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文化里,特别讲究“Hood”这个概念,比如我心中“最北京”的Rapper:Nasty Ray,他的很多歌特别“Local”,对家乡的热爱从骨子里发散到说唱中。

彼得和爷爷生活在乡下,犹如惊弓之鸟的爷爷把自己和彼得都关在一个如同军事堡垒的房子里面,避开乱糟糟的街道,以及街道上流氓暴徒。同时警告彼得不许彼得到结了冰的湖面上玩,不许他爬家门前的大橡树。充满好奇心的彼得趁爷爷熟睡之机,跑到外面结了冰的湖面上玩。不料一匹恶狼路过...

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识,相互钳制,谁也离不开谁,共享一具载体,犹如人格分裂一般争夺主控权。这一冲突的精彩程度,远比许多单纯对抗外在敌人的电影多了看点。

《Hustle & Flow川流熙攘》 是由克莱戈·布鲁尔执导,泰伦斯·霍华德、塔拉吉·P·汉森、安东尼·安德森、卢达·克里斯、塔恩·曼宁主演的剧情片,于2005年在美国上映。

或是此起彼伏的小冲突,或是其乐融融,或是冷嘲热讽,或是集体挤兑一人......短短3分钟,将一个个社会群像效应的案例生动地展现出来。

小车:LazyAir代表了更年轻更流行的一类,刘柄鑫则代表了更艺术更独立的一类,我们都很期待他能尽快出专辑。

(注:《嘻哈江湖》,爱奇艺独播网络大电影,讲的是和MC Battle相关的说唱故事,我是电影的出品人和编剧之一)

虽然《嘻哈帝国》的编剧疯狂泼狗血,但还是特别佩服编剧跟导演,每季都有新的开端让一家人撕逼。当然,这部剧更深远的现实意义在于黑人文化以及同志元素的表达,这两点主要集中在父亲卢修斯与二儿子之间的沟通上。从女性化装扮的二儿子贾马尔被父亲扔到垃圾桶开始,到白色派对上公开出柜,再到歌唱实力被外界认可,掌管帝国大权。卢卡斯对贾马尔态度的转变,完全可以理解为一个恐同者的良性转变。

小车:会啊,我们现在的演出按顺序把歌基本分三块儿,第一部分是Boombap为主,然后开始Trap一路顶高,最后以G-funk扫尾。

但明年会再出一张,也是我们最看重的一张作品,专辑名叫做《平凡的世界》,大概7—10首歌,是致敬路遥先生的。

小车:歌词方面,通常一个人先出动机,然后另一个人去完善,之后两个人碰。伴奏方面,我们在写歌时,可能也会先借鉴别人的beat,写完之后录出来,再找制作人重新制作一个正儿八经原创的伴奏。

小车:进入文化传媒业!(笑)做活动,继续传播,反正必须得靠着黑怕的边儿!不然干别的我没有快乐,没有意义,也不会有工作的动力。

小车:那首歌已经录好了,算是今年的新专辑主打吧。就像刚才咱们聊的,这首歌现场为什么炸,因为脏话一起来,观众就起来了,哈哈。

短片讲述了一个叫Geri的老头,他具有一颗年轻的心,连自己的假牙都能找到新的用途。他独自在公园的跟自己下棋的,有的时候他成为即将输的一方,有的时候又占了上风。当游戏即将结束的时候Geri把棋盘掀翻了。

迪杰(泰伦斯•霍华德 Terrence Dashon Howard 饰)是一个皮条客, 每天和妓女诺拉(塔恩•曼宁 Taryn Manning 饰)在汽车上接客,日子极为无聊,深感中年危机。在一次黑市交易中,迪杰买到了一个卡通电子钢琴,唤起了自己关于唱诗班的回忆。他得知嘻哈巨星凯尼布莱克(卢达•克里斯 Ludacris 饰)将在7月4日开演唱会。他希望能够录自己的demo小样,寄给这位嘻哈界的大腕。于是,迪杰开始重新组建乐队,找到昔日唱诗班的老友凯(安东尼•安德森 Anthony Anderson 饰),白人钢琴师布莱尔,孕妇莎戈(塔拉吉•P•汉森 Taraji P. Henson 饰)等人帮忙,一步一步实现着自己的理想。他把自己底层生活的经验变成了歌词,用激情荡漾的演绎,征服了媒体和乐迷,然而正当他即将大红时,却因为一次莫名其妙的官司锒铛入狱……

丸子:我俩遇上Battle的时候,也正是人最容易爱上Battle这种形式的年龄段。

小车:再一个,当时不停的参加Battle比赛,也是为了奖金。有消息打听到哪儿有比赛,奖金高,我们几个兄弟就组团去参加,我们当时这样的比赛打了整整一年,从Iron Mic、演舞会、干一票等等所有的比赛,我们N/U去3、4个人,只要有一个人拿下冠军,大家就均分奖金,跟赏金猎人一样,哈哈。

穿过西安厚重的雾霾,还有川流熙攘的人群,年轻有为从西安来到广州,见了好久没见的老朋友,也实现了我们第一个小目标,年轻有为集市系列离开出生的城市来到更大的地方,带着哥们在这儿开始了这场“不良少年派对”,当然还有来自天猫TMALL潮流品牌以及广州本土哥们的支持。

一群性格尖酸的小鸟集聚在电线上,唧唧喳喳吵个不停。 不速之客大笨鸟的到来打破了他们的争吵,小鸟们突然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对大笨鸟冷嘲热讽,甚至打算齐心合力把它排挤出去。可就在成功在即之时,意外发生了......

