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津安二郎,1903年12月12日出生于日本东京。日本著名电影导演、编剧。代表作有《东京物语》、《秋刀鱼之味》、《晚春》等。

我本人不是电影史学家,而是电影导演。所以我对小津作品的喜爱可以说是非常主观的。对我来说,小津的作品代表着“电影艺术失去的天堂”。我敬仰他,电影史上最圣洁和虔诚的宝藏。如果我来定义,电影是为什么发明的,我将这么回答:“为了产生一部像小津电影那样的作品。”他的电影为什么如此珍贵和惟一?极度精简所有的形式,集中到电影语言最基本的元素(一个主体,没有镜头移动),小津的电影总是在叙说同样简单的故事,总是同一类型的角色,几乎总在同一处地点:东京。四十年来他记录着日本日常生活的转变。除了几部早期的作品,他的主题总是围绕“日本家庭”。他的电影中传统生活缓慢地、差不多不可觉察地没落,同样记录着日本文化的衰落。他电影中的故事都非常相像,以至于常常被人混淆。大多涉及父母一方的死亡或者一个女儿的出嫁。他的电影同样也表现西方的出现,经常是美国的东西和日常生活习惯——霓虹灯和拉丁字母,高尔夫和垒球、裙子、广告和英文字母等等。小津观察日本社会变化的角度和怀旧无关,没有悲怨,只有一丝轻轻的忧郁和遗憾。

我们坐的线路,没有直达到北镰仓的。从镰仓站出来,一路沿着城中的小路慢走。镰仓小城十分经逛,房屋低矮,街道干净,布局合理,不时能看到路边的神社。路旁的人家围着木栅栏,院子里的樱花树在风中轻摇。这些都是当年小津走过的地方,也是他电影那些人物生活的场所。

我认为,一家百年老店,没有WIFI是相当正常的。想想《时光倒流七十年》,如果有一枚现代硬币出现,是多么的不合时宜啊。

营业时间:马场练习场(8:30-17:00) 餐饮(11:00-21:00 )客房(24小时营业 )

从早期模仿好莱坞的胡闹笑剧到成熟期叙事简练、对白精妙的“小津式”作品,一代电影大师的名号绝非虚传。他的最高杰作,也是最为世人所熟知的是《东京物语》(1953),曾经被英国《视与听》电影杂志评选为“世界十部最佳电影”。《新共和》的斯坦利•考夫曼认为小津是“一个抒情诗人,”“他虽然是最日本化的,但却具备了世界的普遍性”。

小津葬于镰仓市的圆觉寺,墓碑上只有一个古老的中国字:“无”。最近我和一个朋友一起访问了墓地。在小津的生日。我们在一个温暖的充满阳光的十二月上午过去。墓地已经被鲜花铺满。我们在那里度过的半小时之内,来了一拨又一拨的人;和他工作过的人,老邻居,不过还有一个年轻人,平生第一次在电视里看到了一部小津电影。他告诉我们,小津改变了他的生活。

是枝裕和曾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希望像侯孝贤靠拢。侯孝贤是是枝认为最擅长拍家庭题材的导演之一,而是枝取景的画面,长镜头、固定镜头的使用,淡化情节的处理,对生与死、爱、情意的探讨,都隐约有侯孝贤的影子。“侯孝贤说过,人世间没有那么多大生大死,更多是生活的涓涓细流。这部分拿来形容是枝裕和也是妥贴的。

在《彼岸花》和《东京暮色》之中,表达的都是小津安二郎对于年轻人追求自己幸福的观点,但纵观两部电影的结局,表达的却是一个相互矛盾的思想。在《东京物语》、《秋刀鱼之味》、《浮草》中,父母与儿女之间的矛盾也均展现地淋淋尽致。这种纵横交错的矛盾与冲突,就构成了小津安二郎的全部世界。而小津安二郎本人,对这种矛盾并没有体现出某种成见,可以发展成悲剧,或者喜剧,有时候则不悲不喜渗透着超脱。在小津的故事中,得与失是兼具的,对应他自己的人生,同样如是。他没有得到男女之爱,但却拥有母子之亲。因此,即使矛盾冲突无法得到完美的结局,他也相信这不是纯粹的悲剧。

1903年12月12日,小津出生;1963年12月12日,小津去世。12月12日,既是生日,也是忌日,整整六十年,人生一个轮回。六十年,拍片36年,作品54部,包括早期(1927—1936)的34部默片(18部不幸散佚),传世电影36出,20部有声片,13部黑白片,6部彩色片……

这里的马匹以高大著称,若是有兴趣挑战一下高难度的朋友可以来试一下,体验那份高头大马上的风度翩翩~

我当时就住进了小津那间房,布局、陈设基本维持当年的样子。据森治子女士说,是枝裕和的《步履不停》也创作于此,还有文德斯的《寻找小津》也拍摄于此。

性格是什么?就是人。人没有塑造出来就不行。我认为这是所有艺术的宿命。即使感情出来了,人没有塑造出来就不行。哪怕表情做到百分之百,也无法将性格表现出来。极端地说,表情甚至会妨碍性格表现。

提起现今日本电影,是枝裕和导演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他早已成为了继黑泽明、小津安二郎、沟口健二和成漱巳喜男之后,为数不多的在世界三大电影节闪耀的日本导演之一。

等确定好了日子,你可以用Google地图,根据你所在的方位找出最适合的乘车路线。地铁可搭乘JR东海道线到茅崎站(南口)下车,出站后步行大概15分钟的样子。要拐几道弯,下面有地图作参考:

