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专门针对肉蛋类的‘监抗’专项行动,全国一年的抽样任务是1.3万个,湖南260个。”吴微波说,“批次太少,起不到震慑作用,且反映不出真实情况。”

短短二三天时间,一个健康活泼的花季少女竟变得奄奄一息。王灵聪主任敏锐地察觉到,小文感染的可能不是一般的病毒或细菌。ICU立即组织了全院讨论,初步拟定了针对阴性菌、阳性菌以及流感病毒全覆盖的抗感染治疗方案。

“目前农业部已将硫酸粘杆菌素等4种饲料用抗生素列为禁用目录,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抗生素被禁用。但由于我国畜禽养殖业远未达到规模化程度,滥用情况改善还需要时间。”杨建武说。

1月29日,她刚从浙江省中医院下沙院区的ICU转入普通病房。在此之前,她在ICU里整整抢救了21天。

“因为细菌变异速度太快,一些国家不得不通过政府出资来推动解决这一问题。”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感染控制中心教授吴安华介绍,“目前有一种叫鲍曼不动杆菌的细菌,是有可能致命的,抗生素对其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好在这个细菌还不常见。”

世界卫生组织认为,每一个人、医疗工作者、药剂师、政策制定者、科学家和企业界应共同努力,协调行动,以减少抗药性的出现和蔓延。

1928年,亚历山大·弗莱明发现了青霉素,开启了抗生素拯救人类的历史。短短几十年后,人类就再一次面临了来自细菌的挑战。

兽用抗生素分为药用和饲用(饲料添加)两种。“很多养殖户将饲用抗生素添加到饲料中,当做保健品来促生长。要警惕这类‘把药当饭吃’的行为。”湖南省畜牧水产局质量安全与兽药管理处调研员杨建武说。

一咳嗽就自己去药店买抗生素吃,一次吃2个星期左右,半年以后再咳嗽,吃什么药都没见好转,去医院拍片检查,发现肺部已经成了棉花状,典型的霉菌感染!这是武汉市第三医院接诊的一个真实病例!

2017年11月,上海、山西、山东等地食药监局在抽检中,均在不同批次的鸡蛋中测出了禁用抗生素“氟苯尼考”。

有意思的是,他们还发现,细菌非常“聪明”:“笑到最后”的强变异并不是一开始进展最快的。它们悄悄躲在迁移迅速却较弱的变异身后,待“先驱”英勇地变成“先烈”,再脱颖而出。“我们的发现说明,进化并不总是由最强的变异引领的,”该论文第一作者Michael Baym说。

幸运的是,在医护人员跟MRSA的一招接一招的作战中,小文的病情最终一点一点稳定下来。更令人欣喜的是,排查心脏等重要脏器,没有发现MRSA感染的迹象。

实际上,抗生素都是“因为无知,所以滥用”。国家应尽快启动有关养殖业禁止健康时用药的立法,将此作为一条不可触碰的底线牢固树立起来。从欧洲实践来看,控制抗生素滥用并不会导致养殖产量大规模下降。对养殖从业人员进行科学规范的用药指引和培训也十分必要,让他们明白“营养平衡的饲料就是最好的兽药”。

专业监管人员太少。据记者了解,由于人手太少,目前的“监抗”实际上难成体系。许多省一级监管处室只有两三人,搞专项行动的时候都是临时抽调,不少还是身兼数职的聘用人员。

http://www.jksb.com.cn/html/supervision/consumer/2017/1121/118425.html

这并不是对细菌在真实环境下产生抗药性的全真模拟,但极好地展示了这一过程究竟能有多快:10天左右的时间里,大肠杆菌便产生了对抗1000倍于原始致死量的抗药性。更换了另一种抗生素后,这个数字更是变成了惊人的10万倍。

云南省农业厅畜牧处有关负责人表示,需以规模养殖场和养殖大县为重点,严格落实兽药安全使用规定,加强养殖者质量安全主体责任监督,严格核查用药记录,严肃查处使用原料药、假劣兽药、超范围超剂量使用兽药等行为。

目前畜牧业养殖户普遍将饲用抗生素添加到饲料中,当保健品来促生长。而这导致的“超级细菌”风险、环境污染加重等问题,正在挑战国人健康底线。

这名男孩因为感冒咳嗽,被同学送到当地医院输液治疗。一天以后,他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还恶化到出现呼吸困难、昏迷等症状。11月13日,他被转送至成都接受治疗,被诊断为重症肺炎,出现呼吸衰竭,病情十分危重。后来经诊断,明确为感染了MRSA。抢救了十多天,医药费将近用了27万。

