃声不止。他回到洞口隐蔽。妖蟒听到铃声,误以为杨二郎守在洞尾,就慌忙逃至洞口恰好与二郎照面,二郎挥叉直取,连砍五叉,结束了妖蟒的性命。由于二郎一见妖蟒,怒火中烧。用力过猛,在石崖上也砍下五道印痕,至今犹存。

“那蟒也吓了一跳,看着被自己尾巴缠住的孙玉。”一道寒光朝自己嘴里射了过来。那蟒躲闪不及,一低头,那利剑恰巧插在了大蟒的右眼里。

开心兔带着侦察们一赶到野鸡村,马上展开侦察。据樵夫小猕猴欢欢报告,蛇精躲在猴子坡半山腰的蝙蝠洞里。开心兔率领侦察员在欢欢的带领下,在洞里的一个缝隙中找到了巨蟒,只见他蜷缩在洞穴中像个花饼,正在哪里睡大觉。缝隙很小,只有欢欢能侧身钻进去,欢欢哪里是恶蟒的对手,只能做恶蟒的下饭菜。这下令侦察员们犯难了,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眼看着恶蟒就在眼前,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在近代百年来,一提到佛教僧人,有两位法师,是让许多百姓义愤填膺的。一位是镇江金山寺的法海禅师,因降服蛇妖,被后人编成《白蛇传》,把法海禅师蔑为拆散有情人的“恶僧”;另一位是云南大理,南诏国时期的罗荃大法师,因为降服苍山上强摄民女的妖怪,后被编为《望夫云》中拆散有情人的“恶僧”。而在真实的历史中,法海与罗荃,都是唐代著名的高僧、大法师。

秦老汉见此,长舒一口气,心道这蟒蛇必死无疑,但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却让秦老汉脸上愁云再起,只见空中那双头巨蟒见无法摆脱烈焰,嘶吼一声,两颗斗大蛇头齐齐张开两张血盆大口仰头向天,一口吐云,一口吐风,风卷云涌,顷刻间下起瓢泼大雨,身上烈焰随之而灭。

气的秦老汉不再理会鸟儿,心道待你饿了,自然会吃。过了一会儿,鸟儿没饿,秦老汉倒是饿了,到灶房生火做饭,那鸟儿不肯老实在窝里待着,跟随秦老汉来到灶房,见到灶台下的火,没命的往上凑,秦老汉怕鸟儿被火所伤,将它驱赶到一旁,却没想到这鸟儿瞅了个空子,趁秦老汉不备,又偷偷跑了过来,扑闪着小翅膀径直朝着灶底钻去。

话说那侥幸逃走的猎户,回到石头村。和大家把那条淫蟒精说了一遍。大家一听都害怕了。回来的猎户还告诉村里人说:“那蟒精说等养好伤,要来我们村。”

“快走,能跑几个跑几个。”那孙玉指挥众人转头要离去。那大蟒一尾巴抽了过来。顿时刺痛的风刮了过来,一瞬间十几个人被排在了山石上。

那是,中秋的一个黄昏,忽然一阵狂风直刮得飞沙走石,鬼哭狼嚎。狂风中一条巨蟒张着血盆大口向村里扑了过来。顿时,大人的叫声。小孩的哭声混杂在一起。那条恶蟒见人就吞,见房就毁,人们连忙躲藏倒山上一个岩洞里去。那条恶蟒折腾了一会。便钻到村北边峡谷中的一个岩洞里去了。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村里有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叫林寺,他看到人们遭此大难,心疼极了。他坐在山上一个洞口,苦苦思索着除害的办法,忽然有一个白发老人朝他叫到:“林寺”,林寺扭头一看,老人吸口气又说:“要除此害,须得有人舍命不可。不知可有谁敢去!”林寺忙说:“老爷爷,为了全村人的性命,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敢”。老人问:“真的吗”?林寺拍拍胸脯说:“真的”!老人掏出一颗珠子递给林寺仔细安顿说:“在明天一早你便去找恶蟒,看到它,你就把宝珠含进嘴里,切记,切记”。老人说完便不见了。

话说孙玉领着猎户来到山间,沿途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看见本来窄路变得更加宽敞了。有被什么东西拖过去的痕迹。“大家小心点,这里气氛不对劲,一点虫叫鸟鸣声也没有。太安静了。”孙玉说道。“是不是因为山洪的原因。”有猎户应道。“不,我们小心点。”孙玉一脸的谨慎。

“我听,我听”说罢,阮红玲脱了外衣,里面还有一层薄薄的衣服,正好勾勒出完美的体型,而没暴露什么。

东晋大诗人陶渊明的曾祖父陶侃(257—333),系晋代名将,字士行,鄱阳(今江西波阳)人,以军功封为长沙郡公,拜大将军。陶侃雄毅明断,勤于吏职,深为长沙百姓爱戴,今日长沙仍然留有多处遗迹,流传着许多关于他的传说。

秦老汉曾听说过蛇活过千年便会渡劫化龙的传闻,不曾想今日竟亲眼看到,十分的惊骇。怔怔望着那蛇,不敢轻举妄动。

这恶蟒所居穴洞,长约数十里。一个洞口在西峪河坝东岸山脚处,正对着河西面的峡谷中的官道;另一个洞口,在崇山峻岭之中的塔子山下,也就是当年秦人发迹之地和秦始皇回西垂祭祖所过之地。

