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完成后的音乐是将哑剧融于舞蹈之中,把舞剧从注重造型性的情节舞剧的束缚中解放出来而成为富有表现力的作品。这也是现代芭蕾有别于古典作品的特点:

优秀的艺术作品,都融汇了艺术大师的心血和才华,芭蕾舞剧也不例外。可以说,将舞剧搬上舞台的不是某个艺术大师的作品, 而是一群为艺术奉献自我灵魂的大师。

《春之祭》(法语:Le Sacre du Printemps)是斯特拉文斯基的代表作与成名作。本来是一部芭蕾舞剧,但后来脚本遗失,只剩下管弦乐总谱。(脚本在被复原中) 1910年,当斯特拉文斯基刚为戴亚吉列夫(Серге́й Па́влович Дя́гилев)完成了芭蕾舞舞剧《火鸟》的音乐后不久,他幻想出一个景象—那是俄罗斯远古时期的祭祖仪式:“我想像到一个肃穆的异教祭典:一群长老围成一圈坐着,看见一位少女被要求跳舞直至跳死。她是他们用以祭祀春天之神的祭品。”

自首演后,《春之祭》也成为现代编舞大师们的试金石,各位舞蹈家都根据各自对音乐的理解,演绎着自己的《春之祭》。

丹尼尔·卡多索九岁起在葡萄牙国家音乐学院舞蹈学校学习舞蹈,接受多方面的舞蹈训练,并获专业舞蹈文凭。丹尼尔曾获纽约玛莎·葛兰姆当代舞蹈学校和约翰福瑞芭蕾学校的全额奖学金,并在玛莎·葛兰姆学校获可口可乐艺术优秀奖。在纽约期间,他曾在玛莎·葛兰姆舞团、Donald/Byrd/Thegroup等团体担任舞蹈演员,并在韦斯卡特芭蕾舞团、Pearl Lang舞剧院等舞团担任客座艺术家。其编舞作品有:《深处》、《两颗灵魂》、《起身》、《双人舞》、《当四邂逅十二》等。

这一种誓死不从,灵魂与奇诡力量的抗争,让《春之祭》被英国古典音乐杂志《Classical CD Magazine》评选为对西方音乐历史影响最大的五十部作品之首。远的如玛莎·葛兰姆、皮娜·鲍什,稍近一些如林怀民、沈伟,都曾燃烧过自己的春之祭典。加拿大女人玛丽舒娜,则是当代现代舞家中,将《春之祭》的现代舞反叛精神,表现得最淋漓尽致的一位。

掠夺竞赛—弦乐萦绕不散,木管乐辗转回旋,加上定音鼓的重撃与铜管乐狂乱叫号,形成急促和激烈的气氛。

据杨丽萍公司工作人员介绍,作品概念和演示片段一经推出,就受到国际艺术界的高度关注。爱丁堡国际艺术界,墨尔本国际艺术节,布里斯班国际艺术节,斯坦福院线等国际著名艺术节和艺术院线,都以联合出品人形式预定了《春之祭》演出。

Igor Stravinsky(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美籍俄国作曲家、指挥家,西方现代派音乐的重要人物。父为圣彼得堡皇家歌剧院男低音歌手。他曾师从里姆斯基一科萨夫学作曲。1939年定居美国,并先后入法国籍和美国籍。作品众多,风格多变。

我们在观赏芭蕾舞者优美舞姿的同时,也沉浸在波澜起伏的故事情节当中,还可以去细细聆听可以打动人心的音乐。

但是,从剧情的表达需要层面来看,作曲家需要为观众的听觉范围内建立一个虚实合一的空间。

之所以说此番《春之祭》是颠覆性原创,乃是因为全剧最大的特色在于对“女主角”的设计,这次将破天荒由男人作为主角,并且原作中的牺牲少女则演变为群体性的牺牲,卡多索说:“我的《春之祭》版本将把‘牺牲’的概念带到一个不同的层面,与我们的世界和当今社会联系起来。所有的舞者、艺术家都被牺牲,跳舞直至‘死亡’,而非仅仅主演一人。每个人都将作为一个集体而牺牲。”

