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冰最重要的是要避免滑进那些深不见底的泛着幽蓝色的冰洞和冰沟,向导说:从这些冰洞掉下去,你可能就到了地球另一端的North Korea……

在珠峰北坡海拔5200米的地方,有一片开阔的乱石滩,每个来珠峰探险的人都在此默然凭吊,这是遇难登山者象征性的集体坟墓。按照国际惯例,如极限登山运动员在攀登过程中遇难,出于对他们的尊重,一般任由其遗体永远留存于事故发生地,这是登山者选择探险之路前既已认同的价值,也是他们对于生命何所归的终极夙愿。公墓里没有遗骨,登山者的身体和灵魂都留给了这座山峰——珠穆朗玛是他们共同的纪念碑。

终于,一堵十几米高的白灰色墙挡住了视野——冰体从不起眼的狭窄山谷泻出,铺开的巨大阵仗令人惊诧。怎么能崩出来这么多冰?“没想到吧,这就是自然的力量。”中科院青藏所姚檀栋院士望着远处的冰川,科技日报记者的连声惊叹似乎在他意料之中。

沿着念青唐古拉山一路缓缓向上,翻过那根拉山口,纳木措豁然出现在眼前,远远望去,果真像一面静卧在群山之间的宝镜。不过,宝镜形容的是湖面的景象,真正有韵味的是那个更具人情味儿的故事:传说纳木措为帝释的女儿,与神山念青唐古拉山是一对恩爱的夫妻,他们相爱相守,就像我们看到的那样,念青唐古拉山和纳木错确实是彼此依偎。

这个季节冰体软,打不了冰芯,科考队这次主要研究冰崩扇和阿汝错。挪威奥斯陆大学博士后阿德里安·吉尔伯特从冰崩扇中取了一堆基岩样本。来的路上,他已经在山体边取了不少岩石样本。他打算回去分析这些岩石的岩性,用来做冰崩的动力模型。

很多人都会认为纳木措夏季才是最美的,那只是因为没有听过冰裂的声音!四五月份去纳木措,聆听天籁之音“冰裂”之声!还可以欣赏到纳木错湖面冰崩的壮丽景观,西藏是一个需要慢下来的地方,因为只有随着文化的深入,才可以看到她真正的美。

这是第二个冰崩扇,冰崩发生在去年9月,没有经历夏季,所以比北边的第一个冰崩扇“完整”。开车上到一个山坡头,就能看到第一个冰崩扇,这个冰崩扇原本规模更大,但融化得很厉害,露出了大片基岩,黑灰底色上散落着白色的大小冰块,绵延近10公里,连接雾气腾腾的阿汝错。水天混沌,雨斜风狂,有种末日灾难的既视感。

如果有一天登临冰川,你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来庆祝呢?留言参与互动有机会赢得南极冰川之旅代金券,我们在蔚蓝冰川等你来。

“冰崩扇的融化速度比想象的快。”姚檀栋有些感触,现在的青藏高原比40多年前他第一次来科学考察的时候绿了不少,“变暖变湿,阿汝地区尤为明显”。

这是一个原始的视频模板,可以直接使用,也可以把它组合,放到一个卡片布局里面使用,这样它就带上卡片的边框了。

当时珠峰北坡还没有竖起中国梯,马洛里和欧文是否在海拔8650米的悬崖上成功徒手攀登上27米高的第二台阶,至今无人知晓。而他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的那句话穿越近一个世纪的距离,依然响彻每一个登山者的心间:因为山就在那里。

莫雷诺冰川之所以著名,在于它是世界上少有的仍然“活着”的冰川。全世界生成于200多万年至1万年间的第四纪冰河期的冰川大都已处于停滞状态,而年龄只有20万年的莫雷诺冰川属于“年轻”一族,它仍然“活着”,而且每天都在以向前推进30厘米的速度生成。

在全球气候变化的背景下,冰崩灾害极有可能成为人类面临的新常态,将严重威胁“亚洲水塔”的命运和“第三极”的生态安全。

下一步,冰崩专题科考分队将在更广泛地区进行潜在冰崩冰川的识别,进行冰崩的区域风险评估,对冰崩危险区进行多手段重点监测,同时建立冰崩科学预警体系。

2016年9月-10月,所长姚檀栋院士亲自率队前往冰崩现场考察,并进入危险重重的冰崩源头地区,获取了珍贵的观测数据和影像资料。

【描述】玉质温润,质地老而细。白度也佳。豆角在玉石雕刻中有福豆,佛豆的涵义,三颗豆角寓意连中三元。

加德满都:4月28日早晨于洛子峰壁一个陡峭的冰坡上发生的冰崩,将从2号营地通往3号营地的道路堵塞,严重影响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攀登者正在进行的通往3号营地的适应性拉练。

“人们立即对他使用氧气,并马上安排直升机将他送到卢卡拉进一步观察和试验,”某个探险队的领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