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门前三品官,我们这般草根流落各地饱尝职场菜鸟的窝囊和委屈,W虽然也是职场新人,但因为领导的面子,谁都高看一眼。

什么?出家?开什么玩笑。认识阿语的人谁不知道她是朋友圈里的战斗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别人总难免有间歇性混吃等死的时候,阿语从来不曾有,她就像一部永动机,每天都保持着“突突突”的工作状态。

“就算不是因为旧手机报废换手机,你也不应该有说辞,我自己赚钱买个手机和你何干!”阿语话语落地,先生顷刻暴跳如雷,啰啰嗦嗦历数自己对家庭的贡献,言外之意很明显——他虽然没收入,但也不是在家里吃闲饭的。

那只茶杯划破了朱莉的额角,看着额角跌落的血珠,朱莉愣住了——她为了这个家拼得近乎月经失调,最后却成了这个家的敌人?

因为朱莉常年忙于工作,孩子和朱莉也不亲近,每次和老公发生矛盾,儿子总是特别维护父亲。有一次夫妻俩吵得特别凶,儿子居然将一只茶杯扔向了朱莉。

朱莉狂奔下楼,驱车在偌大的城市狂奔,凌晨时分,无处可去,再次驶回自家楼下。是时,楼上的灯已经灭了,老公带着儿子早就进入了梦乡。朱莉在楼下的车子里,呆坐了大半宿,早晨起来爬上楼,看到依然酣眠在梦中的老公和儿子,心里有什么东西,“嘭”的一下坍塌了。

阿语不支持女儿换新手机一是不想孩子养成虚荣的物欲,二也是最近职场焦头烂额经济状况吃紧。公司面临改革,阿语或有离职风险,经济不景气,兼职的几家企业也濒临倒闭。事业上的瓶颈期,她不愿意说给先生和女儿。新买的学区房每月房贷一万多,两个孩子每月的培训班费用也一万多。能赚钱的时候所有这些都不是事儿,但现在,阿语几乎每天都在想,万一工作和兼职都垮掉,这个家可怎么办。

我是血肉之躯的人,不是无所不能的钢铁战士般的神,这句话,辗转过W心中,也辗转过阿语和朱莉的心中,更辗转过太多和阿语、朱莉、W一样的“谁说女子不如男”的女巾帼心中。由来已久,男人的累好像有目共睹,鲜有人想到,男女同工同酬的时代里化,女人比男人更应该得到理解和爱,更应该得到一份深深的关怀。

这时候,我无意之间看到了W写在QQ空间的一段话:“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你的疲惫无人能懂,很多时候,我真的感觉快要撑不下去了,公婆颐指气使需要服从,老公不食人间烟火需要引导,孩子的教育还必须亲力亲为,工作中更是一丝一毫不能松懈,我是血肉之躯的人,不是无所不能的神……”