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中等生”们“也希望与老师一起聊一会儿,也盼着老师给我起个外号,或是拍拍我肩膀。”

她说1岁至3岁是小孩子的行为习惯养成期,再辛苦,她也不愿意把孩子交给月嫂或者保姆。虽然累,但她觉得这样的生活充实愉快。

王光林-《见 2017-05-30  TUES 23:32:18  No.2》-60×98cm-纸本水墨-2017

我看着那一排钩子一样的问号,心想这是一个充满了愤怒的女孩,如果她张嘴说话,一定像冲出了一股乙炔,空气都会燃起蓝白的火苗。

我大声地把她写的条子念了出来。那一瞬,操场上很静很静,听得见遥远的天边,有一只小鸟在嘹亮地歌唱。我从台子上望下去,一双双乌溜溜的眼珠,在玫瑰红色的脸蛋上瞪得溜圆,还有人东张西望。估计他们在猜测纸条的主人。

请关心孩子的情绪。青春期的孩子已经很会隐藏,请多留意一点他的情绪变化,在变化中给他一些支持。

人生最难得的,是修得一颗平常心,得也罢,失也罢,沉默以对。凡事看淡些,过眼云烟事,都付笑谈中。

分享好听的音乐和美文是一件有意义和令人开心的事情,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如果您觉得本期的内容推荐是您喜欢的,请不要吝惜您的转发,希望您分享给朋友们,让他们一起获得美好的享受。

也不再像年少的时候那样,时时想着如何融入别人的世界。年岁渐长,慢慢喜欢上安静和独处。

◆ 跟优等生比,没有太多可圈可点。优秀学生学习成绩优秀、行为习惯良好而倍受老师青睐,“中等生”表现平平,对比之下得不到和优秀生同等的表扬。

这个3岁小朋友的故事也打动了各国的艺术家们,他们纷纷拿出画笔,画出了这些让人心碎的画。阿兰一家的悲剧只是目前欧洲难民潮的一个缩影,让人心酸的事,这样的人间悲剧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2013年初,一份与隔代教育相关的调查在北京公布,“北京地区有70%左右的孩子在接受隔代教育,上海这一群体则有50%~60%,在广州,接受隔代教育的孩子占总数的一半。”

在中国,越来越多的年轻家长疲于谋生,不得不把孩子的抚养重任托付给自己的父母,而父母老来无事,便心甘情愿地承担下来,甚至乐此不疲。这种隔代教育如此风行,在北上广地区已占到半数以上,催生出一代又一代“幼啃族”。

人到老年还需要一本“健康经”。《皇家养生》一书集合了历代皇室保健御医的千年养生秘方,个个见效,中老年人尤其适用,99%的人都不知道!赶紧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立即报名免费试读!

往后余生,告诉自己,得也开心,失也淡定,看淡生命中发生的每一件事,沉默安静,浅笑安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疯狂地喜欢上了这句话:“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说得多了,别人只会觉得你矫情,不如找一个安静的角落,找一件令自己开心的事情,独自疗伤,寂静欢喜。

往后余生,愿你静默淡然,随遇而安,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 跟学困生比,老师不必过多担心成绩。学习上有困难的学生因问题多多也极惹老师关注,老师会用更多的时间来投入到对学困生的教学辅导里,而这时“中等生”对比下学习上就显得并不那么需要指导,因而被忽略。

禅师让苦者拿着一个杯子,禅师往杯里倒热水,水满了,溢出来,苦者被烫到,马上放开手。

这是一名3岁的叙利亚小难民,面朝下趴在沙滩上,仿佛睡着。他所乘坐的难民船因严重超载而倾覆,包括5名儿童在内的10多名偷渡客溺亡。

大多数老人在“不带孩子”的假设下都能够畅想着清闲自在的晚年生活,计划着自己的养老方式。但现在,他们却不得不牺牲全部的时间一心帮儿女带孩子。

王光林-《见 2017-05-30  TUES 23:32:18  No.3》-60×98cm-纸本水墨-2017

调查还显示,在我国城镇有近五成的孩子跟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长大,孩子的年龄越小,与祖辈家长在一起生活的比例就越高。随着社会高龄化趋势的形成,隔代教育现象愈来愈普遍;而在国外,孩子很小就进了幼儿园、托儿所,18岁独立成人,这种现象几乎不存在。

所以,无论是老师还是家长,除了“两头”的孩子,也要多关注那些平凡的孩子,他们可能是最容易被忽视的群体。

遇难男孩名叫艾兰·库尔迪,3岁。2日凌晨,艾兰和5岁的哥哥加利普,跟随父母搭上偷渡船,试图从土耳其博德鲁姆半岛出发,偷渡至希腊科斯岛。这艘船本身只能搭载4人,但当时塞满了17人。凌晨4点左右,偷渡船出发30分钟后,船体倾覆。除了爸爸阿卜杜拉获救,艾兰、加利普和妈妈3人不幸遇难。

在北京街头采访中,当被问及“您觉得带孩子是您的负担吗?”这一问题时,老人们纷纷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9月3日,加拿大科奎特勒姆,蒂玛·库尔迪是是阿卜杜拉的姐姐,几年前移民加拿大,在听到亲人的噩耗后悲痛不已。她说,艾兰一家曾试图向加拿大申请避难,但遭拒绝。为此,一家人才铤而走险,花费4000欧元,登上偷渡船。

一位曾做过六年中学心理教师的张丽丽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并呼吁老师、家长关注那个需要关心却又最容易被忽视的“中等生”群体:

演讲完了,我说,谁有什么问题,可以写个纸条。这是演讲的惯例,我有什么地方说得不妥当,请大家指正。孩子们掏出纸笔,往手心哈一口热气,纷纷写起来。老师们很负责地在操场上穿行,收集纸条。

半生已过,你越来越沉默,不过是明白了,很多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重要,想一想,就算了,于是选择了沉默。

我们对孩子提这样那样的要求,无非是希望他能成长得顺当一些,成年以后能过得幸福一些。而几乎所有的研究都表明,幸福与学历、职业、地位没有太大的关联,却与情感、智慧、心理素养密切相关。从这个意义上讲,孩子成绩中等而性情平和快乐,这是值得欣慰的事情。这样的孩子长大以后也许会出类拔萃,也许没有太大的出息,但至少他能照顾好自己和家人,不会让做父母的太操心。

词汇在这部诗集里是被诗人搜索枯肠般地精挑细选过的,同时每一个词汇又像是被诗人在天平上小心慎微地称量过一样,然后再被他安置在每一个词汇在诗篇里必须承担的位置上,为“定义”抽象的意义和实际的意义的成立提供了足够的说服力。《定义》既是诗人竭力命名的结果,又是“物”(即物象)在《定义》中自身的“发言”的记录。《定义》在表现上的直接性与写实性能使我们联想起那些写实主义和形而上学派的绘画作品。这一点,在其父,哲学家谷川彻三回答《现代诗手帖》的访谈时,就《定义》在艺术上与意大利画家莫兰迪(Morandi,1890~1964)和坂本繁二郎(1882~1969)的绘画作品的共通性进行了对比和阐述。指出《定义》与这些绘画在“捕捉物的形状而来的感觉的直接性与观念的纯粹性”上是一致的。并对《定义》以散文诗的文体表示赞同,而且还对这种文体的未来性寄予了期待。《定义》与谷川的其他诗集相比还有一个明显的不同是,除了《一部限定版诗集“世界的雏形”目录》一诗是以诗行的形式排列外,其他篇章均是以散文和散文诗的形式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