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的是战略,不是说他这部片子找了哪家宣传公司,或者找了什么样的宣传团队,我觉得那个不重要。宣传团队做的工作是战术性工作,它的战略性工作从剧本开始,是选择这个题材,文隽老师编了这个故事,这些人物关系,包括请了这么多演员,包括他制作的时候,有这么精美的美术、制景,包括3D拍摄,包括后来做IMAX。他们的投资比《笔仙》高,包括营销花这么多钱,注定了它的格局最少是一个亿,所以它能取得这么高的票房,我觉得是应该的。

很有远古的气息,里边的大鸟笼显得很有逼格,自转的炉子即带给人参与感还不会让人觉得很麻烦。烤茄子水分很足,软烂入味儿,不会感到油腻。黑胡椒鸡翅个头很大,腌制的入味,外焦里嫩。

雅致的环境,让人觉得灰常舒服。西米糕糯糯的,口感很清淡,浓缩的椰汁带来微微的甜,菜相也很好。菠萝饭色彩丰富的让人就有食欲,香甜可口入味有层次感。

文隽:我觉得硬广跟网络是互为补充的,但是硬广也要本身广告的吸引力,我也看过一些小片也放硬广,人家一眼都不看就过了,所以要看你在卖什么,针对的群体是谁,跟网络是互补的。

所以又火了第二天,第三天,已经有记者打来问我,原本之前他们都瞧不起这些片,怎么会主动打来问问题呢,我说你先不要访问我,等星期一我们逆转《小时代》你再访我。我说我是平常心,明天的生活要继续,下一部片还要拍,我们不会因为一部片突然卖几个亿,我们就发了。我有朋友说我文隽你那么多年,也有一败涂地或者很失望的片,我们宠辱不惊,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明天的生活还是要继续。

文隽:我是完全肯定的,因为《绣花鞋》虽然只有四千多万票房,《绣花鞋》后面很多人说,是片名比较好,《绣花鞋》这个片名对年轻人来说不一定有感觉,但是所有在文革时期过来的,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一双绣花鞋》是文革时候的一部恐怖小说,你问我这个片名,是我改的,原本我打算叫《鬼妈妈》,《鬼妈妈》肯定不能过,我就知道《梅花档案》、《绣花鞋》都是当时的说法,因为我的戏里面,红肚兜、绣花鞋、放水灯,都是一些民俗的的元素,我说就叫《绣花鞋》,因为大家误会是一个著名的小说,是文革的禁书,这是有好处的,所以片名有恐怖话题这个事情,我是认可的。

6、 7月4日,距离影片上映两周前,“京8”的百度指数经历了一次从21000点到57000点的飙升,结合热点新闻观察可以看出,正是在“芒果台”热播的《爸爸去哪儿》第二季中有精彩表现的吴镇宇独力完成这一波指数飙升的助推,而此前从未在任何影片中被证明有票房号召力的吴镇宇自此也成为本片营销的“大杀器”;

这个片子我觉得它成功,一定是有它特别成功的道理,很多人来分析说《笔仙3》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失败了,它只有五千万票房,可能也没赚到钱,但是说我们输给《京城81号》,是不是有什么不甘心,后来我仔细想,我真的心服口服。因为确实他们整体的战略和理念,其实是走在了《笔仙》前面的。

张文伯:大家好,我是伯乐营销的张文伯。今天的沙龙,我们邀请到了《京城81号》的编剧、监制文隽,来给我们分享一下年度现象级惊悚片的《京城81号》是怎么做出来的。今天还有两位在国产惊悚片里有很多尝试的朋友,一位是执导过《午夜出租车》、《午夜火车》的青年导演、编剧张江南,一位是《孤岛惊魂》、《笔仙》系列营销负责人李宏瑞。

店面很有登次,服务也很周到。菜品丰富,所有海鲜都非常新鲜,肉还多,超值。热采区做的也都很美味,猪蹄、脆骨什么的都相当不错。

但有一件事情却有据可依,经过这么些年,北京出租车司机圈里有一个不成文的习惯:大家都不愿意去朝内81号拉客。

前世其实我估计你们都没看这些书,是巴金的《家春秋》,里面觉慧、觉民、觉新这三兄弟,老大被缚封建,很想做一些自由的事情不行,老三留洋回来。九十分钟当然不需要有《家春秋》的格局,我就要三兄弟。

