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以前规模很大,现在比以前要小很多,有部分被拆掉了。从公元614年起,圣墓教堂经历了几次摧毁和火灾,现在还能看到墙上的伤痕累累。十六世纪方济会重修扩建教堂,并与东正教会争夺教堂的控制权,后来经过奥斯曼帝国统治者的裁定对教堂进行了分割。

他和她,每天早上一起出门,各推一个车子来到祥瑞巷,一个卖咸的手抓饼,一个卖甜的红豆饼。

哭墙前有人大声祷告,有人小声祷告或默祷,也有人将自己的心愿塞进石块的缝隙里,并相信上帝会让他们的愿望成真。这一做法并不是犹太人的习俗,最早这么做的是来到耶路撒冷的旅人,后来渐渐地沿袭了下来。

《圣经》从许多方面来说都是耶路撒冷这座城市的编年史,当《圣经》被翻译成希腊文、拉丁文和英文之后,它成了世界性书籍,也使耶路撒冷成为世界之都。耶路撒冷是一座不属于任何人的城市,但它又存在于每个人的想象当中,每个人心中的耶路撒冷才是真正的耶路撒冷。这个世界上除了耶路撒冷,没有任何城市拥有自己的圣书,也没有任何一部作品能像《圣经》一样如此主导一座城市的命运。

前一天中午去圣墓教堂时人非常多,拍不出什么感觉,于是第二天一早再去,为的是感受一下真正的圣母教堂。清晨的圣墓教堂果然没什么人,异常安静。圣墓其实是一个石洞,空间不大。相传这里原本是贵族约瑟夫购买的墓地,当年他因敬仰耶稣基督,而把自己的墓地捐献出来埋葬耶稣。东正教和基督教都要争这里,最后只能交给当地穆斯林的贵族来管理。

心,是易碎的水晶,如果喜之爱之,就小心翼翼的呵护,轻拿轻放的相待!虽然,大千世界,人人有心,但每一颗心,都代表着独一无二的唯一,总不能说,因为看到身后无数,就不惜眼下所有,你可知,纵然满目琳琅,相知几何?也总不能说,因为一时心情不好,就无情刺伤淡漠,你可知,破碎的心永远不复完整,就像易碎的水晶,裂了,还回的去吗? 所以,真心相待每一个走进自己生命的人,真诚呵护每一份相识的情缘!如果缘识,是一份銮刻于心的名单,那我愿意用尽毕生心血,将每一个名字琢刻成血色刺青,永不抹去!

正对橄榄山的城门是金门,建于6世纪,是耶路撒冷老城现存最古老的城门,也是唯一一座封闭的城门。

我们在生活中都有这样的体会,做了善事受人爱戴,内心一片的祥和。助人为乐他有这种快乐、有这种心里的安详,这样就如同生活在天堂;而做了恶事整天心神不宁、恐怖忧虑、做噩梦,受这种良心的谴责,受不安的折磨。虽说这个身在人间,这个心里的折磨就早已入了地狱了。

斯瓦扬布纳寺位于加德满都市区以西约2公里的一座山丘上,有2500多年的历史,是尼泊尔最古老的的佛教寺庙,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

这块石头上的血迹传说也是耶稣的。在耶路撒冷,真相通常远不如神话重要,在耶路撒冷,不要问真相历史,若拿走虚构的故事,耶路撒冷就一无所有了。

站在教堂中央,抬头可见华丽棋牌的穹顶。因为得到了很多国家的资助,这座教堂从廊柱到镶嵌画都体现出了拜占庭建筑风格的奢华。

这段时间到访尼泊尔的一大好处就是,你有机会看到本地最好的能工巧匠,以世代相传的古老技艺在重建和复原这些历史悠久的建筑。

哭墙前有木质的经书台,虔诚的犹太教徒身旁摆放着《圣经》,双眼紧闭,抚摸哭墙默默祷告。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毁灭了耶路撒冷,也造就了它的神圣。在那场灾难中,犹太人非但没有消亡,反而生机勃勃对自己的上帝忠贞不渝,最为重要的是,他们在《圣经》中将自己的历史记载了下来,《圣经》取代了犹太国家和圣殿,它成为犹太人随身携带的祖国,随身携带的耶路撒冷。

加德满都山谷的三大古都,这是被众多游客忽略的一处,却是我最喜欢的一处。这个梵语中被称为美丽之城的古城范围很小,稍微走出杜巴广场就和现代生活相当接轨了。爱上它也许是一走到杜巴广场,当地人自娱自乐的欢乐舞蹈,或者是小巷作坊传出锻造铜器的叮叮声响。这里有着尼泊尔最好的博物馆,到尼泊尔旅行没有一点印度教和佛教知识会很不尽兴,而帕坦博物馆是最佳的启蒙地。在这里的HAKA BAHAL庙内,有幸参拜了库玛丽女神,还点了提卡。这是尼泊尔独有的活女神,加都的库玛丽神庙中,女神一天仅两次现身窗口,而在帕坦,我们却有幸上楼和库玛丽女神近距离见面。金庙和大觉寺也很值得去看看。不过传说中2500年前阿育王修建的四座佛塔有些让人幻灭,只去了南佛塔就兴趣索然了。

施舍:为了拍照或者其他原因,给当地人钱或者糖这一直是个饱受争议的话题。如今在徒步山区的小孩和三大古都的杜巴广场上讨要钱物的小孩已经很难缠了。我一直的观点是你可以卖我明信片或者当地纪念品,哪怕贵点,但单纯的不劳而获我不会给的。通过当地义工组织?很遗憾,尼泊尔的志愿者经济现在也是一门相当赚钱的“产业”了。

