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年她在海因里希•霍夫曼的照相店工作。当时霍夫曼是希特勒的专用摄影师。由此,爱娃认识了希特勒,并逐渐与其发展成恋爱关系。

此外,北元与东面的高丽、西面的畏冗儿地区仍旧保持着密切的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的联系。

中学后,她在教会学校念了一年书,17岁也就是1928年左右谋得了第一份工作,在一家照相馆任助手。

大明兴,元朝灭,但身居北元的蒙古贵族不甘心失败,仍然企图重新入主中原,于是不断组织力量反攻。明朝初建之时,根基还不稳定,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只能对蒙古采取征讨和招抚并用的策略。其结果,双方都没有能够如愿以偿,形成了南北对峙的局面。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多数人不了解有关爱娃·布劳恩的情况。她出生在慕尼黑一个职业教师的家庭里,曾在英国女子中学学习,后进入商业学校,毕业后在海因里希·霍夫曼的照相机行里当了一名售货员。

爱娃·布劳恩1912年出生在慕尼黑一个名为弗利德里希·布劳恩的教师家中,一个传统、虔诚的天主教家庭。爱娃是家里三姐妹之一。布劳恩家被认为在当时的生活比较富足:他们雇有女佣,并拥有自己的汽车。

1931年,希特勒与警卫在自己的住所。在这张照片的背面留有爱娃的亲笔字:“第一次到贝希特斯加登”。

费格莱因也想,若能与希特勒成了连襟,倒也不错。就这样他们结了婚。1944年6月在上萨尔茨堡和凯尔施泰因的茶馆分别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和欢庆活动。爱娃说:“愿这次婚礼办得像我自己的婚礼那样好!”事实上的确也是如此。

爱娃和希特勒的两条苏格兰小猎犬,“尼格斯”和“卡杜什卡”。希特勒还有一条名为“金发女郎”的牧羊犬,但和爱娃相处不融洽。

家庭欢聚(爱娃在照片右后,中心位置是她的母亲弗朗西斯科·凯瑟琳·布劳恩),慕尼黑,1938年。

爱娃·布劳恩在用16毫米摄影机拍摄。今天这种摄影机已被替代,但它极大的历史价值无法替代。

1932年11月,由于恋爱受挫,爱娃自杀未遂。1935年,她自杀再次获救。希特勒赠予她一栋小楼,从此巩固其希特勒唯一情妇的地位。

爱娃·布劳恩(1912年2月6日—1945年4月30日)出生于德国慕尼黑市。父亲弗里茨·布劳恩是一名教师。姐姐爱尔莎·布劳恩和妹妹格利特·布劳恩。1929年她在海因里希·霍夫曼的照相店中工作,帮助售货、照相和冲洗照片。当时霍夫曼是纳粹党元首阿道夫·希特勒的专用摄影师。由此,爱娃认识了希特勒,并逐渐与其发展成恋爱关系。

爱娃·布劳恩中学毕业之后,在教会学校学习了一年,在那里,她被认为是一名平庸的学生和天才的运动员。她经过不到一年的田径训练,甚至就成为了施瓦本联盟的成员。17岁那年,爱娃得到了一份照相馆的工作,这家照相馆属摄影师海因里希·霍夫曼所有。正是由于这份工作爱娃认识了比她年长23岁的希特勒。他们之间的初次会面,发生在1929年10月慕尼黑海因里希·霍夫曼照相馆。希特勒以“杜林·沃尔夫”的名字介绍与爱娃认识(希特勒在1920年代从事秘密活动时用过这个别名)。到1931年,爱娃·布劳恩和希特勒确定了稳定的关系,尽管爱娃·布劳恩的家庭对此表示强烈的反对。

她没有官方身份,希特勒如果早一点娶她,也许她能出现在一些外交场合。实际上她的交际能力并不差,希特勒把她限制在纳粹内部的聚会上。

1381年,据守云南的元军遭明朝大军的征讨。白石江(今云南曲靖县东北)一战,十余万北元大军溃败,被俘者二万有余。梁王匝剌瓦尔密见大势已去,带着妻、子一同投滇池自杀。与漠北蒙古贵族逐相呼应的这支力量被消灭了。