张文伯:我也是第一次根叔出来吓我一跳,那个音乐一下来站了一个人,第二次是林心如从镜子里面出来当时我吓一跳。

准确是必须每个部门的执行力都很强,导演很准确,告诉我他多少天拍完,然后制片主任要很准确给我预算,三百万有三百万的准确,三千万有三千万的准确。因为你一追加预算,大家都萎了,原本老板说我愿意掏一千万出来,我说我全赔,也就是一千万,但是你一千万拍了,说不够我要两千万,两千万不表示你票房能够一倍,原本一千万有可能三千万票房,然后还有海外,刚好打平,你一追加50%,就算只有三千万,你就没钱赚了,所以准确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每个部门都要准确。

所以后来我就希望你要给到观众基本的观影品质,那就得有一个基本的制作费,这是前提。所以后来《B区32号》找到我,就是我在拍完《午夜火车》之后,问我拍不拍《B区32号》,我说大概制作费多少,他告诉我大概一百多万,我就不拍。其实有太多这样的项目我就不做了。

提问:我有一个比较大范围的问题,刚才提到了美国的《鬼影实录》,我也看到现在国外的恐怖片跟国内恐怖片发展轨迹是不一样的,好莱坞大多数恐怖片,包括《鬼影实录》,包括《婴儿房》,都是伪纪录片,我想问几位老师,关于这种恐怖片发展趋势怎么看,中国以后还会发展(48:30),对于好莱坞的伪纪录片发展趋势怎么看?

我怎么会跟陈辉结缘呢,他们是先找导演叶伟民。很多人找叶伟民,都不知道叶伟民的老板就是我,要拍什么必须我说了算。我估计他们找叶伟民的原因是看了《绣花鞋》,后来也有说因为叶伟民拍了《李小龙》,但是《绣花鞋》也是我原创的,《李小龙》也是我编剧,跟他联合导演的。

文隽:我肯定离开凶宅题材,网络上不是已经有了《朝外81号》吗,不是朝内,而是《朝外81号》。于雷手上还有四大凶宅的另外三个,他都在卖。当然我还有很多片可以拍的,我跟叶导,我们除了惊悚片类型,囧途类型,我们还都是专注类型片,因为类型片有很多种,惊悚是一种,喜剧是一种,当然这两天《白发魔女》,后面好象还有《四大名捕》,《三少爷的剑》,这种古装武侠也是我们香港传统的强项。

3、 预算最高的制作投入,1000万的制作预算一度是国产惊悚片无法逾越的“喜马拉雅”,而“京8”的实际制作预算超过2000万,一分钱一分货,观众不是傻子,当你给他翻倍的观影体验,他回报的可能是三倍、四倍的消费;

当然用音效去吓人是最低等的。这就像你在街上走过来,突然有人在说话,你都会吓一跳,这个算什么,这当然是最低端的恐怖。但是你说根叔那个镜头,是没有音乐的时候,因为根叔这个外形,突然间很冷漠出现,这个没有音效,我第一次看片都给吓到,所以这个是剪接的问题。

http://movie.letv.com/zt/bale/index.shtml

你说的排片率,因为前面的宣发,片子本身的口碑,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很幸运,无缘无故得来的成功,只有你很努力认真去做,不成功就下一次努力,但是不可能你不认真,不努力,居然就给你一个大冷门,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有可能也只是一次,像《孤岛惊魂》第二集就不行了,所以就是这样的。

朝内81号更是曾经所谓“练胆”圣地,前去探险的网友一拨接一拨,拍出了一批批很有气氛的照片~

李宏瑞:首先做惊悚片营销,我个人觉得是特别难,这个难是因为之前我们特别重视渠道,包括媒体包括网站,他们往往是不愿意跟惊悚片合作的,他们觉得首先这个题材没有那么积极向上,正能量,然后片子又往往没有大明星,就是特别辛苦。

1948年5月5日,爱尔兰人孔文德(译音)筹集国币10亿元(通货膨胀时的货币),购置了朝阳门69号院,设立天主堂,即朝阳门天主堂,1965年改为81号院。

微信关注点击大标题下的“影视工业网“进入关注,或搜索:Ilove107cine 或826304610,每日都有新惊喜!

张江南:《金童子》第一是抓题材,如果叫《古曼童》,可能更直接一些,但是可能有审查的问题,我们会争取叫《金童子》也不错。

提问:我想问一下文隽老师,《京城81号》在首日上片的时候,排片只有16%,但是它的上座率特别高,达到60%,比《小时代3》高很多,第二天就增加了10%,我想问一下,对于《京城81号》的市场表现,您和片方是不是也没有太高估它,没想到会达到这样的程度。

文隽:气的就是没分红。但是合约没写,我们也没图。因为我在想,有个人比我更惨,叫徐峥,不是说《泰囧》分红给他吗,我问他分了吗,只是苦笑而已,他是不是比我更憋屈?所以我一想到我这个委屈,然后再想《绣花鞋》合约是有分红的,在这里也说一下那部戏的老板,到今天都还没给我分红,所以分红对我来说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昨天,很北京(ID:bjhotline)记者又探访了这座曾经著名的鬼楼,只不过这次居然有向导了,也不用偷偷摸摸了。

