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字一出,阿玺便知道,他压抑了许久,在暗示自己做他的听众,他,需要一个懂得询问他的人。“送人了?那为什么不送原先刻字的那一把?”

阿玺没想到醉逍遥对这把拂尘势在必得,虽说是七绝双智力,但另外两条属性也着实不值200W。可阿玺是谁?最不会和钱作对的人。

阿玺想,大概逍遥是做好了放手的准备,所以才把拂尘交到了杀马特的手上,希望杀马特能代替他,保护心爱的姑娘-叶眸。

“我自带三人,呵呵,见笑,她们是我的轿娘兼花童,哦,对了,她们一个叫春娇,一个叫冬雪,一个叫达灵。

在旧社会,典当业打着“缓急相通,裕国利民”的幌子,而行剥削人民之实,所有典当物品都写上名称、件数、收入日期,记入底帐,长期保存。衣服分单衣、夹衣、棉衣,用包袱包起来,被褥则打成行李卷,细软珍贵物品则用纸包成扁平长方小包,瓷器则用毛笔写号码,贴在容器内,不能贴在外面,一怕脱落、二怕落土。铜器必须把号码放在器内,最忌在器上写号。大凡所收物品虽是完好的,也都注明“破”“伤”,即便完好的皮货,也都注明“虫吃、光板、无毛”等字样,这一方面可以压低价格,另一方面如保存不好,有所损坏则援以为据。

当阿玺正疑惑着,小受方是如何打倒黄光射的时候,他才注意到,小受方的周身,泛着一层亮亮的蓝光......

阿玺自动忽略了正同妹子吹嘘自己的杀马特,她环顾了擂台一圈,没找到逍遥的身影。十分钟过去,台上的小人开始卖力地敲打起大红鼓,拉开了此场比武招亲的帷幕。果不其然那个表演浮夸的杀马特率先进场,叶眸没有出现,杀马特不战而胜。紧接着另一个路人乙也进到了场内。

历史上,诈骗在经营中虽然经常遇到,不过,有一种比诈骗更厉害的讹诈,却远超邓友梅书中那五的无赖!如果把上面诈骗算作“文明”的行为,那么下面的讹诈则无耻中带着惊悚,让人瞠目了。

店内不光有无处不在的当铺元素让人更深入的了解当代的典当文化,还有日本进口机器现场展示年轮蛋糕的制作工艺,更有为全国游客准备的大福利。

除了兵匪、讹诈、还有一种,便是盗窃。有的是被外人盗窃,有的是当铺的伙计与外面人合起伙来监守自盗。清朝乾隆年间,江苏某个县的一家当铺,资本一共才不到一千两银子,一次,当铺伙计伙同外人竟盗去三百两。而外面的盗窃更是多不胜数,挖墙撬门,偷取当物银钱历来多有。

“他叫马特,后来联赛的时候,总有人喊‘杀马特!杀马特!’于是,他就改名杀马特了。”

“它未来的主人,不是我。”此事,阿玺也就未放在心上,只当作是自己一单再普通不过的生意,不赔少赚,不痛不痒。

“小青来人,2=4”世界上发出了这样一条消息,不过是个司空见惯的情景,可是,有了[皇朝]两字做前缀,便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似乎游戏的画面都变成了蔷薇色。”受方对于调侃俩人显得乐此不疲,以至于未发现已然爬起的茂。

正津津有味吃着自制黑暗料理的阿玺,看到了世界频道上被议论不绝的大事件“皇朝要抢亲!”

电话被按断,阿玺稍稍反应过来,立马换了衣服朝沈苍萌家冲去。待得晚膳用毕,指针已指近8点,阿玺向沈家告辞,回到家里登陆游戏,还没读完条,就见苍鼠萌萌这个移动大喇叭邀请自己进队。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叶眸,我想同你这样,想……同你这样,可是,你喜欢的……是他。”

“你又没让我们撒花,如果你要让我们撒花你要说啊,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你要我们撒花。”

“我喜欢的从来都是你!你对我的保护,我一直都看在眼里。“……”叶眸在当前频道发了一把鬼扫把,上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没钱买刻刀,也最不喜欢做师门任务,所以当看到这把拂尘的时候,我就努力攒钱买这把拂尘送给你!”

“那次她遇到了马特,也就是现在的杀马特。他真的是个坏男人,他可以同时和好几个女生调情,他可以直接在队伍里问‘哪位妹妹愿意当我老婆啊?’”不过或许我也没资格批评杀马特……我也那么坏,总是嫌弃她反应慢,嫌弃她是小白,还……”

显然,逍遥已陷入了回忆,开始自顾自地向我诉说他和叶眸的故事。叶眸是个很可爱的小女生,每天都和逍遥一起任务,她的装备不好,所以他总是在她的前头奋力输出,拉仇恨保护她。而那时叶眸则担起了救死扶伤的重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