曹石:Nous团队里很多说唱歌手之前都参加过Battle比赛,而且Freestyle都很强,那你们觉得,团队当中如果内部赛,最弱的一个人是谁?

男主角从被反对到被支持都是因为他对音乐这件事的执着,我想他是很清楚的证明了只要有勇气有决心没有不能实现的梦想。

从托罗的《地狱男爵》,反超级英雄《海扁王》,乃至烂仔帮的《灾难艺术家》,以及HBO神剧之一的《硅谷》,都出自这个不屑与主流为伍的不合群者的影音盛会。

我就心说有这么好的条件,好好找个专业说唱的代笔写个词不就完了么,也算有诚意给这个文化做了贡献啊,起码听的人不会被带偏。

男主在智脑的帮助下,所做出的反人类反物理的格斗技巧与身体操纵能力,在大量高速运动镜头下,都仿佛暗藏一种精密计算下的机械韵律。

小车:上大学时候第一次看阴三儿他们来演出,我早早站第一排等着,看完以后真的把我震撼到了,颠覆了我对说唱的理解,原来说唱可以这么有态度有内容,还有Punchline。而Tupac让我意识到说唱这个东西可以上升到一个高度,有庞大的人文思想在里面,彻底的影响了我。那是我们觉得最黑怕的一拨人!

小车:我是真的被这个城市感染了,而选择了留下。我小时候走过很多城市,赤峰啊大连啊,直到来到西安被彻底打动,我一直喜欢文科的东西,而西安的文化、生活都吸引我留下来。

以上的电影中,有的满屏都是器官,比如说《爱恋》;有的几乎连亲吻都无,如《花样年华》,但它们都服务于故事本身。

1.《川流熙攘》 是由克莱戈·布鲁尔执导,泰伦斯·霍华德、塔拉吉·P·汉森、安东尼·安德森、卢达·克里斯、塔恩·曼宁主演的剧情片,于2005年在美国上映。获得第78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并拿下最佳原创歌曲。

小车:对,说唱里面就有一批这种歌,是真的带给我们震撼了。我记得很早的时候,在网吧里听Tupac那首《Life Goes On》直接把我震了,看那个歌词我就感慨这写的简直太好了!

丸子:我还是喜欢去那些“野地儿”,比如大非洲什么的。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跟着Discovery做个摄影师,去拍那些地方。

《不可撤销》的长镜头、倒叙、令人发指的强暴戏(还是对女神莫妮卡·贝鲁奇),《遁入虚无》的镜头像磕了药一样天旋地转,然后钻入不可描述之地……

小车:艾热绝对硬实力!这一批选手里,我最看好的三个人:艾热、王闪火、派克特!绝对出类拔萃。

小车:每个人都能发展的更好,新人能培养好,再就是有能力有时间能多做一些推广HipHop的活动。

小车:各种社会人士都有,但绝对不是那种全帅哥靓妹的粉丝。我觉得喜欢我们的歌的人,骨子里也不是那种疯狂追星的风格。我更希望粉丝能告诉我,哪首歌的歌词打动了他,哪一段flow他觉得好,那就太对了。

曹石:哈,雁塔人,跟我老乡。作为半个西安人,你觉得这个城市如何,为什么愿意留下来?

曹石:Nous一直感觉发展的比较地下,但是现在也开始逐渐的走上更大的舞台。你们有没有做好有一天“成名”的心理准备?

不过派克特是个特别追求完美的人,他想要的那个感觉我当时也整明白,结果最后录半天啥也没录成,时间也到了,我一下就操了(注:操---陕西方言,就是生气了,别想歪),啪一下就把耳机给摔了!他也拍桌子喊着“不录了不录了!”,我俩就吵起来了,哈哈。

男主角格雷,就是这样一个“食古不化”的老派,不喜欢所有事都交给机器,自己经营着一家专修古董车的铺子,专为那些同样怀旧的顾客服务。

小车:有,不过我们吵得是“闷架”,不激烈,哈哈,不会撕破脸。比如《旅行》那首歌,我给丸子说:“赶紧发吧!我觉得这个词没问题了,完美了!”,丸子就不发,就觉得词还不行,flow还不对,非要改。我只能天天劝,生劝啊!最后因为场地定了,不得不发了,哈哈哈,要不然真不知道得改到啥时候去了!

Dirty Twinz的状态是年轻而激情的,但同时又不失反思与沉淀,这两位说唱歌手对音乐、对人生、对Hip Hop文化的很多见解都让我深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