当时霍夫曼是纳粹党元首阿道夫·希特勒的专用摄影师。由此,爱娃认识了希特勒,并逐渐与其发展成恋爱关系,长期作为希特勒的伴侣。那时她刚刚17岁,而年长她23岁的希特勒,尚未掌权纳粹德国。1945年4月在希特勒自杀前夕与其结婚,随后和希特勒一同自杀。

然而却适得其反。劳巴尔不得不离开贝格霍夫,因为说了爱娃·布劳恩的坏话而卷入了这一事端的其他所有的夫人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再也没有享受到瓦亨费尔德之家的热情款待。如上所述,爱娃·布劳恩的第一次自杀对希特勒产生了长远的影响。爱娃·布劳恩以此达到了她成为山上的一个组成部分的目的。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希特勒觉得格莉的母亲再呆下去已不合适,所以他就利用劳巴尔夫人在全国党代会上策划反对爱娃·布劳恩——也许正合希特勒之意——为由,把她从贝格霍夫赶走了。

爱娃·布劳恩身高为1.63m,自称“与拿破仑一样”。虽然个头不高,身材却极好。出现时,从来都穿着与其气质相映的服装,佩戴价值连城的首饰。她从来不在早上、下午茶和晚上穿同一套装束出现,但却保持着几乎不变的发型。因为希特勒讨厌发型的改变。

1932年11月,由于恋爱受挫,爱娃用手枪打断颈动脉自杀,获救。希特勒丝毫不了解布劳恩的意图,所以当海因里希·霍夫曼在1932年11月的一天告诉他,爱娃·布劳恩为了他试图自杀时,希特勒大吃一惊。霍夫曼出于其商业经营的考虑,对维护由他一手促成的这种关系是很有兴趣的。就这样,在瓦瑟堡大街海因里希·霍夫曼的家中,希特勒和爱娃·布劳恩进行了布劳恩自杀未遂后的第一次接触。

此后,在漠北的蒙元君臣依旧沿用大元国号,史称“北元”。北元政权持续了二百六七十年,差不多与明朝相始终,虽然没有被明王朝消灭,但最终皆被清王朝所灭。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多数人不了解有关爱娃·布劳恩的情况。她出生在慕尼黑一个职业教师的家庭里,曾在英国女子中学学习,后进入商业学校,1929年毕业后,她在海因里希·霍夫曼(Heinrich Hoffmann)的照相店中工作,帮助售货、照相和冲洗照片。

1932年11月,由于恋爱受挫,爱娃用手枪打断颈动脉自杀,获救。1934年,恋爱关系向父母公开。1935年,吞服安眠药自杀,再次获救。希特勒赠予她一栋小楼,从此巩固其希特勒唯一情妇的地位。1938年,爱娃成为希特勒遗嘱的第一继承人。

当费格莱因1945年逃离总理府后,他给爱娃打了个电话,要她离开总理府,到他那儿去,这进一步证实了我的揣测和观察。外界传言,当时费格莱因在布赖普特伊大街他的住所里正与另外一个女人呆在一起,对此爱娃·布劳恩将做何感想呢?她决定与希特勒共存亡,无疑这样做给她减少了许多麻烦,况且后来的事实是费格莱因已不在人世。希特勒命令把他枪毙了。

我认为,她对他的感情已经超越了大姨子与妹夫的关系,但是我也认为,他们之间并未发生过什么事。在她来到柏林时,她告诉我:“我来到这里,为的是感谢元首为我的生活带来一切美好的东西!”我觉得她并没有动摇与元首的关系。这样,她和费格莱因不得不控制他们相互之间的极强烈的感情。真是悲剧!因为无论从相貌、年龄还是性格角度讲,他们都像是天生的一对。

北元节节败退,明朝打算乘胜彻底打垮它的势力,以绝后患。1372年,明军十五万分东西中三路进攻北元。

她喜欢在晚会上放纵搞怪,当然吸烟最好不要让希特勒看见。他不喜欢她抽烟,爱娃在日记里抱怨过这些事。当然,这是女孩对男朋友一种带着爱意的抱怨,而不是被后人形容成的控诉式抱怨。

公众从不知道爱娃的存在。她长期居住在慕尼黑自己的小楼以及阿尔卑斯山的别墅贝格霍夫内,很少出现在柏林。

但这一次明朝对北元的战争,却以失利告终。明朝在短时期内再没有能力深入北方草原作战,北元则争取到了喘息时间,双方在边境地区不断发生拉锯式的冲突,双方各有输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