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恰恰是大部分魔术师做不到的地方,用心。好像周星驰在食神里说的,人人都可以是食神,就看你用不用心。

在2011年9月15日,他被美国魔术师协会SAM命名为“世纪魔术师”和“魔术之王“

我认为这只说对了很小的一部分。假如你仔细看这些魔术的结构,他的大部分情景魔术,只在开头做一点简短的铺垫,从开始变魔术之后,话其实是不多的。

他和斯皮尔伯格(获得17次奥斯卡提名)、马丁·斯科塞斯(获得11次奥斯卡提名),科林·卢瑟·鲍威尔(美国第一个黑人上将,美国梦的现实写照),一起被美国国会图书馆授予了“Living Legend”称号,也就是活着的传奇。

▌在与朋友艺术家 Sophie Calle 的对谈中,埃利希说,人通常不会去考虑事物的缘由,而是将一些事物当作既成事实地接受。于是他边勇于将现实中极其平凡的一幕分解再构筑,让观者的感官跟不上理性,而后却又被理性戏弄了一番。而埃利希就像是魔术师打开了他的帽子,让兔子以为自己爬上了毛尖,但很多时候有可能魔术师只想告诉你生活的本质,就是看清虚幻中的真实,然后去感怀。

他拥有强大的魔术顾问,不论michael ammar还是chris kenner,都是功力深厚的大师。

▌埃利希还带来了一系列使用影像的作品。有从 25 个角度拍摄同一房间的 25 个屏幕组成的《房间(监视I)》[ The Room(Surveillance I),2006/2017 ],横跨东京、巴黎、纽约三城电车外流动风景的《国际快车》(Global Express,2011)。其中有趣的是《眺望》(The View,1997/2017) 一作,面前是两个拉下百褶叶窗帘的窗台,被百褶叶片切割成条状的视线里跟随着角度的变化,你可以看到仿佛对楼各家各户的生活百态—有在写生模特的画家,有在诱惑老板的秘书,有在跳探戈的中年夫妇,有为了楼上开派对年轻人的闹腾而苦恼的老妇人,一共12个视屏影像。你想要看完全部的影像,就还要拨开百褶叶窗帘,这一“窥视”的行为极为私人隐秘却又躁动,因为当你作为“他人”在打探的同时,也被另一个“他人”所窥视着。

▌莱安德罗·埃利希的作品从来带着一种内敛而奔放的矛盾,就如他所创造出来的世界真实与错觉并存,他挑战的是人们的刻板印象与社会程序中“约定俗成”的轨迹。他来自诞生了魔幻现实主义的拉丁美洲,而浪漫的阿根廷,是文学、是足球、是拉博卡港诞生的探戈与音乐。欧洲来的多国移民在这里继承与融合,造就了阿根廷文化的多元与刚劲。埃利希的艺术创作还深受电影大师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路易斯·布努埃尔(Luis Buñel)和大卫·林奇(David Lynch)的神秘悬疑的电影美学影响。

他很好的引导了舆论的力量,结合著名地标去变魔术,制造了强大的话题。例如消失自由女神,穿越长城。

最重要的,他热爱魔术,且拥有不知疲倦的精力和追求完美的决心。他的每一个魔术,都是完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