因为以前很多人就说,惊悚片是有天花板的,投资一定不能超过五百万。《京城81号》就证明他这个话是错的,而且这部片子,从我来看,不管是创作、制作还是营销,其实都给中国惊悚片设了一个标杆,其实已经非常好了,真正把中国惊悚片带到一个新的高度,这也是我特别向文隽老师表达敬意的一个地方。

结果往前开了半天到了路口,他又问再往哪走啊,谁知道女人突然说到了,司机再一看,竟然还在朝内81号门口!女人下车后依然站在之前的位置!!司机吓的头皮发麻,一脚油门马上回家,之后他就大病了一场,而此事也都在的哥圈子里传开了,当时有一阵别说朝内81号的哥不去,连朝阳门内一块都好多人不敢去招惹。

其实这种地方不常去,毕竟需要胆量,还要有能力攒出一拨人冲进去,也是件难事,年龄还小,但神鬼传说、封建迷信的思想却根深蒂固。虽然是帮孩子,但是闯进这样一栋无人看守的老宅子还是容易的,天长日久,牢固上锁的大铁门也裂开了一条能容个8、9岁小孩通行的裂缝。还记得应该是个晚秋我们第一次进到了里面,当时还有伙伴带了装备,手电、蜡烛、火柴、镜子、打火机,还有带着上坟用的香:)进到里面找了块平整的地方点上三柱香,大家一起学着电视里的桥段拜了拜神明,还有人提议,害怕进去后真遇到鬼把自己吓尿了,回去要是弄脏了衣服,老妈那关可比遇见鬼难过,所以小伙伴排排站对着墙角集体尿哗哗,水大的差点把院墙冲塌了~啊哈哈哈!就这样做足了先期工作我们一步步的走进了老宅,刚到门口,就听队伍后最小的一个屁孩子喊“有人”~~~在哪?在哪?队伍里马上有人回应。就二层那个窗户边上,我看见有个长头发的人探出头来,大家这时都驻足察看,大约有一分钟,谁都没敢出声,就站在那查看这栋二层小楼。“胡扯!哪有人。”队伍里领头的几个给大家开始鼓劲,“都自己吓唬自己,哪有人,我们这么多人还拿了手电,遇到鬼怕什么,拿手电晃他,他准怕。”(我怀疑这个梗,一定是当年热播聊斋,鬼怕见光造成的)俗话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就这样大伙鼓足勇气走进了老宅。

1、 领头羊尽享市场红利,高速增长的电影票房,观众的多元包容,给各种电影类型都提供了想象空间,在这样一个风口下,只要把剧本、制作、营销、发行全部做到七、八十分,就有机会获得120分的成绩;

1921年初,两栋漂亮的法式三层小楼竣工,在这两栋洋楼的前院是一座大型花园。抗战胜利后,由于生活所迫,1946年朱德蓉将院内的西楼一层出租给天主教奥斯汀修女会,在此设立普德诊所。

张文伯:咱们再看第三个调查,你是通过什么样的渠道知道这个片子的,最高肯定是网络,第二个硬广,这次我自己的观察,我也跟很多业内同行交流过,这次《京城81号》在硬广投入上的规模,真的是超过很多传统电影,当成大片来投入得。我相信所有人都在大街上看到过它的路牌广告,我当时真的很惊讶,而且它不是在上映前七天开始,上映前两周就开始投了,这个没有大几百万的真金白银是砸不出这个效果的。

文隽:其实我经常都调侃我是八公,八公就是什么要知道,什么都想知道,我在香港每一天都有两个报纸的专栏,任何资讯我都不放过,所以我是什么都去理解的。当然我主要赚钱多的就是当监制,赚钱最不值的就是当编剧。

解放后,该院落曾成为大杂院,1994年7月,经过多个部门的共同努力,北京市天主教爱国会办理了朝内大街81号院的房屋所有权证。

提问:今天很荣幸参加这个沙龙,在演员选择方面有问题想问一下文隽老师,刚才您说到吴镇宇是对这个票房带动有作用的,但是其实过往十年以来,他所主演的电影,无论在评价还是在票房上,其实都是不太好的,我觉得您选他作为男主角是带有赌博性质的,是什么让你决定使用他的。

现在流血画面什么的,大家都聪明了不害怕了,最高手是画面不恐怖,但是心理恐怖,替主角,替他的安危担心,一步一步提他忧虑,替他恐怖,这才是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