“难道这女子不是石头村的,本来以为是石头村的,还想玩了之后再吃了她呢!这样,可以让它在我身边伺候我了。”淫蟒想道

传说从前有一条巨蟒成精,在此洞穴居住。它兴风驱雾,善于变化,时时伤牲害命,作恶多端。这个蟒洞正当蜀陇通道,许多商贾行旅,都被巨蟒吞食,行人不敢从此经过,就攀山越岭,另辟路径。巨蟒一时无人可食,便心生一计,施展妖术,沿途害人。它遇见小伙,变一个姿容俊秀、非常漂亮的姑娘,遇见姑娘就变一个魁伟潇洒、风流倜傥的小伙子,将村民、行人诱到洞中,生吞活咽,因妖蟒残害,石堡一带人烟稀少,到处一片荒凉景象。

金安蹲下身子,摸着凤凰的伤口,还撕下一块衣裳上的布,替它包扎好,但是,凤凰的伤口还是血流不止。金安只得马上返回洞外,采了些止血草药,用牙齿嚼烂,进洞敷在凤凰的伤口上,才算止住了血,凤凰感激地点点头。此后,金安每天上山砍柴,总是带些草药和食物去看风凰。过了半个月,凤凰的伤慢慢地好了起来。

唐代史书记载,金山寺旁有山洞,洞中有一条巨蟒,常常危害人畜。后被法海禅师驱逐,巨蟒进入了长江,不再危害乡里。这就是《白蛇传》故事的原型。

秦老汉对雏鸟很是怜悯,见双头蟒蛇虽是可怖,却是行动迟缓,便匆忙捡起那雏鸟,快步离去。

一晃过了半载,那鸟儿也长大不少,身上的色彩越发的艳丽,如凤似鸾,叫声犹如天籁。让人啧啧称奇的是,一但它发怒,便会从口中喷出火焰来,不似凡火,灼热难当,经久不熄,因此被秦老汉起名为火儿,秦老汉常带火儿入深山捕猎,豺狼猛兽皆不畏惧。

没过几天,开心兔用钓鱼线智擒恶蟒的故事很快就在柿民国传开了,大家都为柿民国有开心兔这样的警长感到自豪。

“不好意思,我忘记了。”那蟒摇身一变,真的变小了,和阮红玲差不多大小。不过还是蟒的身子。

秦老汉见此忧心不已,却又不知当如何帮助火儿,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正心焦之时,忽的好像想起了什么,将附近干枯的树枝堆放在一起,用随身携带的火折子点燃,很快燃起熊熊大火,大火又引燃了附近几颗枯树,顷刻间火势滔天。

秦老汉见前方无路,心知自己是走错了道,长叹一声,懊恼不已,走了这么久,累的双膝发软,便到那桑树下歇息,没一会,发觉有什么东西滴落到了自己头上,用手一摸,感觉很是黏滑,抬头一看,顿时大骇,只见桑树上竟有一条斑斓巨蟒,更让秦老汉惊诧的是,那巨蟒竟有两颗蛇头,不停的交叉吞吐着蛇信,嘶嘶作响,粘液便是自蟒蛇口中滴落。那蟒蛇缠在树枝上,正狠狠盯着面前的一个鸟巢,鸟巢中有几只色彩艳丽的雏鸟探出了头,扑闪着翅膀,似乎很是恐惧。

而阮红玲看到那堆小山似的白骨,有人的,有动物的。她忽然看到一双鞋子上绑着红绳。知道自己的丈夫遇害了。

“也是,你说的……”那条巨蟒没说完,“咚”一声震天响,倒在地上。阮红玲想,这次的酒劲和倒头睡药力终于发挥作用。又大声叫了几声,大蟒丝毫没动静。

“好,我尝尝”那蟒说道。阮红玲把酒用木勺盛酒给那大蟒喝。那蟒喝了一口,这的忍不住了,直接抱起一桶,没几口,一桶就喝没了。然后开始不老实,用蟒尾去招惹阮红玲。

“我有一个大胆的建议,就是趁那条大蟒现在受了伤,我们赌一赌,给死去的兄弟姐妹们报仇雪恨。”阮红玲看着大家说道。

在西和石堡乡刘家河东岸,一刀切齐的石壁上,离地面10米处有一石洞,人们称它“斩蟒洞”。此洞口径3米,洞长据说约有50里,直通塔子山巅。塔子山,顶峰直插云霄,为西和群峰之冠。

小西门内古潭街西侧又有小巷名“白鹤观”。据《岳麓志》载,白鹤观中有高楼与岳麓山抱黄洞相对,此高楼乃陶侃射杀岳麓山噬人恶蟒的射蟒台,抱黄洞即今人所称蟒蛇洞。传说虽不可信,但射蟒台却成了后代文人墨客登临之处。明诗人陆相《射蟒台》诗云:

有一年,西和县东北之地的一条巨蟒成精了。它曾潜伏在深山里修炼了数千年,按理说功成之后便可升天,可它耐不住寂寞,有时到处乱窜,仍不改捕食小禽兽的习性,终于未得正果。心不诚,好伤生,它从来不检点自己,也不懂得悔过自新,却将灾祸转嫁给了人类和上苍。附近的飞禽走兽吸食光了,便吸食起行人和骡马牛羊来,成了当地的一大祸害。

“红玲姐,你说怎么办吧,我们现在都听你的。”一个美丽的女子说道,因为她的丈夫也被大蟒给吞了,和阮红玲一样,结婚没几天,就成小寡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