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影的结局,阳光美好的餐厅,杀手问女孩一句话:你想去哪里?女孩说,不知道。杀手也说,不知道。其实,我们也不知道。电影主题涉及到我们的去处,我们的迷惘,每个人都想逃离,可是每个人都深陷泥淖。

诗,是考验导演品位的东西。这不一定指文字的诗在电影中的引用,同样也指电影画面所呈现的诗蕴感。尽管作为观众,试图在画面其中寻找一些导演有意留下的具象的蛛丝马迹,不免悻悻而归。电影中,杰昆·菲尼克斯饰演了一个人物性格十分突出的杀手,一个社会的边缘型人物,与同类型的影片《出租车司机》、《杀手里昂》中的杀手作比较,导演赋予此角色上的魅力显然要高于二者,在这个杀手身上能多少找见“汉尼拔”的影子。

市面上好卖的犯罪电影,动作的意义在这部《你从未在此》里完全不一样,如何动手不重要,暴力的结果更重要。行动的结果是心理反应的实现,而心理有一个从受到刺激到根深蒂固,再到产生不良反馈的历程。电影全部呈现出来了,心理成长到人物成长牵出了杀手的童年阴影——几段与母亲相处的镜头感觉都很奇怪,两人的关系是各有各的世界,彼此都很孤独,又非常依赖。

一块块整整齐齐方方正正的墓碑后方,孤零零的角落里,独留一块小小的墓碑。不规则的石块上没有照片,只刻着几个还算端正的碑文“李凤英之墓”。

在观看这部电影之前,已经听到很多人对电影的不喜欢了。很多不喜欢这部电影的人里有一部分是对片名“你从未在此”的含义不能理解。

无声的脚步走入厨房,仰头抬起的水杯被按住,寒芒从咽喉一闪而逝,另一只手挡不住生命从喉咙中流逝。墙壁与地面画出一幅生命逝去的图画。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雨越来越大,从年轻人宽厚的肩膀流过,掩去他渐行渐远的身影。只留下还在发呆的店主,似乎有人来过。

作为电影主角,这位合约杀手有着悲惨的童年,不愿回首的从军经历,并且患有一定程度的抑郁症。虽已到了须发斑白的年纪,他仍和自己的母亲住在一起,至于婚姻,他上一次有女朋友,还要追溯到20年之前。

我的观点,这不是一部特别难得的电影,在前二三十年前都可出现,对阅历丰富的迷来说更是容易接受审视,主角是被动的,无法消解的,挣扎的,尽管最后方式的解决,更是一种无法解决,这片子不会给你前三十年结束的通畅,更没有现代电影的悲怆,不沉闷,容易咀嚼,配乐带动画面,画面消解故事,事情是停止不前的,我们有太多挥之不去的事。同样顺带配乐曲单

年轻人转身就走,干脆利落,在这早晨轻微喧闹的雨声中悄然离去。只有中年妇女的一句“没礼貌!”似乎有人对话。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qk5hchllKnfftV4hFcCQ2A

餐刀撕裂老人单薄的小腹,在雪白的衬衫上满满绽放出火红的莲花。老人瘫靠在木椅上,眼里的生机在伤口处缓缓离去。

由此可以认定这是一部有追求的电影,导演在一个犯罪类型片的框架下,给我们不紧不慢地展示起了杀手的生活细节。准确地说,影像和音效都好像服务于我们在这类电影中忽视的那部分,比如说城市细微的声音,造成了我们对这个人物的判断,他的孤独与环境相关。

乔的父亲有很严重的家暴倾向,不仅经常殴打乔的母亲,而且经常残忍的虐待乔。每当父亲家暴的时候乔就用塑料袋套在头上捂住耳朵,

引擎盖的温热还未消散,副驾驶座上微油的纸袋残留食物的气息。如清风穿过马路,轻轻一跃一拉,出现在高墙另一侧。

机场地下停车场出口,“停车时间7小时30分,请交费48元。”机械的电子播报声音残留在空气中,黑色的车影消失不见。

“吱!”老旧的铁门打开。一个27、8岁的年轻人,脸上刀劈斧削的痕迹充满3、40岁的沧桑感。

《你从未在此》是17年的一部片子,指导这部的是一位女性导演:琳恩·拉姆塞,60年代末出生的英国人,早期也有参与短片和摄影工作,这部片子同时入围了戛纳,好反响,有获誉。电影的配乐值得要夸,审美通常也在表达在这,由强尼·格林伍德(Radiohead之一)担任配乐,配乐类型的灰暗融着电子,惊悚,很时尚,一听就是英国人的审美

染血斧头、燃烧的女童照片、自封于胶袋一呼一吸的人头,急速跳跃的凌乱影像,先声夺人为沉郁躁动风格定调。亚祖(杰昆·菲尼克斯 饰)从退役军人变身合约杀手,受雇为参议员从绑匪手中救回被卖当娼的爱女,不惜一切以暴易暴,杀出重围救人自救。林恩·拉姆塞继《凯文怎么了》(2011)后再带来暴力惊慄的强烈冲击,犹如从马丁·斯科塞斯《出租车司机》(1976)的倒后镜,近距离凝视驾驶座上杰昆·菲尼克斯的满脸于思,逐步揭开沉默背后压抑的童年创伤,与纽约街头的腐败沉沦。本片获第70届戛纳最佳男主角及最佳编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