斯特拉文斯基把这个梦想向一个画家、考古学家Nichdes  Roenzh 进行了描述。斯特拉文斯基和Roenzh在1911年以他的梦为基础构想这部芭蕾舞剧。

芭蕾舞剧《春之祭》正是汇聚了众多艺术家的心血与情感,完美地将音乐、舞蹈与戏剧艺术相融合,造就如此震撼而又令世人回味无穷的经典传世之作。

春之预兆—少女之舞—以拨弦效果为作引子,带出强劲的异教舞曲,当中充满隆然作响切分音节奏。

10、少年神秘的环舞:表现精细效果而细分成十三个声部的弦乐器组,奏起了一支阴沉的、忏悔似的旋律。这是青年们在舞蹈。

14、献祭的舞蹈: 这最后一段音乐是整个献祭仪式的最高潮。被选少女经过前几段音乐的催促,在彷徨以及因惧怕而神思恍惚之后,终于跳起了献祭舞。被选少女在越来越粗野的音乐声中,精疲力尽地倒下——她终于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了大地和春天。

2、春天的征兆:以模仿沉重踏步的节奏作为开始,青年们和着这种粗野的节奏而跳舞。这是“春天到来”的欢乐宣告。

9、引子:描写出献祭前夜的沉思,长者和少女们围坐在篝火旁,他们都沉思不语,因为要从这些少女中挑选一个作牺牲者,她将不停地跳舞,直至死去,这就是对大自然的献祭。

2017年10月20日,杨丽萍带着自己改编的现代舞作品--《春之祭》样片,参加了第十九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引得现场媒体与观众一阵惊艳,获得了评论家们的好评。

在《春之祭》中,斯特拉文斯基把目光投向了“不美”但有个性的独特“音色”为“丑”的音色扩大到音乐的表现内涵中。

现代舞(Modern Dance), 是20世纪初在西方兴起的一种与古典芭蕾相对立的舞蹈派别。其主要美学观点是反对古典芭蕾的因循守旧、脱离现实生活和单纯追求技巧的形式主义倾向,主张摆脱古典芭蕾舞过于僵化的动作程式的束缚,以合乎自然运动法则的舞蹈动作,自由地抒发人的真实情感,强调舞蹈艺术要反映现代社会生活。

葡萄牙库伦舞蹈团由舞团艺术总监、编舞、领舞丹尼尔·卡多索创立于2005年,是世界一流的现代舞团,以呈现细腻精致的高水准舞蹈作品而著称,在当代舞蹈界享有盛誉。

全剧共分两幕,核心主题是通过跳舞完成“天人合一”的原始信仰。第一幕为《大地崇拜》,展示了新春来临之际,整个部落的人们在户外聚集一堂,用多种调度下的舞蹈,庄严肃穆地完成着一年一度的生殖崇拜仪式。第二幕为《春之祭礼》,再现了整个部落每年推举出一位最美丽、最纯洁的处女——祭春少女,然后由她用剧烈跳舞不止的方式升天,最终与太阳神联姻这样一种壮烈的场面。

《春之祭》这部现代舞剧将于2018年10月12日至14日中旬在昆明云南艺术学院(麻园)实验剧场进行首演,10月19日至21日在上海国际艺术节进行全球首演,之后将在伦敦、纽约、阿姆斯特丹等城市进行100场国际巡演,并将亮相明年8月的第72届爱丁堡国际艺术节。

《春之祭》的原始祭典,一个跳舞至死的少女在这一版本将被翻转,把‘牺牲’的概念带到一个不同的层面,与我们的世界和当今社会联系起来。所有的舞者都被牺牲,跳舞直至‘死亡’,而非仅仅男或女主演一人。每个人都将作为一个集体而牺牲”。

更具意义的是,音乐作品并不是简单的舞台背景音乐,《春之祭》音乐的存在丰富了人物性格,加深了观众对人物关系和事件的认识;不同编舞对音乐的多元理解,或线条流动、或硬朗有力,使得肢体表达和音乐有机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