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在沂蒙,乡情在内心,审美不是生活的和艺术的两幅图画的简单叠合,审美是创造性思维,用想象和联想,用诗意和意象重新糅合,创造出来自生活又美于生活的文学作品。厉彦林用独特的才情点染“赤脚散文”“布鞋意象”,使之绽放出瑰丽的散文艺术之花。

厉彦林散文的素材来自乡村,是那样寻常,又那么牵肠挂肚。写人的有“我爷爷”“仰望弯腰驼背的娘”“回家吃顿娘做的饭”“娘的白发”“父爱”;写物的有“旱烟袋”“布鞋”“煤油灯”;写景的有“春燕归来”“萤火虫”“听春”“品春”“享受春雨”“乡间秋雨”“过冬的树”“故乡弯弯的小河”“清淡的槐花香”;写吃食的有“煎饼”“地瓜”“乡下‘土鸡’”“炊烟袅袅”;写节庆的有 “清明祭”“盛世春节”“回家过年”“虔诚跪拜”……无论怎样按选材分类,始终贯穿着真情实意。

咏唱《沂蒙山小调》的地方,谱写《沂蒙九章》的所在,春风春雨荡涤着人的心头,诗情画意蕴蓄在唯美的文字里。你看,原本是“我的故乡坐落在古老的沂蒙山区东部,村庄四周的驼背山、鸡鸣山、柴虎山,自然排成弧形扇面,像三双呵护的大手。”

这篇散文寄寓了“赤脚散文”翱翔的愿景,隐喻着厉彦林的散文会像竹根一样生长,铺散开来,写成大散文。

这是从故乡风雨中走来的现代人的感慨,这是一位懂得土地的城市人对于传统和平凡的敬畏。真情实意和艺术思维是自始至终贯穿“赤脚散文”的线索,并由此走出沂蒙山乡,走向城市,走向生活的每个角落。

在苏开德任门等村支部书记的30多年里,没人知道他这些年打着赤脚走了多少路,只有他为筹划门等村的各项工作和大小事务记得密密麻麻的30多本笔记本,可以告诉我们他付出了多少心血。他的付出也获得了各级各部门的认可,先后荣获2010年优秀市人大代表,2011年至2015年连续5年全县优秀村委干部,2015年县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工作优秀工作者,2016年自治区优秀党务工作者等一系列荣誉称号。

其实,往深里揣磨,不难发现文字的矫情。厉彦林用了同样的一个“咬”字:“心无时不咬着她”,却是写实情,顺其自然。每位怀乡者都能意会的乡情表达,怀乡恋乡而至于“咬”乡,乡情的痴迷难以言表。

2017年3月份,吕正云在一场车祸中右腿骨折,医嘱是6个月后才能下床工作,可吕正云只休息了1个月就回村卫生室上班了,还拄着拐杖继续坚持给村民做健康家访。邻居和家人都劝他休息,可他没放在心上。老伴心疼他,又拿他没办法,最后租了辆轮椅推着他挨家挨户走访。

“自序”里有一节文字交代:“今年清明节我回到故乡沂蒙山区那个小山村时,正赶上乡亲们赶着牛、扛着农具下地耕种。我陪老父亲来到自家菜园地,脱掉皮鞋,双脚插进故乡松软潮湿的土地时,一股凉爽的气息瞬间传遍全身,身心被地气抚摸、浸润和包围,顿感缕缕慈爱与温暖,神清气爽。过去听说,长久躺在病床上的老人,需要下床走走,接接地气,炒盘第一刀韭菜,喝碗新剜的野菜熬的粥,人就气血畅通,就接上地气了。”

这两个长篇散文有根,根在人民;有本,本在土地。这是“寻梦”时代的土地,一旦进入长篇的文学散文,就超越了一家一户的土地,步入现代化的广袤原野。

现在有人一味地否认杨朔散文的风格特征,这不是科学的客观态度。杨朔的散文自有特点,在那个文学时代,出现了多彩的想象和表达,让热爱文学的人们为之一振,这是时代的一抹色彩。遗憾似乎也是来自时代的误解,普通人非要拔高,不高大不足以报答时代;语言的浮华尽管曾经雪中送炭,可是一旦投入虚高便也失去文学语言的审美魅力。还有那程式化的开头和结尾,不难寻觅那个时代的思维方式的套路。

“赤脚散文”不会滞留在乡村。厉彦林的乡情散文擅长写关切和牵挂,表达走入城市的现代人乡情的记忆,演绎亲人的牵挂。可是,乡情不是只供今天消费的,它是感情的故乡,又是思索的源头。

在当地人眼中,这些变化既得益于政策越来越好,也得益于他们有一个好的致富带头人。自1986年任门等村党支部书记以来,苏开德始终致力于转变观念、发展产业,带领群众走上致富路。

厉彦林对于土地真情抒发,用了一个“咬”字,标志他的“赤脚散文”恋乡的极致,对于至亲至爱的情感才这样刻骨铭心。所以,他自称“我是一个怀乡症患者”,这一“咬”,内在的和话语文字的感人力量均在情理之中,没有丝毫矫情。

在廖昌永的音乐之路上,另一位对他来说有特殊意义的“贵人”是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多明戈。

采访快结束时,吕正云笑着对记者说:关心病人是医生本职,我比雷锋焦裕禄还差得很远。虽说已经到了夕阳红,但是仍愿继续用夕阳红的余光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做一个合格的好党员好医生。