俱乐部所在的一品生态园内设有垂钓、钓蟹、动物观赏、卡丁车、划船、BBQ烧烤、台球、餐饮、KTV、住宿等娱乐项目。

爱喝酒是他一生不变的,小津中后期最长久的编剧搭档野田高梧的妻子回忆他丈夫与小津合作剧本,都是要大喝特喝的。在野田高梧的别墅,喝光的酒瓶能排成一大圈。小津同野田高梧共同编剧了13部作品。他们两个堪称绝配,“如果一个是早睡早起,另一个晚睡晚起,工作不但不能取得平衡,反而更累。”不论饮食还是作息时间,两人都配合得很好。即便没有讨论场景的细节和服装,各自脑中的印象也都能达成一致,“绝不会话不投机。就连台词的词尾是用‘哇’还是‘哟’都能契合”。这期间,两人一定是要喝酒的。

在这里,可以远离城市的喧嚣,感受大自然的空气和海风(距离茅崎海岸步行约3分钟)。对我来说,住在这儿特别适合编辑微信公众号(还能不能有点儿追求了?)。

小津在这间百年老宅写下了《东京物语》,电影爱好者大奇特为追寻小津的足迹,也住进了这个位于神奈川县的旅店。

去的那天,正好撞见森治子的儿子下班回家,听说我是影迷后,非常热情地展示了书柜里的各国小津著作,还学起小津构思剧本和研究构图时的样子(一定是听他父亲说起的)。

小津惯于和同一班人马工作,有的伙伴竟然与他合作了整个电影创作生涯。笠智众,伟大的日本老年男演员,在小津的第一部电影中出现的时候还是一个年轻人,此后只缺席过一部小津电影:我们可以看到他在50部作品里的渐渐老去。

六 在小津安二郎的电影世界里,“静”就是追求的方法,“动”是目标,是永恒的价值之体现,也就是人生。在这个“动”的世界中,生命的存在也完全基于这种“动”,这种“生”的思想,也正是小津安二郎想要通过他的作品来表达的主旨。在这种“生”的状态之下,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万物无时不刻不在运动、变化,也必然会出现好与坏的多面性。所以,“小津的东京”就是不断变化着的东京,而每样在小津电影中存在的事物,都代表着对“生”的敬畏与赞美,那么无所谓什么镜子、乌鸦或者它们所代表的诗意,因为在这个生的世界中,万物一齐。 七这种“生”之道,这种彻头彻尾地对生的肯定,大约也就是小津安二郎的思想。如果一定要给其一个定义,我觉得则更接近老庄一脉的“道”之思想。 以《浮草》为例,故事情节中的每一次或大或小的冲突,都蕴藏着悲与喜相互转化的力量,并不静止于一种态度。

8、冬天是压抑而又忙碌的季节,到户外骑骑马,呼吸一下清冽的新鲜空气,适当的发泄和放松,能让人大大提高工作效率和生活品质!

得闲,接连看了小津安二郎九部影片,《早安》《东京物语》《彼岸花》《秋刀鱼之味》《秋日和》《早春》《小早川家之秋》《东京暮色》《浮草》,手头还余《浮草物语》《青春之梦今何在》《非常线之女》等数片,均是默片,也全是小津安二郎的最后作品。

我想起小津的一首诗:“春天在晴空下盛放/樱花开得灿烂/一个人留在这里,我只感到茫然/想起秋刀鱼之味/残落的樱花犹如布碎/清酒带着黄连的苦味”。这首诗是小津写于母亲去世之后(1962年),一年后,小津也去世了。此诗还有一个版本,在小津的随笔集《我是开豆腐店的,我只做豆腐》里是这样写的:“山下已是春光烂漫,樱花缭乱,散漫的我却在此处为《秋刀鱼之味》烦恼。樱如虚无僧,令人忧郁;酒如胡黄连,入肠是苦。”如果前一个版本是惆怅的,而这个版本则更显苦涩。

会所现拥有调教优良的纯血、温血、阿拉伯马及国产马20余匹,以适应不同级别骑手的需要。

细腻、诗意、温柔、唯美——这是大家在讨论是枝裕和电影风格时首先想到的字眼。在@艾伟看来,“是枝裕和的电影写实带着诗意,又有留白,这点和侯孝贤很像。他说《童年往事》是他爱上电影的起点,风格就好比小时候听妈妈在床边讲述往事的感觉,而且都不断在讲述时间和生离死别。是枝是个执着于记忆的人,他关心的都是人与人之间最纯粹细腻的情感,剧情可能不跳跃,但情绪一定饱满。”日语专业的@馬鹿家畜めщ认为:“是枝导演出的电影很唯美,但是这美不是那种大爱大恨,而是一种琐碎的日常生活的角落中体现出来的美。” 而“就让电影里的人物‘如其所是’,尊重生活本身”的做法,使得是枝裕和的电影给人以温柔的感觉,像是时间停止了。

墓碑前有人放了清酒和饮料,朋友说:“可惜我们没有带酒来。”小津是爱喝酒的。我忽然想起伏见八重女士(小津早期电影《搬家夫妇》和《年轻的日子》编剧的妻子)回忆他丈夫与小津合作的时光:“如果他们不能在家里写,他们就待在对方的家里。……他经常晚上十点钟回来叫醒我们。他经常在我们家前面大声地唱歌。‘嗯,小津又来了!’我们打开窗户,他大声地喊:‘起床啦。’所以我们只好开门让他进来。通常他不会喝很多酒。”那时候小津才20岁出头。

冬季来临,不少人认为天气太冷,不适合或者不愿意出去骑马了,可是事实却恰恰相反。在冬天里我们也有很多不得不骑马的理由,在寒风中骑马让我们体会到别的季节所不能给予我们的自由与快乐。以下是8大冬季我们不得不骑马的理由,看到哪一条你心动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