高烧三天退不下来,于是她到医院就诊,因为高热不退,CT检查提示肺部有小片状炎症表现,这意味着肺部有明显感染,接诊的医生立刻安排她住院治疗。

“免疫力正常的普通人,极少被超级细菌感染。此外,经常洗手,有良好的卫生健康习惯的人,也不会被超级细菌所攻击。甚至在健康的人体内都能检出超级细菌,只是在人体免疫屏障的作用下,这些健康人带菌而不发病而已。”卓超教授的研究发现,相当部分的超级细菌在我们生存的外环境、物体表面是长期存在的。正常人接触后,极少发现感染。“对于超级细菌,人们首先不应过度恐慌。”

原本以为只是场小感冒,没想到竟是感染了“超级细菌”,差点要了她的命。20岁的小文(化名)怎么也没想到,这样的遭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小文是下沙一所大学的学生,一月初,临近期末考试,为了复习备考,小文连续好几天熬夜,人比较累,再加上本来就是流感肆虐的季节,小文感冒了,全身酸痛乏力,还出现发烧的症状。

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MRSA感染患者与非耐药性感染患者相比,死亡的可能性估计要高64%。“但随着抗生素治疗的不断进步,MRSA的治疗虽然仍是一个难题,但已不是一个极端的难题。”

抗生素滥用不仅伤肾、威胁人体健康,因产生耐药性而出现的“超级细菌”,目前全球都在担心!

1月29日,小文平稳地转出了ICU。这一天距离小文入住ICU,已整整过去了21天。

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194/zh/

此时,具有初步抗药性的大肠杆菌依然被阻挡在10x浓度抗生素区域内。然而,在之前变异基础上,很快就有新的变异攻克了这一区域。与此同时,一些其它的变异看似已经落后了。

此外,如果有挖鼻孔等不良习惯,使细菌进入鼻孔,可能会造成慢性携带,即”细菌定植“,当皮肤黏膜局部破损时,则可能造成感染,携带者也可能作为传染源传播给他人。

记者了解到,开发一个新药一般需要10年左右时间,而一代耐药菌的产生往往只需要两年。抗生素滥用情况加重,最终会导致“超级细菌”横行。“按照目前耐药情况的发展趋势,我国很有可能成为最先陷入‘超级细菌’频生、最终无抗生素可用境地的国家之一。”北京市保健食品化妆品检验中心主管医师李珉说。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和使用国,同时也是抗生素滥用和细菌耐药性的重灾区。抗生素滥用,特别是畜牧业领域尤其严重。目前畜牧业养殖户普遍将饲用抗生素添加到饲料中,当做保健品来促生长。而这导致的“超级细菌”风险、环境污染加重等问题,正在挑战国人健康底线。

高烧三天退不下来,1月9日,小文来到浙江省中医院下沙院区就诊,因为高热不退,CT检查提示肺部有小片状炎症表现,这意味着肺部有明显感染,接诊的医生立刻安排她住院治疗。

“按照目前耐药情况的发展趋势,我国很有可能成为最先陷入‘超级细菌’频生、最终无抗生素可用境地的国家之一。”北京市保健食品化妆品检验中心主管医师李珉说。

国家还应该对自来水和地表水中的抗生素进行长期监测,将抗生素纳入国家水质标准监控之中。同时,全社会“慎用抗生素”的理念亟须建立。

应光国介绍,目前至少有2000家企业在生产市面上流通的各种抗生素类药物。国家应提高抗生素生产门槛,这样不仅可以减少污染范围,也更有利于监管。

Smith A. Bacterial resistance toantibiotics[J]. Hugo and Russell’s Pharmaceutical Microbiology, 2007: 220-232.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医院内感染,MRSA也曾多次被报道在公共设施、社区人群中发现。“在现代都市中,由于人流大量活动,被MRSA污染的环境可能会越来越多。”邓子德称,MRSA容易在人的体表、衣物中存在、繁殖,但在一般情况下,它对抵抗力正常、皮肤黏膜上没有伤口的人,不会导致严重感染,“所以公众也无需特别恐慌。”

抗生素的滥用是超级细菌产生的源头。抗生素快速杀菌的特性迎合了人们治疗求快求特的心理,使得被选择使用的几率大大增加。结果,细菌很快就对抗生素产生了抗性,而新抗生素的研制速度远远赶不上耐药菌的产生速度。

实际上,抗生素都是“因为无知,所以滥用”。国家应尽快启动有关养殖业禁止健康时用药的立法,将此作为一条不可触碰的底线牢固树立起来。

明确小文的病因后,医院立即更方案,全方位对MRSA进行“围剿”。然而,并发症很快接踵而来,气胸,气道大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