住宿:因为请了挑夫,一般他会找他熟悉的客栈,但如果不满意,也可以自己挑,不用客气的。一般一个地方的客栈价格都是相同的,吃饭也在同家客栈的餐厅。住宿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吃的真不便宜。

圣墓大教堂圆形大厅的中央就是耶稣圣墓的所在。圣墓前有特别多的灯,这些灯都是代表着基督教的各个教派,尽管有不同的教派之分,但教徒们都爱着共同的天父——耶稣。耶稣墓前有不少排队进去膜拜的基督教徒,大家都十分虔诚。

用菜籽油焖炸出来的锅贴色泽金黄,香气扑鼻,十分诱人。趁热吃,外脆里糯,中心还有核桃芝麻五香粉的馅香,这味道是立体有层次感的,咽下肚后唇齿留香。

斑斓的装饰品、轻薄的纱丽与街上的居民的满面笑容交相辉映,构成了最真实最淳朴的尼泊尔之歌。

橄榄山是看日落的好地方,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都是坟墓。长久以来,朝圣者为了死在耶路撒冷,葬在圣殿山周围,以为末日来临时的复活做准备而前往耶路撒冷,所以这座城市被墓地包围并且建在墓地之上。山上遗留着许多圣迹,甚至许多私人住宅都建在坟墓周围。

尼泊尔脏乱破旧的街道,看在多半游人眼中也许会觉得失望,可透过摄影师的镜头,它们又表现出了不一样的生机和不一样的色彩。

如今,耶路撒冷还保留着超过一千三百座犹太会堂、二百座教堂和约一百座清真寺,整座城市弥漫着浓厚的宗教气息。基督区是耶路撒冷老城面积最大的一个区,位于老城西北部。很多人会疑惑,为何基督教会将耶路撒冷作为圣地。基督教徒们崇敬耶路撒冷,主要是因为它在耶稣一生中的意义。耶路撒冷是耶稣诞生、传教、殉道、复活的地方,当然是无可替代的圣地。

你可以在湖面上泛舟、徒步或骑行环湖,也可以找个舒适的湖边咖啡厅,欣赏美不胜收的湖光山色。

印度教有三大主神,但走遍加德满都山谷,几乎没有梵天的神庙,毗湿奴的神庙也不多,随处可见的是以男性生殖器做象征的湿婆神庙。情色的木雕更是密布在寺庙顶部木柱上。第一天到加都,乱逛走到一所位于寺庙内的小学校。简陋不堪的教室和檐柱上直白露骨的性爱雕刻,反差让人嗔目结舌。老师会怎样面对孩子们的提问呢?真的很好奇。以至于后面跟着LP去找寻其他寺庙和木雕都没那么震惊了。

费瓦湖可谓是博卡拉最迷人的休闲度假胜地,晴朗时湖面上倒映着安娜普纳峰群的雪山倩影,黄昏时则有机会看到日照金山的胜景。

阿克萨清真寺周围都是三千年来古耶路撒冷的遗迹,一共分为三层,每一个时代都是在原来的城迹上叠加的。最底下一层大部分是公元705-709年之间建造的,在大地震中被摧毁后,公元932年阿巴斯王朝第19任哈里发嘎希勒巨资重建了远寺,使用了方块条状石料砌筑墙壁。公元11世纪初,在原有两层建筑基础上增建了具有伊斯兰特色的大圆顶。

不需要去南非,在奇旺国家公园里,也可以小小的满足一下你的冒险心理,骑着大象走过丛林,乘坐独木舟穿过雨林,说不定在下一个转角,也会像电影主角那样遇到一番不一样的奇遇呢。

耶路撒冷既是天上之城的事实也意味着这座城市可以存在于任何地方:新耶路撒冷可以遍布全世界,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耶路撒冷。

有时候,我会感觉自己像是一个退隐俗世纷扰很久很久的人, 很多时候感觉内心都会很怯懦,会害怕接触尘世复杂,看到人心凉薄!利益,不怕受点损伤,毕竟身外之物,只要不绝人之路,都无妨。我更害怕心的受伤与刺痛,可能我是一个有点软弱的人,害怕心伤胜过身死,不管是哪一种心痛,都是自己承受不起的!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活在自己幻想的纯美世界中,在那里,永远都是真情挚爱,上善若水,面朝大海,便是春暖花开!

三月的Poonhill,漫山的高山杜鹃。原本是想做个7-8天的ABC徒步。独行一人,又听说今年春节雪崩曾埋过数名中国游客(获救无伤亡)。临时改计划到Poonhill看杜鹃花和安娜普尔纳雪峰。沿途仅有一天艳阳高照,山下雨山上雪,不得不庆幸自己改变了计划。如果去ABC,向导和背夫都还是必要的,最后一段雪地无路时就要凭有经验的导游领路了。但如果去Poonhill,从Naya Pul开始4日徒步停Tikedhunga, Ghorepani,Ghandruk已经是很成熟的线路了,不想负重请个挑夫足矣。沿途上下坡台阶很多,很伤膝盖,最好带护膝。去Naya Pul是通过客栈包车2000卢比,回程乘公共汽车350卢比。

美食:Fire & Ice的披萨和冰淇淋确实不错,重庆味的川菜地道又便宜。

比如广东人再忙也要抽空慢悠悠叹早茶,上海人要来一碗热气腾腾的小云吞,湖南人早起的动力是嗦那一碗粉。

作为一个无辣不欢的汉中人,豆腐脑也是早餐的最佳选择,重口味的调料和清淡的嫩豆腐唤醒了一天的味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