平时车辆坏路上啊,帮推车,换轮胎都是很平常的,能帮就帮了。不仅是疏导交通,大家在路上遇到事,都很急,也都不容易。

本书精选著名乡土文学作家厉彦林的70篇散文作品,配以音频朗诵。将优美的散文学做一个多维的新的呈现。

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厉彦林的散文集《地气》,乍一读,未免觉得有点“土气”“不响亮”;是细细咂摸就会“拍案叫绝”:好一个“地气”!恰好概括了他的散文的灵气。

尽管这样,苏开德依然坚持初心。2016年为发展村里旅游项目,苏开德又无偿拿出了自己的土地建设村里的旅游公厕。

如果“赤脚”的实质在于实和真,在于朴素的美感,在于来自故乡的深情感受,那么,我们就有理由期待赤脚散文走向文坛,走向世界。

赤脚—土地—农民—家乡,“赤脚”是散文抒情的起点,也是乡土挚情的艺术聚焦,由“赤脚”写人生,写真情,写“挂”在山脚的土地,实实在在,但又不是照相式的留影,而是将审美的情愫糅入人物和景物之中。于是,越是“土”腥味儿,越能寄寓深情;越是真实的,就越是审美的。

贫瘠的寒冷的缺衣少食的日子,在厉彦林的散文里转化为厚实的温馨的脉脉含情的乡情。读这些心血凝成的文字,会感动得潸然泪下 ,能够把唤起的真情转化为良知深深扎根在心里,沉浸在乡情和亲情之中。

想起刚接手村委会工作时,面对村里发展缓慢的经济,苏开德开始寻找致富的道路。“带着村干部和种植能手,主动与县农业科技部门做好沟通交流工作,专程到外地取经,学种月柿标准化生产,改良品种,发展甜柿种植,带领村民全面发展,为提高村民生活水平提供产业支撑。”

我一下子觉得,高中背古文只是在背文字,智慧并没往心里沉。以为站在那么多“巨人肩上”,生活在高科技与现代化的世界里的自己,却像是在自作聪明。世上的真理,早就被智慧的古人看透,翻来又覆去地说了很多遍。再次看向墙上的世界地图时,我惊觉,也许上路,只需要一颗心足矣!

远处,现代化水果示范基地鳞次栉比;近处,规范化的村民合作社宽敞明亮。这是近年来门等村完善股利分配模式,进行土地流转,加快推进现代农业发展,不断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规模的一种增收方式。

这样的写实,写我跟着爷爷“赤脚走在田野上”,不只是辛苦劳作,还有田野嬉戏:“休息时,我爷爷撅着一把山羊胡,吸着那根很长的旱烟袋,微闭着双眼,好像喝了二两二锅头酒,是那么的惬意和陶醉。我有时悄悄走上前拽拽爷爷的胡须,爷爷笑着打我一巴掌,竟是那么亲切。我高兴极了,干脆躺在地上,或者打上几个滚,与土地亲如一家,柔柔的,暖暖的……”

据了解,两位都是湖州安吉巡特警大队视频中队的队员,平时接触的就是监控研判的工作,对于一些案件嫌疑人的行为举止,都有一定的印象,再凭借多年的工作经验,让邹斌以及他的同事们,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当年,沂蒙老百姓用小推车迎来新中国的旭日,现在沂蒙文学理所当然地用诗意和想象重铸沂蒙精神;沂蒙精神锻冶了文学精灵,文学又用自己的诗篇回报沂蒙精神。

“他呀,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都喜欢打赤脚,是我们的‘赤脚书记’。”走进恭城瑶族自治县门等村,提起村党支部书记苏开德,不少村民都笑着说。

呼唤沂蒙,呼唤乡情,成为现代文化的文学需求。“赤脚散文”应运而生,是创作者现代意识的结晶。

美国一些不了解廖昌永的同行也抱以怀疑态度,但是多明戈力排众议。于是廖昌永几乎找来了所有《游吟诗人》的版本,细心揣摩人物的性格心理,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去品,恨不得把全歌剧的歌谱倒背回去。

在他的带领下,全村党员干部和广大村民共同努力,逐渐将门等村打造成一个幸福宜居生态的新农村,为全国欠发达地区改善农村人居工作提供了“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范本。2015年11月9日,央视《焦点访谈》以“矮寨村的美丽转身”为题,对该村改善人居环境的做法进行了专题报道。

她用行动也用手中的笔,在世界这所大学里学习并帮助着在路上的人。她说:“既然已经赤脚,不如索性奔跑”。不管与什么相遇,不迎,亦不拒。如果你全然地生活,你就不会害怕任何东西。恐惧永远属于未活过的生活。

可是,厉彦林却形神毕肖地画出一幅水墨画:“我的老家在沂蒙山莒南县的最东北部,是一个挂在岭坡上的小山村。”这幅水墨画的点睛之笔就是一个“挂”字,写散文的诗意之笔就是传神。

据了解,这段视频的内容发生在6月14日早上7点多,当时湖州安吉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视频中队队员邹斌、陈树康,俩人刚下晚班,打算去吃早饭,迎面过来的一个人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即使成长为生活在城市的现代人,仍然不忘初心,不忘土地亲情,追寻城市的土味,“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片土地,是知痛知热的故乡。逢年过节,触景生情,随时随地想着她、念着她。可以说,骨头上刻着她,心无时不咬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